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22节 瞬变
    流年闪亮,带着希望的光芒;狼嚎阴森,满是死亡的召唤。
  
      “火!点火!”郭嘉呼喝道。
  
      他没问单飞到底改变了什么,因为他相信单飞的手段。影响何时出现,郭嘉亦不知晓,但他知道众人一定要坚持下去。
  
      坚持到希望到来的那一刻!
  
      单飞不能撤,他郭嘉就要帮手,但在这诡异莫测的云梦泽,凶残的狼群和无尽的毒虫看起来远比青巾军、射勇兵更要犀利。
  
      火!
  
      众人皆乱时,郭嘉还能冷静的吩咐,他虽身属曹营,但言语中更有自信,亦给众人带来了几许信心。
  
      黄祖、刘表闻言亦是看到了希望,顾不得内在的冲突,均是高喝道:“燃火!”
  
      大火燃起,蔓延开去,暂退了毒虫的攻击。野狼最是怕火,眼见怒焰高涨,嚎叫声亦是弱了许多。
  
      众荆州兵在生死关头再不用吩咐什么,主动的聚拢成环,将火圈外延,有的更是砍伐灌木、收集枯草以备不时之需。
  
      吕布却是根本不管那多,众人的紧迫落在他的眼中根本无足轻重,他关心的只有貂蝉的死活。
  
      “单飞,貂蝉究竟什么时候回转?”他是想等貂蝉的改变,但他又异常的期盼单飞给他个准确的消息。
  
      单飞未语时,黄堂冷笑道:“吕布,你怎么说也是征战疆场多年的人物,怎地如此天真,死人怎能复生?”他知道单飞改一步,他黄堂就离死更近一步。忍不住的挑拨,他只盼吕布耐不住性子将单飞杀了最好。可他话音才落,神色突转骇然,忍痛滚身闪避。
  
      砰!
  
      吕布一拳还是击在黄堂的背心,在黄堂还在半空时一把掐住了黄堂的脖子,将他按在了树干上!
  
      众人骇异。
  
      他们见过黄堂的武功,心中着实惊异,却不想受伤的黄堂在吕布手下已然过不了一招。
  
      吕布身形如幻,眼眸中怒火红赤,“你再敢说一声,我杀了你!”他听到黄堂说的“死人怎能复生”几个字时,心中着实狂怒。
  
      貂蝉还能活转!
  
      他能死而复生,亦坚信貂蝉能够如此,听黄堂浇冷水如何会不恼怒若狂?好在他还记得那老者对他说的话——让单飞帮忙,必须止住心中的杀意。不然他早就掐死了黄堂。
  
      黄堂望着吕布喷火的眼眸,本是冷如寒蝉,可瞥见手臂的黑线已过了臂弯,突然大声道:“吕布,自古都是忠言逆耳,我只是说出真话而已。你大可杀了我,但到真相揭晓的时候,你终会明白只有我没有骗你。”
  
      吕布五指已紧。
  
      眼看黄堂脸色憋紫时,单飞突然道:“吕布,放开黄堂吧。”
  
      众人均是怔住。
  
      无论哪个这时候都恨不得吕布杀了黄堂,以免他再挑拨离间的让众人愤怒,众人却没想到单飞会这般吩咐。
  
      任凭哪个的命令,吕布都不会听,但听单飞这般说,吕布终于缓缓松开了五指,回望单飞时,红赤的眼眸中已有了怀疑之意。
  
      “吕布。”
  
      单飞眸光闪亮,轻声道:“你一直问我貂蝉什么时候回转,我如今可以告诉你准确的消息。”
  
      众人怔住。
  
      郭嘉、孙尚香虽对无间亦有所知,但真不知单飞的自信来自哪里。
  
      吕布丢开了黄堂,倏然到了单飞的身前追问道:“什么时候?”
  
      “答应我一件事情。”单飞看着吕布道。
  
      吕布心中起疑,但急于知道貂蝉的消息,终于道:“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做到!”他这一次倒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单飞微笑道:“你要和貂蝉一样,勇敢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吕布怔住,半晌才道:“这是你让我答应的条件?”
  
      单飞目光温暖道:“是。”
  
      孙尚香看着那坦诚又真挚的少年,眸中雾起;郭嘉听到单飞这般说,轻轻的叹息,背负双手望向深沉的夜。
  
      吕布惊愕难言,从不想有人会让他这般承诺,这少年为何和那老者一般,他们想的究竟是什么?
  
      心中困惑不解,吕布还是低声道:“我答应你。貂蝉她……”
  
      “再给我一刻的功夫。”单飞自信道:“只要再等一刻,你就会等到你想要的答案!”
  
      一言落,众人沉默,却都是敬畏的看着单飞,不知道他如何能在一刻的功夫完成这般逆天的转变?
  
      单飞立在那里,眼中却带着喜悦的光彩,因为在他回答吕布前,清清楚楚的听到一个老者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
  
      ——单飞,等我一刻,你会看到改变的答案!
  
      是马未来到了!
  
      这老头子居然到了云梦泽?
  
      单飞不知道马未来在哪里,但如何听不出马未来的声音,一听马未来这般回答,单飞喜不自胜。他知道这老头子或许有点无厘头,但着实有着真功夫,他虽不知道马未来如何会让他看到答案,但知道马未来绝不会骗他!
  
      xxx
  
      夜星沉眼中冷意如冰,缓缓道:“流年?我漏算了流年?”他虽听过流年,亦知马未来手上拎着的箱子就是流年,可他真的不知道流年有什么作用。
  
      流年会改变如今的局面?
  
      鬼丰见夜星沉望来,面具后的双眸亦是带着沉思,缓缓道:“天涯流年逝水枪,逝水方出人早伤,我听说神女传人有天涯、流年、逝水三种绝学,无人可挡……”
  
      他亦和夜星沉般,对天女传人所知有限。当初在许都城隍庙时,他曾和马未来说过这般的话语来试探,不过马未来并没有回答什么。
  
      “鬼丰,你错了。”马未来轻声道。
  
      鬼丰不怒反喜,立即道:“我错在哪里?”他虽对常人冷漠,可对马未来这般人物的言语素来重视,丝毫不以马未来反驳为意。
  
      马未来回道:“天涯、流年、逝水并非三种无人能挡的绝学,而不过是九天玄女传下的三种手段。”
  
      夜星沉、鬼丰互望一眼,齐声道:“三种手段?”
  
      “不错。”
  
      马未来不急不缓的解释道:“‘天涯流年逝水枪,逝水方出人早伤’这句话亦是从九天玄女那里传了下来,九天玄女的意思是——解决人和人之间的问题的方法本有很多,可惜的是,很多人用的只有那最简单、却根本没有改变的几种。快刀虽然能斩断乱麻,可快刀却斩不断人和人之间错杂的情感。杀戮从来解决不了问题的,死亡亦是不能。”
  
      夜星沉冷笑道:“你若是希望通过说教来改变我的心意,那可是大错特错。”
  
      马未来还是平静道:“九天玄女留下这句话的时候,本是希望世人能够去考虑更多的方法,突破解决问题的局限,不要去等出枪的时候。因为等到逝水枪出的时候,或许太晚,或许很多人早就遍体鳞伤……因此九天玄女做了逝水枪后,再传下了流年。”
  
      目光清澈,马未来轻声道:“逝水无奈,流年多情。流年会给那些为爱改变的人一个机会。”
  
      夜星沉脸色微变时,马未来已道:“夜星沉,你算的虽是精准,亦想到单飞撑不过三天前源头的平行改变,但你只怕从未想到过,流年可缩短这个时间。”
  
      鬼丰目光有厉芒爆闪,“你是说,改变很快就会出现?”见马未来点头,夜星沉凝声问道:“会有多快改变?”
  
      “一刹!”
  
      马未来声音未落,人已冲天而起,倏然到了树巅之上,因为夜星沉已然出手!
  
      夜星沉心中着实骇异,若是旁人这般说的话,他只当是放屁,可马未来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意味着马未来已决心做这个改变!
  
      他只有一个方法阻止马未来——杀了马未来!
  
      念头一起,夜星沉霍然出手,却不想马未来几乎在同时避开了他的致命一击。虽早知马未来这人着实有着不弱的神通,但见马未来肩不动、膝不弯的冲天而起时,夜星沉还是心下凛然。
  
      “鬼丰,出手!”
  
      夜星沉呼喝的同时如影随形的跟着马未来冲上了树巅,他绝不允许马未来破坏他的计划。
  
      这老头如此轻功,看来只有鬼丰和其联手才能杀之!
  
      夜星沉虽是胆大包天的敢向云梦秘地宣战,但他从来不是轻视敌手的人。瞥见鬼丰亦是一飞冲天的几乎和他没有差别的到了树巅时,夜星沉脸色突变。
  
      他惊异不是因为鬼丰的武功这般高明,亦不是怕鬼丰和他貌合神离,而是想不到他还是低估了马未来。
  
      马未来人到树巅时居然还不止歇,长袖微挥间,身躯去势更急,看起来竟像是要冲入深沉的夜空般。
  
      夜星沉自负身手,可也从未想到过天下有人的轻功几可媲美飞鸟。
  
      马未来要去哪里?
  
      他夜星沉跟不了那般遥远!
  
      心中沉冷,夜星沉霍然止步,他不打无把握之战。鬼丰亦是驻足,低呼道:“你看天上!”
  
      不用鬼丰多言,夜星沉怎会不看着马未来的动作?见夜空上的马未来一拍箱子的时候,夜星沉脸色倏变。
  
      流年大亮!
  
      马未来高高冲起时终于动用了流年,有七彩的光环蓦地从箱子内扩了出来。
  
      天空倏亮。
  
      那一刻天空如有个七彩的太阳悬空闪耀,光彩瞬间覆盖了整个云梦泽、刹那就击破了世间的冷漠黑暗。
  
      狼嚎陡静,天空的不死鸟消散,七彩光环的笼罩下,远处本是燃天的火光倏然全灭!
  
      云梦泽看起来还是那个诡异难测的云梦泽,但流年下的云梦泽刹那间已生了地覆天翻的改变!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