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20节 巧妙的改变
感谢‘轩辕dragon’的打赏,成为《偷香》第五十位盟主!也感谢众多订阅打赏投票给《偷香》的书友们,谢谢你们!
  
  流光暗逝,眼见通灵镜提示所剩的时间无几。单飞感受着貂蝉的悲伤,还能冷静道:“貂蝉,你说错了一点。”
  
  看着貂蝉眸中流露出的不解,单飞沉声道:“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救你。”
  
  貂蝉微愣。
  
  单飞感慨道:“你的决定应该由你来做的,想生要死谁都不能拦你,也无权拦你。但当年董卓肆虐世间,能够挺身而出的只有你和吕布,只凭这一点,已值得我来到这里。我和你不熟……对你和吕布之间的事情也不算了然,本无权建议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我始终认为当年吕布救了你,他亦是在救他自己,因为他证明了自己良心未泯。”
  
  貂蝉眸中还有忧伤,但重新有了微薄的光亮。
  
  “你死后,他因你逝去这才变得疯狂。他虽是猛将、却从来不是什么有担当的男子,可他明知我最有可能杀了他,偏偏求我前来,甚至为了救你,认为自己虽死无憾。”单飞凝声道。
  
  貂蝉眼中又有了泪水,颤声道:“他真的这么说?”
  
  “不错。”
  
  单飞凝声道:“我看得出你很是疲惫,为了吕布,你做了许多事情。”
  
  貂蝉鼻梁酸楚,未想到眼前这少年会有这般细腻的心思。
  
  “你已改变了他,你在他心中的份量无以伦比。”单飞激动道:“但你如今却想放弃?一死放弃?”
  
  “可我还有别的方法吗?”貂蝉悲声道。
  
  “有!你有方法!”
  
  单飞坚决道:“但是……你等我,我一会儿回来告诉你!”
  
  貂蝉正困惑不解时,就见眼前亮光微闪,单飞已然消失不见。
  
  手心满是汗水,单飞知道时间用尽,回转后本待立即再用通灵镜回转他认为貂蝉会等他,因为貂蝉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不等重用通灵镜,单飞心中蓦地颤了下。
  
  林中幽静,貂蝉不见,孙尚香却是亦没有出现!
  
  单飞额头倏然冒出了汗水,他知道孙尚香既然说要等他,就一定不会离去,那伊人如今何在?
  
  绕着林中飞快转了一圈,单飞不停的低呼道:“郡主?郡主……”连喊十数声,单飞不闻半点回应,心中着实有些惊慌。
  
  等回到方才的地点,寒风一吹,单飞才惊觉自己周身已然汗透。远方噪杂阵阵,那是吕布和荆州兵所在的方向,似乎又出了什么意外!孙尚香消失不见,会不会有了什么危险?貂蝉还能等他多久?
  
  这一刻紧迫的事情接踵而来,单飞握着通灵镜的手都有些发抖,但转念间,他还是默运通灵镜,有光华微闪,他转瞬又到了三天前。
  
  必须先见貂蝉!
  
  他不是不关心孙尚香的安危,而是知道要找孙尚香或许还有时间,但错过了开导貂蝉的机会,只怕再没有任何扭转局面的可能。
  
  吕布若是发狂,楚威又不知道能否抓住赵思益,如今内忧外困,局面实在千钧一发,他单飞若是无法扭转貂蝉的想法,云梦泽中的万余人能活下来的绝对不多。
  
  扭头向树下望去,见貂蝉亦是不见,单飞正焦灼间,就听身后有人道:“你那面出了什么意外?”
  
  单飞回头望去,见貂蝉就在他身后不远。微舒一口气,单飞解释道:“我有个朋友似乎出了意外。”
  
  “是你爱的人?”貂蝉问道。
  
  单飞真不知道女人为何在这种时候还很在意这种事情,不过他终于道:“不错,她是我挚爱之人,她本说要等我,但我方才没有见到她。”
  
  他认为在这种时候说明真相更好一些,遮掩反倒会让貂蝉起疑。
  
  貂蝉默然。
  
  单飞没有忘记方才的话题,接着道:“貂蝉,你我虽是不熟,但我还希望你能信我……”
  
  “我信你了。”貂蝉轻声道。
  
  单飞反倒一怔。
  
  貂蝉凝望着单飞,轻叹道:“在许都长街上能为个无足轻重的孩子对抗世子的人,已值得我去信任。更何况,你挚爱的人似有危险,你还有耐心说服我,你让我如何能够不信你?”
  
  单飞焦灼的心稍有安宁,沉着道:“好。既然如此,你先告诉我一件事情,你为何认为只有自己死才能救了吕布。”
  
  貂蝉看少年眉头微锁,显然还为挚爱之人担忧,不由心下感动。她并非无情之人,不然也不会为吕布奔波一生,但这些年来她见惯了世间的无情,性格亦是变得淡漠,除了吕布外,她再不关心旁的事情。
  
  直到再见单飞后,见他真心的帮手来解决问题,貂蝉重燃了以往的希望,解释道:“当初我知道董卓用了异形香,亦知道白狼秘地是异形香的发源之地,这才前往西域楼兰寻求破解异形香之法。”
  
  单飞听到“楼兰”时心中微动,却不打断,任凭貂蝉说下去。
  
  “但白狼秘地和云梦般绝非等闲人能进,我始终无法找到那里,却在大漠上碰到一个怪人。那人全身都是笼罩在黑袍中,让我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那人很是神奇,居然猜到我的想法,给我一种药物,说那药物可以克制异形香,能让使用异形香之人迷失本性,进而变成僵尸。”
  
  单飞暗想异形香奇特,知晓的人都不多见,能对异形香变化这般了解的人究竟是哪个?
  
  “我问他董卓变成僵尸不是更难收拾?他却说不用担心,因为只要董卓变成僵尸,一定会有人出面收拾他的。”
  
  貂蝉见单飞皱眉不解,亦是娥眉蹙起道:“我和你一样的不解,但当时我没有旁的方法,只好到长安用计策让董卓服下这药物。而董卓在那人说定的时间内果然变得浑浑噩噩,才被吕布所杀。而董卓的身体果然变得异常的可怕,被人烧了很久才变成灰烬。”
  
  顿了片刻,貂蝉道:“吕布当初为了杀董卓,亦是用了异形香,但你应该知道,使用异形香的人会将心中的想法无尽的扩大。”见单飞点头,貂蝉苦涩道:“在董卓的残暴下,吕布心中一直很是恐惧,杀死董卓后非但没有化解心中的症结,反倒整日疑神疑鬼。更何况当年董卓说过……他会回来的,这句话一直被吕布记在心上。”
  
  娇躯微颤,貂蝉忍不住看向周围的黑暗,似也担忧董卓的出现。
  
  单飞知道孙策的事情,对吕布这般变化并不意外,“这问题的确很难解决。”他知道那种情况和抑郁症、精神病仿佛,而且是非常严重的晚期,这种病情和脑部构造有关,脑部又是人体最神秘的组织,他那个时代的医生对其都是束手无策。貂蝉无论如何爱,都是很难化解吕布的症状。
  
  “你于是再去西域求那个神秘人?”
  
  貂蝉点头道:“不错。我知道只有那人才可能有方法救回吕布,可是我再也找不到那人,却碰到了叫孙钟的人。”
  
  单飞神色微变,“他说了什么?”
  
  貂蝉见单飞没有丝毫意外,反倒有些诧异,不过她还是直言道:“他说能帮我救吕布,不过需要我做出牺牲。”眸中有丝异样,貂蝉缓缓道:“我一直以为他另有图谋,但他已是须发苍白,明显老迈。”
  
  单飞听貂蝉声音有异,略一猜测就已明了貂蝉当初还以为孙钟是在谋色,貂蝉也的确不会认为她自身还有别的方面的价值。
  
  “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要将吕布变成了不死僵尸。”貂蝉蹙眉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孙钟有当年我给董卓服用的药物,又要以我死激发吕布的悲情。”她声音凄婉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吕布远离惊怖。孙钟多半以为我怕死这才没有明言,但他其实不用隐瞒。”
  
  “不是。绝对不是!”
  
  单飞摇头道:“你想错了,孙钟不是要帮你,他也不是要吕布远离惊怖,我从来未见过真正帮人的会要你去死来救吕布。”他见识广博,一听这过程、再回忆当初貂蝉被射死的情况,就感觉这绝不是正道,而像是邪教。
  
  貂蝉错愕,但隐约感觉单飞说的不错。
  
  单飞沉吟道:“孙钟有别的目的,他有你给董卓服用的药物?可他如何能让吕布服下?吕布那时候完全昏迷,根本没有意识了是不是?”
  
  貂蝉亦是露出惊诧之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奇怪,吕布眼下的确死了一般,无法进食任何东西的。”
  
  单飞隐约想到一个关键的地方,思索道:“你当初给董卓服下的药物,可曾留下一些?”
  
  貂蝉摇摇头,“我当初只怕董卓不死,将药物尽数下到酒中。为骗董卓喝下去,自己还喝下半壶,我当初只想杀了董卓,就害怕药量不足,如何会留下一些?”
  
  单飞回忆当初貂蝉死亡的情形,脑海中光亮一闪,失声道:“我知道了,是你血液的缘故。”
  
  以怨为力,以血为食!
  
  单飞脑海中转过这八个字的时候,霍然想到一点僵尸吸血并非为了恐怖,而是因为血液中更能给僵尸一种奇特的力量?貂蝉的血对吕布来说,本是吕布转变最关键的因素。
  
  “什么?”貂蝉倒很是困惑。
  
  单飞有丝激动道:“你当初死的时候,血液似乎浸染了吕布的身体,甚至好像滴到吕布的嘴里。”
  
  貂蝉丝毫不笨,目光闪亮道:“你是说我的血液中还存有当年给董卓服用的药物,我死前血液中的药物又被吕布吸收,这才让吕布变成了不死僵尸?”
  
  “不错,我也是这般猜想。”
  
  单飞说话间突然做了件奇怪的事情,他飞快解开外衣,从身上脱下件乌黑的丝衣递给了貂蝉,“这是西域乌蚕吐丝做成的防身丝甲,可挡利箭。”
  
  盯着貂蝉,单飞沉声道:“我知道你想救吕布,但死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只是逃避!你不能死,吕布也不想你死,你若真的想要救他,就不能让他由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看着若有所思的貂蝉,单飞将防身丝甲塞到她的手上今已猜到了关键所在,你又是个聪明的女子,就应该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做!”
  
  神色真挚,单飞诚恳道:“貂蝉,你已勇敢了一生,如今为何不能再勇敢的活下去做个真正的改变?我相信你,一定会给自己、给吕布,亦给云梦泽上的所有人一个机会来改变!”
  
  ps:偷香实体书已经发售,欢迎朋友们购买阅读!老墨感谢了!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