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18节 拯救
    楚威脸色微改,他自视极高,久在云梦秘地这种环境更不容得半点改变。这种人素来对别人的犯错极为苛责,亦难免养成冷酷的性格。
  
      楚天赐被杀,楚威痛恨儿子不成器的时候,却将愤怒发泄到了来到云梦泽的众人身上。
  
      若没有这些人前来,云梦秘地不会这般模样!
  
      就因为这般想,他厌恶楚天理的失败,不理姬归的劝告,终于破例冲出云梦秘地,本想以雷霆手段拿下吕布平息乱象,不想事情全然向失控发展。
  
      楚威虽是失算,可毕竟不笨,听单飞说的极为合理,他狂躁的内心略有清醒,很快将目标锁在一人的身上。
  
      “你是说……赵思益?”楚威凝声道。
  
      单飞早有这般推想,沉声道:“夜星沉、鬼丰一心灭世,蓄意先挑动各方厮杀,甚至有对你们云梦秘地下手的打算,这才用楚天赐引爆所有的矛盾。可我见过楚天赐,知道以楚天赐之能绝难擅自离开云梦泽……”
  
      他说到这里,留意到楚威的眉峰微动,继续道:“楚天赐能离开云梦泽,是因为有人在帮手。但这人不怀好意,帮楚天赐出逃却是另有目的,此人随后就将楚天赐的消息传给夜星沉和鬼丰。”
  
      楚威双拳紧握。
  
      “一定是帮楚天赐离开这里的人传出的消息,除此之外,别人如何会知道楚天赐的身份?”单飞断定道。
  
      楚威扭头向远方望去,那里曾有啸声远远传来,本是赵思益停留之地,如今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动静。单飞虽未明言,但楚威听其分析,知道这些年来只有赵思益常年在云梦大泽之中,指挥飞禽走兽阻挡着外人的接近。单飞所言若是无误,那赵思益就有着极大的嫌疑。
  
      单飞继续分析道:“就因为那人传出楚天赐的消息,这才导致荆州、赵达等人先后知晓,以为送回楚天赐会有天大的好处,这才互相厮杀不休。
  而夜星沉这时候反杀了楚天赐,更威迫黄堂让其搅乱混水,而赵达随后将楚天赐的死推到吕布身上,又导致吕布的反击,这才造成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面。”
  
      楚威握拳的手都有颤抖,咬牙念道:“夜星沉!”
  
      脑海蓦地闪亮,单飞回忆起当初的情形,沉声道:“蔡瑁,不是你带楚天理找到吕布的藏身之地的,对不对?”
  
      蔡瑁微怔,他见僵尸横行早就心惊胆颤,暗悔和刘表趟入浑水,听单飞说的匪夷所思,实则合情合理,他真的很害怕出不了云梦泽。他毕竟不如刘表般疯狂,听单飞询问,终于道:“不错,我隐约记得方向,却找不到吕布的所在。那时候天空有鸟叫,然后楚天理离开,他那时应该是去找吕布。”
  
      单飞心中更加的了然,“楚威,赵思益可会机关之术?”
  
      楚威缓缓的摇头。
  
      单飞凝声道:“但赵思益却是带楚天理到了吕布的藏身之处,更是不费力的破解了那里的机关,才让吕布现身、貂蝉被射死。这本来是夜星沉和赵思益联手所为!赵思益告诉夜星沉有关楚天赐和云梦的事情,而夜星沉告诉赵思益吕布的所在!”
  
      “是夜星沉算计了貂蝉?”吕布寒声问道。
  
      单飞默然片刻,叹息道:“我只怕真是如此。”他不能确定是夜星沉还是鬼丰下的手,但如今多少倾向夜星沉,因为他和鬼丰见过数次,从未见鬼丰主动暗算哪个,而夜星沉在冥数展现出来的权术心机,很让单飞印象深刻.
  
      甘宁、张辽二人听得毛骨悚然,他们是奉命行事,本以为螳螂捕蝉,哪想到会被人全盘算计。
  
  
      见楚威脸色铁青,单飞沉声又道:“夜星沉的算计看似诡异,但只凭他自己,实难造成如今的风浪。但他却会利用那些心怀欲望之人,用威胁挑拨利诱让那些人为其行事。”
  
      刘表、黄堂二人闻言脸色阴晴不定。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楚威声音泛寒道。
  
      “是我的猜测,但证明并不算难。”单飞早在分析的时候就想着如何证明此事,他必须要先解决这件事情。
  
      他全盘明白了夜星沉的计划——挑拨、施压后坐等崩溃毁灭。既然如此,他应对的方法就很简单,不被情绪控制,极力化解所有人的矛盾,眼下他必须让楚威、吕布不起纷争。
  
      楚威点头道:“不错,要证明并不算难。”他眼中寒光闪烁,突然一声长啸。那长啸可说是穿云裂石,远远激荡出去。
  
      可啸声终袅,却再无呼啸回应。
  
      楚威脸色铁青,一字字道:“我方才是让赵思益赶来。”他性格冷酷且急躁,一听单飞所言,立即想招赵思益前来。赵思益绝不会违抗他的命令,可如今……
  
      “他不来,就是心中有鬼。”楚威冷哼声中已纵向远方的暗处。
  
      单飞微叹一口气,转望吕布,不等开口时,就听吕布道:“单飞……你眼下……”
  
      吕布声音中带着少有的恳求。
  
      单飞略有扬眉,“好。我就去救貂蝉。”他虽是这般说,但怎样救下貂蝉还是没有头绪。心中微动,单飞道:“但我救下貂蝉,你或许会有问题,我不能不提及这点。”
  
      他见吕布和貂蝉寥寥数语却已缠绵入骨,知道吕布对貂蝉极为眷恋。
  单飞虽不解吕布变成僵尸的缘由,却意识到貂蝉的死和吕布变成僵尸有着极大的关系。
  
      吕布急迫道:“你不用顾及我,只要你能救下貂蝉,吕布……吕布……”鼻梁微酸,吕布低声道:“吕布虽死无憾。”
  
      众人讶异。
  
      张辽更是惊奇,他曾为吕布的手下,知晓吕布个性凉薄,虽是勇猛难挡却少有担当,不想吕布会说出这种话来。
  
      单飞不等回答时,有一人闪身从树上飞落到他的身旁不远,扭头望去,单飞不由惊喜交加。
  
      落地之人居然是郭嘉!
  
      郭嘉为何会到这里?
  
      吕布只以为郭嘉前来阻挠,怒吼声中冲到郭嘉的身前才待出手,就听郭嘉摆手道:“吕布,我来也是因为要救貂蝉。”
  
      郭嘉深知交流之道,一句话就让吕布止住了出手,随即道:“单飞,你要救貂蝉,必须要先找到她。”
  
      单飞正在发愁这点,闻言道:“你知道貂蝉在哪里?”他知道郭嘉绝不会无的放矢。
  
      “我不知道。”郭嘉见吕布双眸似血,低声道:“诗言知道。她和孙尚香心意相通,在你出了秘地后将吕布和貂蝉的很多事情告诉给孙尚香。姬归又让我和孙尚香出来助你。”
  
      单飞嗅到幽香暗传,扭头望去时,已看到孙尚香轻盈的从树上落了下来。孙尚香、郭嘉武功均是极高,众人惊乱中全然没有发现这二人接近。
  
      望见伊人眸中的关切之意,单飞心中微暖,问道:“诗言让你传话给我?”他本是急切的心情,但见到伊人的刹那,又恢复到从容的神情,他不想让孙尚香担心。
  
      孙尚香眸光闪亮,低声道:“她的确告诉我很多事情,说对你扭转眼前的局面或许有用。”轻轻拉着单飞的手走到一棵树下,孙尚香凝望单飞片刻,这才道:“诗言说吕布变成僵尸,本有貂蝉的参与!”
  
      单飞心中微颤,失声道:“吕布变成僵尸是貂蝉所为?”他对那“得寸进尺”的女子所知甚少,真的不解貂蝉为什么这么做。
  
      孙尚香低声道:“诗言在黄金祭台冥想的时候,曾听到泽外的动静。不过她亦只是听到了貂蝉和人交谈的只言片语才做出了这点猜测,貂蝉很快要路过这里。”顿了下,孙尚香补充道:“是三天前的这时候!诗言认为貂蝉一直想要拯救吕布,帮他远离惊怖。”
  
      单飞心思飞转,喃喃道:“变成僵尸来远离惊怖?”
  
      “真相或许有差,但不会偏离太多。”孙尚香道:“诗言说,你必须立即去见貂蝉,改变貂蝉的想法。接下来的事情……诗言说你知道如何去做,也很难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了。我带你去貂蝉会路过的地方。”
  
      她说话间就要带单飞离开此间,郭嘉突然道:“单兄弟……”见单飞回头,郭嘉沉吟道:“你一直做的很好,不过我还是画蛇添足的提醒你一句……”神色温暖,郭嘉轻声道:“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三个原则?”
  
      “不要想着去改变一个人的习性,不要想着去影响一个人的感情,也不要想着去否定一个人的决定。”单飞回道。
  
      郭嘉忍不住笑道:“很好。这些都需要那个人自己去做了,别人干涉不来。你就算能够干涉,但如果不知她的心意,要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你要想办法去了解她的用意、而不是简单的去改变什么?”
  
      单飞沉声道:“我知道。”
  
      郭嘉轻叹一声,“很好,你既然知道,那我信你就一定能成功。”背负双手,郭嘉微扬秀气的双眉道:“你选择一条最难的道路,却也是最正确的道路。我们或有挫折、或有阻难,但只要坚持心中的明光,终究会有成功的那一刻。”
  
      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了吕布,郭嘉郎朗道:“单兄弟,无论敌手如何强大的算计,但我信你能告诉他们,这世上真正能永恒的、不应该是算计!”
  
      .(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