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617节 谁是内鬼
远远望去,林中火光黯淡散乱,苦苦的挣扎在深沉的夜色中,随时都要被黑暗吞没。
  
  鬼丰凝望着远方的林火,突然道:“恭喜宗主。据我看来,云梦秘地只怕动了真火,而吕布亦是被激发出野性。谁都以为人的强壮在于肌肉,却不知道人真正的力量本是来自意念。据我所知,不死僵尸的力量来自人的意念中的一种——也就是怨念。人的怨念已是恐怖,不死僵尸在异形香的作用下,却可以将怨念发挥到极限。云梦秘地逼得越急,吕布能发挥出的力量就越恐怖,云梦秘地若对吕布出手,倒正合宗主的心意。不过我始终奇怪一点……”
  
  夜星沉冷冷的看了鬼丰一眼,“我发现你今天的话特别的多。”
  
  面具后的鬼丰无声的笑,“我和那些当权者不同,那些人喜欢愚弄百姓的头脑,我却很喜欢和有想法的人进行交谈。”
  
  见夜星沉不语,鬼丰问道:“据我所知,四大秘地都有人占据,但彼此已隔绝了联系,亦和外界少有交互,毕竟在秘地的人眼中,无论世上如何变化,无非是可怜的分分合合罢了,短暂的太平,不过是为了永恒的分裂、造就无尽的痛苦。就因为这样,秘地彼此之间所知亦少,可宗主看起来对云梦很是了然?若非如此,你也不会发现楚天赐,更将楚天赐的行踪透露出去引发荆州、曹操的争抢,你似乎也算准了云梦秘地的人要对吕布下手?”
  
  沉默片刻,鬼丰不闻夜星沉回应,猜测道:“权术听起来高深莫测,实则不离勾心斗角和势力倾轧,亦不过是人类的某些劣根演绎到极限罢了。云梦秘地若是无缝可钻,以宗主之能亦是无计可施,但宗主眼下显然找到了云梦的缝隙?若不是云梦内部有人和你通气,宗主倒不会顺利的实现自己的计划?那人会是哪个?”
  
  夜星沉淡然道:“如今是哪个已不要紧了,最重要的是云梦已有裂缝,在外力下这个裂缝就会变得越来越大。”
  
  鬼丰轻声叹道:“宗主高论。”
  
  “你似乎很不开心。”夜星沉似不经意道。
  
  鬼丰直承道:“看如今的局面,单飞只怕真的很难扭转败局了。他就算知道一切,但能知道和能解决实在差的太远。单飞若是败了,的确会让我有点失望。”
  
  “为什么?”夜星沉冷笑道。
  
  鬼丰半晌才道:“吕布本来死了,单飞是曹棺引来的,这两人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这世上不该存在的太多了。”夜星沉冷漠道。
  
  鬼丰点点头,沉吟道:“但他们既然存在,就一定会引发无间效应。这就和石子投入湖中必定会有波纹,亦和你一拳击在石头上般,施力大,反击必大。改变的范围和力量的强弱决定效应的大小,无间虽然奇异,但绝对不会脱离这个空间规则。
  
  面具泛光,如同鬼丰闪亮的眼眸,“这也是无间的魅力所在,因为无间引发的变化远比真实的世界更要复杂,很多人都会妄想重回以前去改变一些事情,但他如果连真实存在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如何能解决更复杂的世界?”
  
  夜星沉眼中亦有光芒闪烁,只是道:“不错。施力越大,反击越大。”他最关心的不是人性,而是反击。
  
  “因此宗主要灭世,如果不能使用冥数的力量,就会尽量用人性的丑陋本质将这个反击做大,等到了所有人不能承受的时候,就是真正毁灭的开始。历代王朝的毁灭本也是当权者有意无意的实现这个过程,宗主运用的手段和当权者极为类似。”鬼丰若有所思道:“可宗主不会天生学到这些?宗主以前是个什么人物?”
  
  夜星沉轻轻叹口气,“鬼丰,你真的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回答鬼丰的问题。
  
  鬼丰似知道无法得到答案,亦叹息道:“就因为如此,我才不希望单飞失败,因为在我看来,眼下反击还是远远不够。至少马未来、魏伯阳还是没有参与进来。”
  
  夜星沉拳头微紧,眼中有厉芒闪现,“他们最好参与进来。”
  
  “不错。”鬼丰的面具带着冬夜的萧冷,“他们不参与,我就看不到单飞扭转局面的可能,他们若是参与进来……如何来改变才是我最期待的事情。”
  
  ×××
  
  林中的兵士已没有任何期待。
  
  这里已如地狱般——内有僵尸、外有毒虫,狼群声声渐近,众人甚至都能想到外围兵士惊慌的表情。
  
  此间的动静暂时不被远方的大军所知,那面已以为事情极为险恶、却还不知这里完全陷入了绝境。
  
  毒虫涌来,众人跳脚,可变成僵尸的兵士却无感觉,只是追着活人去咬。
  
  单飞怒喝道:“楚威,你够了没有,云梦秘地是公平的地方,难道就任由你将所有的人害死在这里?”
  
  楚威亦怒道:“你难道不知被吕布咬的这些人若是出去,会害死更多无辜的人?”
  
  “但这些本是你搞出来的事情,不是吗?”单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他话音才落,就被楚威一把抓住了衣襟拎了起来。
  
  单飞早知道楚威本事绝高,若是闪避倒不会被楚威一招擒住,但他没闪,只是冷笑道:“你本事这么高,不妨杀了我。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公平的人到底在做着什么不平的事情!”
  
  楚威霍然提掌。
  
  甘宁、张辽二人见状不约而同的上前营救,却感觉眼前寒风如刀。二人倏然又退,低头望去,发现自己衣襟早被抓裂,若不是他们闪得快、或许亦是楚威还在控制单飞,二人的心脏几乎都被楚威掏了出来。
  
  “你们不用管!”单飞喝道:“这是我和楚威的事情。楚威,你真的那么厉害,不妨下手了。”
  
  楚威再次提掌。他的内心极为愤怒,因为这些年来,从未有人对他这般当面讽刺,但看到单飞咄咄不惧的目光,楚威终于垂落手掌道:“我不会和你计较。如今没有别的选择……”
  
  “你错了,我们还有选择。”单飞高昂道:“只有懦夫才会自甘失败。楚威,你如果不是懦夫,就让毒虫、狼群先退,我来解决这件事情。”
  
  “你以为……”楚威嘿然冷笑。
  
  “我能解决这件事情。只要你不再让狼群、毒虫上来。”单飞急声道。
  
  楚威微有犹豫,终于还是传出一声长啸,远方有啸声呼应。不到片刻的功夫,狼群嚎声止住,毒虫奇迹般的缓缓退却,不知道钻到了哪里。
  
  单飞目露喜意,挣开了楚威的束缚,高叫道:“吕布,你且住手!”
  
  楚威神色萧冷,暗想你以为你是哪个,吕布如何会听你的吩咐?不想单飞声音才落,吕布那面亦有冷厉的啸声传出,那些疯咬的僵尸居然退回到吕布的周围。
  
  众人见那些僵尸黑压压的一片,已有数百人之多,不由都是暗自心寒。
  
  楚威脸色很有些难看。
  
  单飞却是当机立断道:“吕布,你方才说只要我答应你做件事情,你就可以不杀这里的人。”
  
  吕布远远终道:“不错。”
  
  一言落地,众惊魂的兵士、甚至蔡瑁都是脸有喜意,唯独刘表、黄堂神色阴冷。
  
  “你让我做什么事情?”单飞沉声道。
  
  在楚威咄咄逼人的时候,吕布本是萧杀满怀,楚威要杀他,他一定会全力反击,哪怕对抗整个云梦秘地都是在所不惜。但听单飞这般讲,吕布心中油然又有了希望,激荡道:“你去帮我救下貂蝉!”
  
  他少有的恳求言语,一颗心如鼓般震颤不安。
  
  半晌,单飞扬声道:“好,我去救她!”他以往使用无间更像是个过客,但在这一刻,却决定做个改变。
  
  一言出,吕布热泪盈眶,嗄声道:“可是……你知道……她……她……”
  
  “死了”二字始终不忍出口,好像不说出,貂蝉还是活在他的身旁。
  
  单飞既然决定就绝不会退缩,虽不知救下貂蝉会有什么转变,但无论怎么改变,看起来都不会比眼下更糟。
  
  “但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单飞高声道。
  
  吕布心中微沉,他本是为气任侠的少年,在董卓身边多年后养成了万事怀疑的性格,在单飞求见黄祖、释放黄堂后,他终于对单飞有了新的评价。但听单飞这般说,吕布还是戒备心起,沉声道:“什么事情?”
  
  “只要别人不来杀你,请你莫要再咬别人,也不要让手下动嘴。”单飞真诚道:“来这里的兵士均是无辜,谁家里没有爱他们、等待他们的亲人?他们很想活着走出这里!”
  
  他的一句话平平淡淡,可许多兵士听到都是鼻梁微酸,不由想起方才甘宁所言——单大人是为了你们不用无辜的送命!
  
  很多人都是口是心非,但眼前这少年原来真的是侠义心肠。
  
  吕布不想单飞会这般要求,听单飞言辞恳切,吕布默然片刻,“我答应你!”
  
  楚威愣住。
  
  云梦秘地出现了极大的危机,他不得已才破誓而出。他亦看出问题的关键本在吕布,暗想先将吕布拿回云梦秘地,暂缓解危急再来解决别的事情,哪想他一招失算,反倒引发更大的麻烦。
  
  “好,我很快就去救貂蝉。”单飞一句话让吕布热泪盈眶,接下来的话却让楚威惊异难言,“但在这之前,我必须要先解决一件事情。楚威,你和姬归让我协助帮手寻找云梦的内鬼,我已有很大的把握猜出内鬼是哪个!”
  
  看着脸色萧杀的楚威,单飞沉静道:“这内鬼如黄堂般,都应是听从夜星沉的命令暗中推波助澜,让局面更加的恶化。”
  
  黄堂冷笑道:“听起来,你像是在说楚威?”他自然不肯放过挑拨的机会。
  
  楚威目光有冷厉寒芒一闪。
  
  单飞看着楚威问道:“内鬼不是你?”
  
  楚威冷笑道:“这就是你的答案?”
  
  单飞目光闪动,微微的吸气道:“内鬼不会是你,因为你和姬归都是从未出了云梦秘地,除非姬归亦在撒谎。”
  
  顿了片刻,单飞肯定道:“推波助澜只是内鬼的一个举动,夜星沉能激怒你等,想必对你们已是极为了解,夜星沉不是神仙,他的消息自然是从内鬼口中得知,但夜星沉进不了云梦秘地,内鬼必定就是经常在外之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你们不留意的情况下联系夜星沉,告诉夜星沉很多事情。这样的人,你们云梦秘地会有几个?”
  
  .
  
  ps:偷香实体书签名书在墨门群活动中会陆续有赠出,欢迎朋友们进群参加活动,详细请进群询问管理员飞扬。谢谢。(未完待续。)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