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55节 摇摆摇摆

  单飞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神清气爽、前途光明。
  如今万事俱备,只要除去家奴的身份,咱就带着钱和小伙伴们一块前往邺城发发战争财,做个成功人士,走上人生巅峰——如果他到时候还没死掉的话。
  茅厕那要命的两剑下手的究竟是谁?
  曹棺要他挖什么东西?
  单飞摇摇头,暂时将难题抛在脑后,就见邓义正瞪着牛眼珠子看着他,一见他醒来,立即喜道:“单兄,你可起来了,早饭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邓义端来个菜盘,毕恭毕敬的举到单飞面前。
  单飞暗想这小子自从老子有发达的迹象后,一天天当老子是祖宗一样的供着,以前一直嫌麻烦,回来就睡,清晨就走的,没想到这小子还能抓到他。
  见到托盘上竟然有两个馒头,单飞不由一怔,“这馒头……”
  “这就是我们酒楼做的啊,一大早我就去给单兄买了回来。”邓义赔笑道:“单兄,你如今可是老有名了,曹府上下没有不知道你的,这馒头的生意,听说都是你搞定的。你咋就这么有本事呢?”
  “是吗?”
  老子本来就是有本事的人!只是你小子才看出来吧?
  单飞穿衣道:“老邓……不、小邓子,你有什么事吧?”
  “瞧你说,没事就不能给你买早饭了?”邓义不满道。
  “没事我就先走了。”单飞拿起个馒头就要出门,如今一堆事情等他去处理,他感觉自己繁忙的像ceo一样,没空和邓义扯皮,要扯皮也得像ceo一样,扯出点经济效益来了。
  邓义慌忙一把拉住单飞,“单兄,别急,我还真有点事儿。”
  你一翘屁股,我都知道你拉什么颜色的屎。
  单飞想到邓义以前在他卧床的时候,总算照顾过他,终于耐下性子道:“说吧,能帮手的,我会帮你。”
  邓义一听这话,异常感动道:“我早就知道单兄有本事、讲义气,说不定以后曹府家奴的领班就是你了。”
  你不当奴才会死啊?
  单飞感慨每个成功人士身边总有很多不成功的在拉智商,叹口气道:“小邓子,我真的很忙。”
  邓义忙到了正题,“你觉得翠儿怎么样?”
  “什么翠儿?”单飞怔了片刻,终于想到了什么,“大小姐身边的丫头?”见邓义连连点头,单飞奇怪,“她怎么样关我鸟事?”
  可是关我鸟事啊。
  邓义感觉眼前这小子某些地方还是不太灵光,提醒道:“我感觉翠儿真的不错。单兄,你经常在大小姐身边转悠,也经常能见到……”
  我怎么转悠了?
  怎么这话被你说来,就这么别扭呢。
  单飞皱眉道:“那和翠儿……”见到邓义老脸有分发红的样子,单飞吃惊道:“你……你不是看上她了吧?”
  邓义一把捂住了单飞的嘴,紧张的四下看看,低声道:“单兄,别大声。”
  单飞扒开他的手,疑惑道:“你不是喜欢大小姐……”
  邓义要掐住单飞的脖子,好在这次单飞早有准备,一把将他推开,“你要憋死我啊?”
  “不是,不是。”邓义慌忙道:“单兄,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对大小姐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再说……大小姐好像挺喜欢你的。”
  这次轮到单飞一把捂住邓义的嘴,紧张道:“你想要我死啊?饭能乱吃,话可不要乱说。”他知道这时代虽然还没有什么九品中正制,可如今还是按资排辈,家奴喜欢大小姐这种话说出去,曹洪第一个会砍死他。
  这个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她不喜欢你,昨晚怎么好像过来找你了?”邓义低声道。
  “什么?”单飞怔了下,“我没见到她啊?”
  “昨晚我回来的时候,见到大小姐就在咱们房外附近徘徊,我就问她是不是找你,我去帮她叫你一声。结果呢……我才要进房,回头就看不到大小姐了,她不可能过来找我吧?”邓义很有自知自明道。
  男人嘛,就要灵活变化,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邓义心道单飞窜的这么快,和他争肯定争不过了,既然这样,就要变化目标,我看翠儿前挺后凸的,除了地位外,别的地方甚至还胜大小姐一筹呢。
  单飞皱了下眉头,“你是不是见到鬼了?”
  他话未说完,房门“砰”的一声大响,一股阴风就冲了进来,紧接着两只冰凉的大手就向单飞的脖子摸了过来。
  邓义差点骇晕过去,单飞总算见过世面,一把推开那两只手,“大公子,你怎么来了?”
  曹馥二话不说,一把抓住单飞的衣袖就将他拖出了房间,一直到了府外的墙角,看到四下没有熟人,这才放开单飞的袖子道:“单飞,我打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单飞心中一紧,“怎么?”
  “我爹今年都不会走了。”曹馥悲哀道。
  你这个逆子!
  单飞很想替曹洪拿铁鞭抽曹馥一顿,叹口气道:“你爹不离开许都是好事啊。”
  “什么好事,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曹馥急道:“他不走就会一直在我身边看着,我们昨天好不容易骗过他,以后怎么骗?”
  单飞看了他半晌,缓缓道:“大公子,你搞错一件事。我们昨晚不是骗,而是承诺。我不是和你说了,做个男人,总要担当点责任的。你昨天的那番表态说出后,我感觉令尊还是很认可的。”
  “嗯?”曹馥喃喃道:“认可?他从来就没认可我做过的任何事。”连连摇头,曹馥叹气道:“不行,我做不到的。”
  见单飞向府中走去,曹馥一把拉住他,“你干什么去?”
  “我去和令尊说一声,就说你放弃了。”单飞道。
  “你想我死啊。”曹馥怒气上涌,转瞬服软道:“好了,我知道错了,可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你能做什么?
  单飞上下打量了曹馥一眼,皱眉道:“我有个主意,不知道你听不听?”
  “当然听。”曹馥其实挺佩服单飞这小子,暗想这小子抗得住世子,羞辱了孙子,劝得了老子,真的有点花花肠子。
  孙子说的自然就是夏侯衡了。
  “你要是听我的话,就去找夏侯衡他们说……你骗他们说,你不信咱们能赢,取得他们的信任。”单飞缓缓道。
  “我不用骗他们啊,我就是不信咱们能赢了。”曹馥奇怪道。
  你这个孙子!
  老子见过同伙拆台的,没见过你拆的这么彻底的,单飞忍住出拳的冲动,“然后你就打听下他们有什么计划,回来告诉我们。”
  曹馥似懂非懂,“这就行?”
  “当然行。”单飞感觉把这个祸害外派去祸害别人家绝对是个明智的选择,曹馥兴致冲冲的点头离去。
  单飞舒了一口气,才要回转再吃口早饭,就见晨曦迷雾中,曹宁儿正站在门前,默默的看着他,见他望过来,却移开了目光。
  心中一动,单飞暗想如今大伙一定要齐心协力才行,昨天曹宁儿找他,是不是因为酒楼的事情?
  咱毕竟不过是打工的,完成业绩还得靠上司的大力支持。
  一想到这里,单飞大踏步的向曹宁儿走去,大声问道:“大小姐,听说……你昨晚找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