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52节 父与子

  曹馥走到堂前时,一望见堂中的情形,两腿有些发颤。
  单飞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见曹宁儿正站在堂中坐着的一人身后,坐着那人身材魁梧,膀阔腰粗,就如一口钟放在坐榻之上。
  这就是曹洪曹子廉?三国时期的葛朗台?
  单飞知道此人的大名,除了因为这人家财来历不明外,还因为此人吝啬的本性。人家都是富而好礼,可据史书记载,曹洪却是富而好利,就算曹丕向他借钱都是不给,后来曹丕当上了皇帝,还差点因为这件事干掉曹洪。
  对于这个记录,单飞其实也有点怀疑,因为在曹操起义兵对抗董卓的时候,被董卓部将徐荣所败,和曹洪一块逃命,到汴水的时候,曹操的马没了,曹洪竟然把马儿让给了曹操,自己跟着曹操跑,完全不顾有丧命的危险,还说了句流传千古的话——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
  君当然指的就是曹操。
  曹洪这种表现完全是真男人,硬汉子……
  只是这样的一种人,竟然为了点小钱得罪曹丕,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分明是一种要钱不要命的精神啊。
  单飞琢磨的功夫,曹馥可没有单飞的闲情雅致,见到父亲那一刻差点扭头就走,可知道要是逃命,只怕会被父亲打断了双腿,低声颤音道:“单飞,你说的方法真的管用?”
  “你还有别的方法?”单飞反问道。
  曹馥握紧拳头摇摇头,一咬牙走进了堂中。
  啪的一声大响。
  曹洪一巴掌拍在桌案之上,洪声道:“你这个畜生,还有脸来见我?”
  曹馥被曹洪一声喝骂震的双腿一软,“扑通”就跪在地上,喏喏道:“爹,是你要见我的啊。”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曹洪更是来气,霍然站起道:“老子要是不见你,还真不知道你做的好事!把麻强给我带出来。”
  咚!
  麻强和麻袋一样的被丢了出来,鼻青脸肿的,曹馥一见,忍不住低声问道:“你……你……都说了什么?”
  “大公子,我都招了。”麻强哭丧一张脸道。
  得!
  曹馥眼前一黑,只感觉就要晕倒在地,迷糊的过程中,听曹洪怒然道:“家法伺候。”
  董管家颤巍巍的举出了一根铁鞭,求饶道:“大人,能不能饶了大公子……他……他……”
  “你替他挨打?”曹洪厉声道。
  董管家慌忙将铁鞭交到曹洪的手上,退到一旁。
  曹洪手拎铁鞭,上前一步骂道:“畜生,老子再问你一句,麻强说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曹馥脑海轰鸣不休,不知道麻强究竟都说了什么,可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四下望去想找人求救,可见曹宁儿只是冷然,董管家垂着头,只有单飞望着他皱着眉头。
  脑海中突然有分清醒,曹馥终于记得单飞曾经说过什么,长吸一口气,曹馥回忆单飞所言,终于感觉无论行不行,总要试试,昂首道:“不错,一切都是孩儿做的,爹,和麻强没有关系,你要打就打我,不要为难麻强了。”
  啥?
  不但曹洪怔了下,麻强更是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就算曹宁儿、董管家都是互望一眼,看出彼此的不信。
  这不是正常的剧本啊。
  按照套路,这小子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麻强身上,然后是麻强挨揍,曹馥也是不免的被胖揍一顿。
  可今天怎么了,这小子怎么会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曹洪怔了半晌,鞭子没有扬起来,反倒垂下几分,皱眉道:“你承认是你做的?”
  “是!”曹馥咬牙道:“一切都是孩儿做的,孩儿也知道错了,不求爹能原谅孩儿,只求爹再给孩儿一个机会。”
  曹洪看着儿子,感觉有点不认识的模样,半晌才道:“你要什么机会?”
  “给孩儿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曹馥见老子的怒气似弱了点,感觉单飞教的还真有点作用,立即道:“孩子知道不该和夏侯衡做赌,只是木已成舟,就只能想方法补救。”
  曹洪气的正是这点。
  在他得知曹馥输了药堂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不是心痛,而是羞怒,他跟随曹操多年,立下赫赫战功,素来好面子,一想到见到夏侯渊后,被其讽刺的嘴脸,就忍不住怒火滔天。
  本来决定无论如何,先打儿子一顿再说,可曹洪没想到儿子虽然没有脱胎换骨,可好像有点不同,竟然说能解决这个问题,不由道:“你怎么补救?”他不说还好,一说更是来气,忍不住又握紧了鞭子。
  除了丢脸把地契送给夏侯家外,还有什么方法?
  曹馥偷瞄了曹洪一眼,鼓起勇气道:“爹,孩儿和他们又赌了一次,赢了,这笔帐就算一笔勾销。”
  曹宁儿本来默然不语,闻言失声道:“你又赌什么?”
  “你还要去赌?”曹洪怒意再起。
  董管家一旁急声道:“大人,不急于发火,先听听大公子赌什么,若是能赢的话……那不是最好了?”
  “你输了会如何?”曹宁儿知道自己这个大哥长个脑袋是用来增高的,其余作用半点都无,急声问道。
  “就……就……输他们二百金而已。”曹馥磕磕巴巴道。
  曹宁儿俏脸苍白,董管家暗叫不好,还能有分期望道:“那你们赌什么?”
  “赌……咱家的酒楼,一个月,一个月……”曹馥咽下口水,哆嗦道:“一个月后生意一定能比夏侯家的好!”
  曹宁儿娇躯晃了下,用手摸了下额头,涩然道:“你跟他们赌了?”她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随即道:“曹馥,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夏侯家的酒楼请的是宫中御厨?”
  “知道。”曹馥老老实实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就算曹公都喜欢点夏侯家酒楼做的饭菜?”曹宁儿又道。
  “知道。”曹馥提心吊胆道。
  曹宁儿望了许久才道:“那你知道不知道,若论实力,曹家酒楼和夏侯家的根本不是一个水平,曹丕更和夏侯衡是死党,有他们撑场,我们一点胜出的把握都没有?”
  “知道。”曹馥心中叫苦,暗想我当初也是想押夏侯衡赢的啊。
  曹宁儿秀眸中满是怒意,瞪了单飞一眼,大声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怎么还会做出这种没头脑的事情?”
  曹馥滞住。
  曹洪怒气上涌,更是二话不说,一鞭子就抽过来。
  “等等!”单飞终于叫道。
  鞭子停在半空,曹洪斜睨单飞,搞不懂这有分瘦弱的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然怎么会以一个下人的身份命令他。
  “等什么?”曹洪手上青筋暴起,终于问道。
  单飞暗自叹口气,知道曹馥好不容易听他一次,若是挨了揍,绝对会把他供出来,既然如此,总要协力撑过眼下的难关再说。
  “在下不才,斗胆问将军一件事情。”单飞微吸一口气道:“将军若是听了觉得有问题,到时候连在下一块打都可以。”
  曹馥热泪盈眶,从未想到单飞居然这么有义气。
  曹洪冷望单飞,一字字道:“你要问什么?”
  单飞微笑道:“在下只想问问——当初曹司空和将军被董卓所败,落难汴水,将军把良马白鹄让给曹司空的时候,自己可有活命的把握?”
  曹洪一怔,不知道一个下人又是如何知道此事,许久的功夫,他才摇头道:“没有。”这件事对他来说可是记忆深刻,此刻回答很有分沧桑的感觉。
  单飞缓缓道:“原来将军也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那又如何?”曹洪森然道。
  单飞淡淡一笑,“我其实只想说,男人活在世上,本来就是有把握的事情要去做,可没有把握的事情,鼓起勇气也要做上个几次,不然算什么男人?曹将军……”
  看着曹洪,单飞语气诚恳道:“大公子既然认错,就算没有把握,还请曹将军看在他能鼓起勇气的份上,给他一个机会如何?”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