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3节 奇佐

  单飞从未想到过自己也有这么心动的时候,可他随即发现自己不是心动,而是心跳的超乎寻常。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碰到漂亮的女人有点非分之想实在再寻常不过,没想法才是不正常!女人总埋怨男人花心,说男人身边路过个女人都能一眼测出三围尺寸来,却不知道这世上男人喜欢女人,有很多时候不过是因为荷尔蒙催动而已。
  可单飞知道自己绝非荷尔蒙突然爆发,但那心跳来的如此剧烈,就算是他,都要苦苦挣扎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立即失态。
  事发突然,或许不过是几秒的光景,如仙走近单飞的身旁,随即又轻盈般掠过,单飞这才感觉心跳倏然慢了下来,不由轻舒一口气,摸了下胸口……
  单飞愣神的功夫,就听曹馥扯着嗓门道:“如仙姑娘,等等我。”
  曹馥见如仙到了门前,两个门神如同迎财神一样的躬身闪开,立即追了上去,不想那两个门神立即又将曹馥堵在了门外。
  眼见如仙就要上楼,曹馥回身一脚踢向单飞道:“还愣着干什么,想办法进去!”
  单飞回过神来,暗想老子对古董有研究,但女人属于新鲜变化的事物,我可一直没什么研究,这附近又没什么砖头,不然我可以捡一块问问是不是如仙掉的。再说进去做什么?楼上全是看我不顺眼的官二代,老子没有找虐的爱好。
  他支吾一声,只想等如仙上楼后想办法说服曹馥,却不想如仙才进入楼中,突然转身回望过来,秋波若有意若无意的再从单飞身上掠过时,单飞感觉心头又是一跳。就见夏侯衡早从楼上急步而下,正着冠带道:“如仙姑娘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咦,如仙姑娘?你要去哪里?”
  他束起冠带,却抖出全身的锋芒,如同个豪猪般正要体现护花使者的风范,见如仙突然向门外走去,不由错愕。
  眼见如仙就要到了门外,那两个门神显然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该拦还是该让,就听夏侯衡骂道:“好狗不挡路,还不给如仙姑娘闪开道路?”
  那两个门神一闪开,夏侯衡终于拦在如仙的面前,作揖道:“如仙姑娘难道生气了?在下未曾远迎,只因为世子突然前来……说起来,世子还是看着在下的面子,不然有哪家酒楼能让世子登门呢?”横了曹馥一眼,夏侯衡笑道:“曹家酒楼都不行的。”
  顿了下,见如仙神情淡淡,看着他有如看空气一般,夏侯衡失落道:“如仙姑娘……在下一听有人杀猪般叫着姑娘的芳名,立即就已下来,你若是真的生气,不妨……”
  “如仙可以请夏侯公子做件事情吗?”如仙终于开口道。
  夏侯衡喜出望外,立即道:“如仙姑娘太客气了,在下不是说过……只要如仙姑娘开口,天上的星星都可以为你摘下来,不像某人,说输了药堂,却迟迟不肯兑现。”
  曹馥面红耳赤,可人家招招敲着他的软肋,让他还口的勇气都没有。
  如仙轻掩檀口似笑了下,“摘星星倒不急,只是……如仙有件为难的事情,不知道夏侯公子能否为如仙办到呢?”
  “夏侯衡命都可以不要,也一定为如仙姑娘做到!”夏侯衡立即道。
  单飞见这两个公子哥为如仙神魂颠倒的模样,暗想爷是英雄儿软蛋,夏侯渊、曹洪若是知道自己儿子这么没有出息,不知道会不会气爆?
  如仙盈盈一笑,伸手一指单飞道:“这人……”
  “这人得罪了如仙姑娘?如仙姑娘果然慧眼识人,我一直也看这小子不顺眼。”夏侯衡立即叫道:“来人,把单飞拖出去喂狗。”他当然早就看到曹馥和单飞,只是着急护花没空搭理这二人。
  单飞骇了一跳,那两个门神才上前一步,就听如仙道:“不是这样的。”夏侯衡怔住,立即让两个门神止步,就听如仙轻声道:“我感觉这位……很是面善,似乎是我从前的一位故人,想找他问些事情。”
  啥?
  夏侯衡、曹馥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单飞亦是怔住,暗想如仙这么说,难道是认识从前那个家奴?那个家奴认识甄柔,怎么还认识如仙,想不到他诚实的外表下,还有点闷骚的心思呢。
  如仙为难道:“可世子又在上面等着,我想问他的事情又不止一件半件……恐怕会耽误夏侯公子的功夫。”
  “那还不好说,带他上楼去就好。”夏侯衡立即道。
  难道这小子是如仙姑娘的老乡?多半是这样,看这小子其貌不扬,还没本公子的头冠好看,要说如仙能看上他,那可是打死鬼都不信了。听说如仙姑娘身世凄凉,无依无靠的飘零到了许都,暂栖如仙楼,如今终于碰到老乡,想必是询问亲人的情况。如仙姑娘人美心更美,才女配贤惠了。
  夏侯衡这会儿功夫差点编出个西厢记出来,衡量局面,很快拉住了单飞笑道:“其实我一直都很看好你的。”
  你小子的一张嘴是用来耍杂技的吧?
  单飞暗叹这小子怎么能转眼就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来,听夏侯衡又道:“没想到如仙姑娘竟然认识你,如此正好,一块上去了。”
  “不行。”单飞断然否决。
  夏侯衡系着的头冠差点掉下来,可能因为是不再信任耳朵的缘故,“你说什么?”
  “我是和曹大公子一起来的,他不进楼,我怎么能进去?”单飞犹豫道。
  曹馥有些热泪盈眶,暗想这是多好的一个人啊,我方才就怎么忍心把他就那么卖了?得要高价才行。
  夏侯衡看向曹馥,仿佛才见到他一样,笑容满面道:“这不是及远兄吗?怎么此刻才来,我可等你好多时候了,快……楼上请。”
  “不行!”曹馥拒绝道。
  夏侯衡忍不住又正了下冠带,看起来恨不得勒死曹馥,耐住性子道:“为什么不行?”
  “伯权兄的两个下人方才说了……此间、在下和什么可是不能进的。”曹馥见到夏侯衡猴急的样子,立即拿起把来。
  夏侯衡见如仙轻咬着红唇,柔弱中带分期待,二话不说,挥手出去……
  啪啪!
  两声脆响后,黑白门神被打的后退两步,捂着脸道:“大公子,你……”
  “蠢才,竟然假传本公子的命令,还不退下!”夏侯衡相信能用耳光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抹杀了自己传下的命令,转头笑道:“是下人不懂事,这次……及远兄可满意了吧?”
  曹馥心中大畅,微笑看着黑白门神道:“原来是狗奴才擅做主张罢了,看来本公子可以进入,但那个狗还是真的不能进入。”
  他反骂回去,有着说不出的痛快,说话间,曹馥推了单飞一把,先让他冲了进去,这才抱拳道:“如仙姑娘请。”
  夏侯衡以为曹馥知恩图报,才要抱拳客气下,闻言差点一拳挥到曹馥脸上,但见佳人很是满意的笑笑,心情大畅,立即和曹馥群星捧月般护送如仙、押着单飞上了酒楼。
  今日夏侯衡在自家酒楼宴请世子曹丕,自然包个全场,才上了二楼,就听曹丕的声音传了过来,“夏侯衡,你搞什么鬼,这么久才上来?”
  单飞见三人上前,他悄然最后,目光一扫间,早见到楼上坐的都是熟人,青衣人赫然在列。
  夏侯衡不等回答,如仙早就曼声道:“不知世子大驾而来,如仙晚了,还请世子莫要见怪。”
  她声音曼妙,柔柔弱弱的样子轻施一礼,曹丕眼前一亮,责备的话儿却已说不出口,他身旁的夏侯懋等人更是咽了下口水,有的拱手还礼,有的故作不见,却忍不住偷眼相望,只盼美人眷顾。
  就听那青衣人笑道:“如仙姑娘芳驾亲至,世子自然高兴,不会处罚如仙姑娘的。”
  如仙妙目流转,看着青衣人轻笑道:“军师祭酒大人夸下如此海口,要是世子罚了如仙,祭酒大人可要替如仙受罚才好。”
  曹丕大笑道:“那可一定要罚了。”
  众人一阵哄笑。
  单飞却是眼角一跳,不为这几人之间的打情骂俏,而是因为如仙说的“军师祭酒”四个字!
  这些人都是曹操身边之人,青衣人自然也不例外,如仙说的军师祭酒自然是说曹操幕府中的官职。
  曹操身边谋臣难数,可担任军师祭酒一职的可是大大有名,甚至可说是千古流芳。
  军师祭酒就是郭嘉郭奉孝!
  史书记载,此人“才策谋略,世之奇士”。实际上,郭嘉也的确不负这八字的评价,他自入曹操幕府,先后帮曹操抗袁绍、擒吕布、破刘备,为曹操一统北方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说是曹操身边最富特色的奇佐鬼才!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