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34节 城隍旧事

  单飞刷调料的刷子不由一顿,一颗心跳了下。
  张文远?张文远这个名字很有分熟络?这人难道就是张辽?
  单飞考古熟络,对三国墓葬自然熟的不能再熟,不过对三国的历史绝非一清二楚,可他没法不知道张辽张文远。
  此人实在威名太盛,据史载,建安二十年,孙权率十万大军进攻合肥,张辽以数千人破之,甚至差点活捉了孙权,此一役后,张辽威震江东,声名大噪。张辽在世,孙权对其极为的忌惮,轻易不敢再犯虎威。
  而早在这之前,张辽就和关羽官渡之战合解白马之围,随曹操攻邺城,讨辽东、斩杀乌桓单于,威震千军。
  不过攻邺城、讨辽东都是以后才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一个人物,单飞今日能见,难免精神振奋,不过见汉子只是埋头吃肉,脸上微有风霜之意,单飞略一沉吟,隐约想到什么,仍旧只是不紧不慢的往狗肉上刷着佐料。
  张文远少有的吃的痛快,倒不客气,和乌青、单飞合力,竟将一条大狗吃掉大半,打了个饱嗝,张文远拍拍肚子,喃喃道:“痛快痛快。”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小串钱才要递过去,单飞已经笑道:“说好了一块吃的,给钱是不想和我平摊祸事吗?”
  张文远一怔,终于收回了铜钱,忍不住笑道:“我看兄弟你也算不差,怎么吃条野狗也是这么担忧?谁家的野狗,我帮你搞定,说不定再帮你杀上两条。”
  “好像是夏侯家的,具体我倒不算晓得。”单飞笑眯眯的看着汉子的脸色。
  张文远又打个嗝儿,皱了下眉头,“难道是夏侯衡养的那几条恶犬吗?怪不得挺好吃的。”
  单飞感觉这个夏侯衡养狗倒是颇有名声,竟然连张辽都能知晓,微笑道:“我也是猜测而已。”
  “夏侯衡为什么放狗咬你?”张文远上下打量单飞一眼,见他身上似乎血迹斑斑,只以为是狗血,突然看到他衣饰一角绣的“曹”字,缓缓道:“你是曹府的人?”
  “曹洪将军府上的一个小小的下人。”单飞也不隐瞒。
  “曹洪家连个下人的手艺都比御厨强好多,倒真的卧龙藏虎了。”张文远苦笑摇头,随即道:“狗肉一起吃了,祸事自然一起担当。你小子够本事,夏侯衡的狗都敢杀,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是张文远吃了就好。”
  他神色有分犹豫,但说起来仍旧斩钉截铁。
  单飞感觉到他的迟疑,暗想老子都不把吃夏侯家的恶犬当作一回事,这个张辽一代猛将,怎么看起来很有忌讳的样子?
  “对了,张大哥到这里做什么?”单飞见汉子要走的样子,随口问道。
  张文远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道:“就是拜拜这里的城隍了。”
  “这位大哥也信这里的城隍吗?”乌青一直被汉子威严所摄,见其和单飞谈笑风生的样子,终于鼓起勇气搭讪道。
  张文远只是“哼”了声。
  乌青见状道:“我娘说这里的城隍很灵的,附近的百姓逢年过节的都会拜拜这里的城隍,只是年代久了,有点破烂不堪,不过……真的还是很灵。”
  张文远有分落寞的笑笑,不待告辞,就听单飞道:“乌青,你可知道城隍爷是哪个吗?”
  乌青一怔,不解道:“城隍爷就是城隍爷,还是哪个?”
  你小子猜中神农的雕像原来是蒙的。
  单飞对此事一直有点耿耿于怀,暗想老子考古界七代单传,没有道理不如你的见识,瞥了眼张文远的脸色,单飞缓缓道:“这里的城隍爷其实叫做纪信。”
  张文远微楞。
  乌青的学问显然都是从娘亲口中传习,不是神仙就是妖怪,却不知道纪信是哪个,搔了下头道:“还真的不知道城隍爷叫做纪信,原来神仙也有姓名。”
  单飞方才去城隍庙取破碗的时候早就确定了这点,对这方面的了解自然不在话下,解释道:“纪信不是神仙,而是大汉开国高祖手下的名将,劳苦功高。楚汉相争时,高祖刘邦被项羽困在荥阳,没有办法脱身,纪信明知必死无疑,仍装作刘邦的模样向项羽投降,结果刘邦逃走,纪信却被项羽活活的烧死。”
  他说的详细,张文远听的诧异,显然没有想到一个曹府下人居然有这般学识。
  单飞接着又道:“大汉高祖得到天下后,念及纪信的恩情,这才在全国广建城隍庙,封其为王,民间的百姓又称其城隍老爷。高祖之后,大汉的历代皇帝对尊城隍庙一事倒不怠慢,这才导致城隍庙香火不断,不过嘛……”
  顿了片刻,单飞淡然道:“如今兵荒马乱的,皇帝没心思再管纪信,这才让城隍庙的祭拜慢慢冷落下来。”
  当今还算是大汉的天下,许都城的天子是汉献帝刘协,不过自身难保,当然更保不了纪信。
  乌青听了,忍不住赞叹道:“老大真的好学问,我看教书先生都不如你的。”
  张文远也有分诧异,一挑大拇指道:“曹府真的卧龙藏虎,一个单兄弟竟有这般的见识,张某领教了。”
  单飞微微一笑,看着汉子道:“纪信忠义,忠心为主,一生是跟随汉高祖一人,难怪汉高祖对其念念不忘。”
  张文远脸色微变。
  单飞诚恳又道:“我知道和张大哥初次相识说这些话难免冒昧,但大丈夫行事,只求问心无愧。张大哥是在司空手下做事的吧?”
  张文远楞了下,终于缓缓点点头。
  单飞又道:“曹司空择才而用,择能而选,张大哥虽然出身不如纪信,但对曹司空的忠心恐怕不让纪信,既然如此,就不用对往事念念不忘,想必司空定然不计前嫌。”
  “你说什么?”汉子脸色又变。
  “我是说只要张大哥放下心事,不用瞻前顾后,日后必得司空信任,一展胸中抱负,不必为眼下的一些不顺耿耿于怀。”单飞含笑道。
  张文远一震,再看单飞的眼神早大不相同。
  汉子当然就是张辽!
  纪信一生跟随汉高祖刘邦,忠心耿耿,张辽却先为天下第一猛将吕布手下的八大将之一,中途和曹操交手多年,后才归顺曹操。
  别人不说,但张辽知道此事犯忌,夏侯家的夏侯惇更是因为攻打吕布时失去一只眼睛,吕布虽死,夏侯惇失目之怨并未稍减,对张辽这种吕布麾下的降将一直冷冷淡淡。
  夏侯氏对曹操来讲,是不让曹姓的家族,岂是他一个张辽能够得罪的?
  张辽听到吃的竟是夏侯家的狗肉,已经暗自皱眉,但还是想担下此事。他本是个肯担当的汉子,自然不会让单飞有所小瞧,但知道若真的闹起来,只怕他会大为头痛。
  回转许都祭拜纪信,张辽却是感念自身,难免落寞,听单飞谈及纪信只感觉此人年纪轻轻,很有点学问,但听单飞竟一口道破他的所忧所想,张辽忍不住心中大骇。
  此子只是一个曹府的家奴?恁地这般心思敏锐?
  许久的功夫,张辽舒口气,一字字道:“曹府真的卧龙藏虎,单兄弟好本事。”
  此话他说过三遍,但最后一遍说出已不再是客套之词,而是真心赞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