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25节 不要、抱歉

  单飞出手。
  他知道如今没什么退路,面对穷凶极恶之徒,佛祖才能想到感化,他做不来这买卖。
  这时候不反抗,人为刀俎的时候,想反抗都没有办法!
  一个优秀的考古专家绝不会坐在象牙塔中自命清高,而是要身经百练的实地勘察,若没有强健的精神、野蛮的体魄,还真适应不了野外的风吹雨打。
  单飞精神是坚韧的,体力却是个下人的,两者捏合虽然不久,但对于什么格斗、摔跤的方法他从未有忘。
  他从前没事也会通过搏击方法锻炼体力的。
  一对三,他没有什么胜算,毕竟这年代的市井混混都是带刀的,他暂时没有考虑到乌青,因此他尽力的降低下姿态。
  先骄其兵,再施痛击。
  在动手之前,他还运用点环境转化的技巧,方才他故意不灭了火折子,就是给尹老大几人一种错觉。
  双方动手,谁身处暗地,都多少会有分优势感。
  方才一直都是单飞在明处的,不过单飞轻易的扭转了这个局面。
  他收了乌青的火折子,然后用五指一笼,就将光亮尽数收在掌心之中,然后他将火折子再扔了出去。
  明暗局面随即改变。
  如今单飞、乌青在暗,尹老大三人原形毕现!
  单飞方才放低姿态和尹老大谈着诚意的时候,早就很有诚意的掂量着斧头的重量和琢磨着角度,在火折子扔出去的那一刻,最先选择了熊耳。
  这小子倒霉,站在了最前。
  斧头掷出那一刻,单飞跟着冲了出去,不管熊耳的死活,直奔熊达。
  熊耳的惨叫声一起,熊达立即惊惧了起来,他块头大,人狡猾,本来疑神疑鬼的想东想西,甚至怀疑火折子会有问题,铁匠铺的那场赌的结果他没想到,可对单飞这小子的心眼他很有戒备。但他就是没想到单飞敢拼命,而且一斧头就干了他的兄弟。
  那斧头砍的够狠。
  单飞把斧头甩出去的时候,显然不准备和熊耳客气什么,斧头斩入胸口,骨头断裂,显然是直接砍入心肺。熊耳软软倒下的时候,熊达头一个念头是——兄弟完蛋了,熊达的第二个念头就是——要给兄弟报仇。
  人生的转折往往就在闪念之间。
  熊达却没有想到最致命的问题,单飞扔出斧头那一刻本来就是向他们宣战,两军交战,不是想报仇、有怨恨的会胜,而是有头脑、有实力还敢拼命的才会赢。
  变生肘腋,熊达慌乱之中并没有认清楚局面,还向单飞原来站着的地方冲过去的时候,陡然就感觉脚下一紧
  单飞却早就想到了接下来的做法,就地一滚,暗中滚到熊达的脚下,他双手早抱住熊达的双腿,用力一摔。“咚”的声响,熊达手还才摸到刀柄的时候,人已重重摔在地上。
  二人滚向一旁。
  这时候尹老大才清醒过来,他能当上老大,当然不是鲁莽之辈,方才他一直站在熊达、熊耳的身后,就是暗中戒备。他见惯了贫贱挣扎线上百姓的哀求软弱,本来以为单飞也是一样,正准备接受单飞的诚意时,却不能不接受一个十足的现实。
  熊耳好像死了,单飞这小子拼命了,和熊达滚在一起,尹老大心中陡然有了分悔意,如果不那么咄咄逼人的话,说不定不用这么拼命,不过念头只是闪过瞬间,他已经决定拔刀,可他不等拔刀的时候,就感觉双臂一紧,早被一人抱住。
  是乌青扑了过来!
  乌青看起来淳厚,可毕竟不是泥菩萨的性子,他对单飞感激,是因为单飞就像他老大一样,但这不意味着他很懦弱。
  单飞说出动手的那一刻,乌青只是愣了下,随即就跟着单飞冲了出去,他比单飞慢了两步,见熊耳倒地,单飞抱着熊达的时候,只想帮助单飞一把,他选择了尹老大。
  无论生死,总要帮单大哥拖住一人才行,不然就太没用了。
  他长这么大倒还真没怎么打过架,只知道这些人有刀,扑过来一把就先搂住了尹老大的腰,束缚住尹老大双手。
  尹老大怒极,没想到一个樵夫竟然敢对他动手,他身为老大毕竟还是有点本事,被乌青蓦地抱住,只是一挣,就让乌青双臂一松,然后拳头陡然从下向上击出,正重乌青的下颚。
  乌青根本不会打架,不知道这种生死关头,取其要害的重要,被尹老大一拳击中下颚,舌头差点咬掉半截,正头晕脑胀的时候,又被尹老大一拳击在太阳穴上,乌青只感觉天昏地暗,立即仰天倒了下去。
  砰!
  喀嚓!
  尹老大在击倒乌青的时候,随即就听到旁边有两声脆响传来,尹老大信心不等恢复的时候陡然一沉。
  火折子一点已然落地,一点正中石室的顶部,火星散乱。借着这点点星火,乌老大已经看到熊达脑袋好像转了半圈的模样,而那面的单飞在他望过来的时候,已然再次冲了过来。
  这小子怎么这么手辣?
  他把熊达也杀了?
  尹老大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这瘦弱的少年出手比他这个城南一方的地头蛇还要利索。
  一摸腰间,那把刀终于拔了出来。
  尹老大才要挥刀。
  单飞已冲到他近前,咫尺面对的距离,钢刀还在单飞之外,乌老大头一次感觉鞭长莫及的滋味,手腕一旋,钢刀就要斜刺过来,同时人往后退了步。
  刀一定要这么使才行。
  如果是匕首就能立即刺杀单飞于当下。
  尹老大才这般想法的时候,蓦地借着星星点点的火光看见了单飞眼中的寒光,没来由的心中一寒,叫道:“不要,金子都……”
  金子都给你!
  尹老大从未想到过自己也有这般讨饶的时候,但在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下一刻送命的绝不是单飞,而是他。
  单飞眼中寒光不减,嘴唇动动,只说了两个字,“抱歉!”
  嗤!
  一物在单飞动嘴时早抢先一步刺入了尹老大的脖子右侧,带着鲜血从他脖子左侧透了出来。
  单飞爆退!
  钢刀终于砍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却离单飞有几尺之远。单飞退到暗处时,再没有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尹老大。
  尹老大踉跄退了几步,钢刀脱手而出,一手握住脖子,满是不信的望着单飞,鲜血顺着他的脖子肆意流淌而下,他想要低头去看究竟什么东西刺中了他,却看不清楚究竟,陡然用力一拔。
  有血水标出。
  尹老大摔倒在地,火折子终于落地,弹了几下,照着尹老大不瞑目的双眸,还有他手中的一只竹签。
  竹签尖尖。
  单飞冷然。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