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24节 诚意
    卖糕的,真的有鬼!
  
      单飞等看清楚眼前摆设的时候,只感觉头皮微有发麻,终于对自己的判断有了分困惑。
  
      前方只有四张摆放的几案,案子后应该是跪坐的草席,不过多数腐烂,四张几案正中,摆放着一个扁扁的箱子。
  
      除此之外,石室内空无一物。
  
      这在平时当然算是正常的摆放,可这里正常的摆放在单飞眼中看起来当然很是诡异,本来据他判断,这是座汉朝的砖室墓。
  
      古代的墓葬性质其实和现代都差不多。
  
      活得起你可以生前就建个好大的阴宅,活不起的你死了后连一平米只怕都买不起,古人占便宜的地方是不讲究的话,荒山野岭葬下去暂时不虞国土规划局立即刨你的坟,因此很多穷人死后多是简易的刨个坑装个薄木棺材、甚至卷个草席就能在野外埋掉。
  
      所谓的丧葬之礼是有钱人才能讲得起的。
  
      穷的饭都吃不起还能讲礼的只有孔圣人才做得到了,寻常老百姓不爆粗口已经是很有素养了。
  
      能建这种规模的砖室墓绝对算是豪富人家,单飞早预想到其中的棺椁规模甚至明器的数量。
  
      就算盗墓前辈下手黑一些,可总会漏下点什么的,棺椁就算被盗了,但总有点花花草草的供他捡捡吧?
  
      可单飞从来从来没有想到这里根本没有棺椁。
  
      这里就像活人住的地方了!
  
      有四个人?对座清谈?这是座活死人墓?
  
      单飞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微微叹口气,缓缓走近几案中间摆放的那个扁扁的箱子。箱子是合上的,可单飞没抱着箱子里会有什么的希望。
  
      就算以前有的话,前面的盗墓人绝对不会留下来不理的。
  
      乌青虽然害怕,但这里虽然阴森恐怖,可一直没什么危险,警惕之心慢慢也就淡了下来,走近单飞道:“单大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如果是方才,单飞当然嗤之以鼻,可到如今,他只能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种地方。
  
      略微看了箱子的结构,发现箱子黑漆漆的,不知道什么材料,用斧头在上面敲了下,当的一声大响。
  
      铜做的箱子?
  
      单飞听到回声皱了下眉头,不是因为箱子材质的坚硬,而是因为听回声,箱子里面好像不是空的。
  
      空器和实器的回声不同,单飞当然听得出来,看箱子没有上锁,单飞示意乌青退后两步,用斧刃插入合缝处,轻轻一掀。
  
      室中蓦地一阵晕黄。
  
      单飞微吸口凉气,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箱子——箱子里装的竟是满满的金条!
  
      金子被二人手上的火折子一照,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乌青见了,又惊又喜道:“单大哥,这么多金子?”他方才见到单飞给他的金条,都觉得是此生从未见过的一笔巨富,从未想到转瞬又会有一笔巨大的横财摆在他的面前。
  
      上前一步,乌青想要伸手去摸,就见单飞立在那里动也未动,终于缩回手来,低声道:“单大哥,眼下怎么办?”
  
      单飞突然握紧了手上的斧头。
  
      乌青见状骇了一跳,才要后退,就听单飞低声喝道:“谁?”
  
      单飞见到箱子里金子的那一刻,只有淡淡的惊喜,更多的却是警惕。金子诱人,可也要有命来花才行。
  
      墓室不像是墓室,前面盗墓的人没有道理留下这箱子的金子,他才自警惕,突然听到来时的方向传来一声轻响,立即戒心大起。
  
      石室内一阵静寂。
  
      只有两点火折子的光芒照着单飞、乌青的脸庞。
  
      许久的功夫,对面暗处才传来有分嘶哑又阴狠的声音,“留下箱子,然后滚出去!”
  
      乌青脸色一变,他虽认定这箱子金子是单飞的,自己并没有太多想法,但想到嘴的肉如何有吐出去的道理?
  
      单飞皱了下眉头,知道珠箔动人心,墓室竟然来了两伙盗墓贼,只怕不好收拾。他暗骂自己过于大意,这件事本应该晚上来做的,可他没想到这荒山野外竟然也有人接踵而至。
  
      心思飞转,单飞略作沉吟就道:“好,乌青,我们走。”
  
      他根本不理那箱极为诱人的金子,拉了乌青一把,就向前方走去,不过才走了两步,突止住了脚步,缓缓道:“你们让我们走,怎么不闪开点道路?”
  
      “你小子还想走吗?”又有一人冷笑道。
  
      单飞听那声音竟有些耳熟,心思微动,微笑道:“你们不要得利不饶人,我可是有来头的人。”
  
      “你他娘的就是个家奴,有什么来头?”那人立即反驳道。
  
      单飞静了片刻,缓缓道:“尹老大,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得了黄金,还想杀了我们两个不成?”
  
      “你怎么……”那人失声说了三个字,戛然而止。
  
      半晌的功夫,尹老大声音从暗中传了过来,“你小子够机灵。”
  
      单飞心道都是倒霉催的,怎么会在这里碰到这伙儿冤家?他一听对手竟然知道他的身份,立即感觉最先那人是刻意压哑了声音,对方是认识他的,故意隐瞒身份?
  
      对手不让开道路,那就是抱着斩尽杀绝的心思!
  
      谁和他有这种仇恨?那只怕就是尹老大和熊耳他们,他片刻之间推出这些,随口一诈,熊耳沉不住气,果然露出底细。
  
      “尹老大倒是好耐性,一直跟着我到了这里。”单飞叹口气道。
  
      “要不是跟着你到这里,我们倒也发现不了这个地方。”尹老大悠悠笑道,难掩内心的得意。
  
      他在单飞手上输了一局,心中当然不甘,只是碍于集市之中,单飞怎么说又有曹府的背景,倒真的不敢对单飞如何。
  
      不过他毕竟是城南地头蛇,很快发现单飞的去处,见单飞带着乌青出了城,一直向山那面走去,虽不明白单飞做什么,但立即带着熊耳、熊达两个死忠跟着。
  
      尹老大不是个肯吃亏的人,暗想在城外做掉单飞,人不知鬼不觉,曹府无论如何都查不到他的头上。
  
      不过他终究好奇单飞上山做什么,因此一路缀着隐而不发。
  
      单飞只顾着找墓室,留意着墓室内的动静,倒没想到有三个阴魂不散的跟着。
  
      尹老大进了这里,望见一箱子黄金闪闪,当然心中狂喜,不想还有这大的收获。据他粗略估计,这箱金子几百金绝对是有的,如果折算成铜钱,那恐怕就是近万贯钱财。
  
      这是一笔谁都想不到的横财!
  
      尹老大本来就想除去单飞,见到金子时当然意志更坚,不过他本想悄然的干掉单飞,没想到才掩上几步就被单飞发现,索性假装路人,逼单飞退出。
  
      他当然不会让单飞出去,只想等单飞挣扎反抗或者靠近时杀了单飞,没想到单飞也是警觉,竟然察觉了他的心思。
  
      不过尹老大丝毫不怕,单飞在明处他在暗处,更何况他带了两个亡命的手下,三把刀若还解决不了一个带斧头的家奴,一个砍柴的樵夫,那他尹老大也就不用在城南混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单飞微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以前得罪了尹老大,可那不过二十贯钱,这里的金子足够弥补了。这样吧,你放了我和乌青,我保证不将这件事说出去,也绝不会报仇了。”
  
      “谁信你小子!”熊耳见占尽了优势,大声道,“尹老大,不要和他废话了。”
  
      “别的。”尹老大叹口气,“他毕竟是曹府的人,再说也帮我们得到了这笔金子,能放人一条活路还是放吧。”
  
      “老大。”熊耳有些不解。
  
      熊达闷声闷气道:“你听老大说完。”
  
      尹老大优势在握,悠闲道:“是啊,先听我把话说完。单兄弟,你说的也对,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既然都这样了,我再要你的性命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对于你的保证,我还想看到点诚意才行。”
  
      “你要什么诚意?”单飞有些惊喜道。
  
      尹老大很满意单飞的口气,淡淡道:“你斩了一只手,我就放你和你的同伙出去。”
  
      “那乌青用不用斩手?”单飞口气中有分犹豫。
  
      “单大哥!”乌青急叫道,他一直听着单飞和尹老大他们谈判,知道己方处于很不利的局面,听到单飞为他考虑竟然要斩手,忍不住拦阻。
  
      要拼命就拼命,不能斩手。
  
      谁的都不行!
  
      单飞脸色有分冷峻,寒声道:“乌青,你把火折子给我。”
  
      乌青一怔,将手上的火折子递给了单飞,两点火折子的光亮下,单飞脸色多少有分惨然,“尹老大,这火折子你们留下用吧。”
  
      “你倒是好心。”尹老大不由笑道。
  
      “火折子会不会有问题?”熊达低声回了句,他和熊耳是兄弟,但熊耳脾气暴躁,他块头虽大,却有点心眼。
  
      尹老大摆摆手,心道老子一等单飞剁手就立即干掉他,管它有什么问题。他当然不会放单飞活路,只知道很多人的软弱怕死,面对强权都是抱有幻想,多是苦苦哀求以图留下活命,单飞断手后更是没有反抗的力气,那他尹老大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单飞两只火折子在手,吹了口气,鼓起了火折子的光亮,叹口气道:“乌青,我剁手后,你……”
  
      “不行。”乌青咬牙道:“单大哥,不能剁。”
  
      单飞突然笑了下,淡然道:“不剁手那还不……动手!”他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只有乌青才能听到。
  
      石室蓦地陷入了黑暗。
  
      众人均惊。
  
      方才两根火折子燃着,不过两根烟头闪烁的光亮,可毕竟如暗夜明星,极为醒目,光亮倏灭,由明到暗的落差任凭谁都适应不过来。
  
      熊耳心中一惊,大声道:“别让他们跑了!”他话音未落,就见暗夜中突然又现出了两点光亮,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一点飞到他们的头顶,一点到了他的面前。
  
      “给你们我的诚意。”单飞话才出,斧头也跟着那火折子扔了出去。
  
      刷!
  
      咔嚓!
  
      闷响后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火折子半空中燃着黑暗的面纱,星星点点的闪耀照着熊耳惊骇欲绝的一张脸。
  
      那斧头正砍在他的胸口。
  
      血光四溅!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