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5节 架梁子

  少女本自绝望,却从没有想到过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竟然没对她的无礼不满,反倒有帮助她的意思。
  心中涌出些希望,可更多的却是绝望,见单飞只是静静的等着她的答案,少女终于又无力的顿了下来,喃喃道:“没用的,谁都劝不了我大哥了。他无可救药的。”
  单飞笑笑,缓缓走过来,在铁匠铺内的熔炉旁席地坐下来,伸手摸了下熔炉,冰凉一片。见少女只是失魂落魄的蹲在那里,单飞问道:“你大哥叫什么名字?”
  “王大锤。”少女回道。
  “你呢?”单飞又问。
  少女楞了下,抬头看了单飞一眼,没有从中看出半点戏谑之意,半晌才低声道:“我叫莲花。”
  “这铁匠铺是你父亲传下来的?”单飞不紧不慢道。
  莲花“嗯”了声,咬下嘴唇道:“家父过世有一段时间了。”
  “你大哥打铁技艺看起来并不算好。”单飞扫了一眼周围一些简单的农具。
  “你!”
  莲花霍然站起,怒视单飞,显然对这句话很不爱听,只是见单飞仍在微笑的看着她,笑容中并没有什么嘲笑,颓然道:“这里的人都这么说。父亲在时,大哥只想做点轰轰烈烈的事情,从来没想到过打铁。”
  “不过令尊过世后,家中没有了生计,你大哥没干成什么大事,只好重回铁匠铺?”单飞反问道。
  莲花诧异的看了单飞一眼,暗想你怎么知道?
  单飞却一点奇怪都没有,阳光底下无新事,无论古中今外,很多事情看起来不外如是,胸怀大志的闯荡,灰头土脸的回转。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你还有个弟弟?”单飞继续问道。
  莲花诧异之色更浓,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家的事情?”
  “猜的。”单飞哑然失笑道,伸手一指案板上摆放的木刻的小老虎还有竹制的小刀,“这个总不是你兄妹在玩了?男孩子才玩这些东西。”
  莲花惊奇这少年的观察入微,不想单飞自幼考古世家出身,若论眼力判断,那绝对是此中高手,不然当初也不会很快就辨别出那七件古物的朝代。
  “小弟叫虎头,他想读书。”莲花喏喏道。
  “你大哥再回铁匠铺,也是为了小弟读书?”单飞沉吟道。
  莲花眼圈一红,“是啊,家里就靠他来支撑,本来辛苦的给小弟攒了点学费,可是……”眼泪又流了下来,莲花抽泣道:“这钱却被大哥拿走了,铁又不打,他一定、一定又去赌了!”
  她说到这里又是伤心又是绝望,家人若还努力,无论再苦再累,总还有分希望,但失去希望的一个家,还有什么期待?
  单飞叹口气,不等再说什么,就听铁匠铺门一声大响,一个汉子闯了进来,那汉子粗看身上肌肉虬结,很有分雄壮的样子,只是看其长相,却不过是和单飞仿佛的少年。
  “大哥。”莲花叫道,“你……把钱拿到哪里去了?”
  那少年当然就是王大锤,一进铺子见到莲花立即道:“莲花,我们赶快走。”他一把抓住妹妹就向外冲去,莲花用力挣脱道:“往哪走?今天炉子都没起火,一文钱都没赚,回去喝西北风吗?”
  “别管这些。”王大锤有些慌张,急声道:“小弟呢?还在荀先生那里旁听吗?你快带我去找他。”
  “你又输了是不是?”莲花对这个大哥知根知底,咬牙道:“你究竟输了多少……”
  王大锤不等回答之际,就听铺门外一人怪里怪气道:“这次他输的就算卖了铁匠铺都还不了这个债了。”
  莲花骇然失色,王大锤一听那声音,身躯震了下,缓缓松开了妹妹,却是握紧了拳头。
  单飞一旁见了暗自叹气,见门口站着三人,为首那个长张马脸,要是演反派绝对是本色演出,马脸左右站着两个汉子,一高一矮,抱着膀子都和门板一样的挡在那里,腰间都是插着把短刀。
  “怎么的,输了想跑路吗?”马脸上前一步,斜睨单飞一眼,搞不懂这人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但显然没把单飞放在心上。
  “不是。尹老大。”王大锤嘴角抽搐下,“我想……带妹妹……去借钱还你。”
  “你究竟输了多少?”莲花一把抓住大哥,发疯的摇着。
  “一边去。”王大锤一挥手,挣开了妹妹的撕扯,莲花脚步踉跄,一头差点撞在溶炉上,却被单飞伸手扶住。
  额头有些冒汗,王大锤知道这个尹老大心狠手辣,故作镇静道:“尹老大,你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把钱借到还给你。你要是不信我,这铁匠铺不还在吗?”
  “什么样的铁匠铺能值二十贯钱?”尹老大笑了起来。
  莲花本还要询问,一听这句话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失声惊呼道:“你怎么会输了二十贯钱?”
  她一天给人缝缝补补,洗洗衣裳不过赚得几文钱,供家里吃饱都很困难,二十贯钱对她来说,完全是个天文数字,这辈子只怕都难以赚到。
  王大锤脸色也有分惨白,许久才道:“尹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还……我去借钱,我去卖身,也一定还你。”
  “你他娘的又值几个钱。一个刀都不会打的废物。”尹老大嘲笑道:“老子看得起你才和你赌一次,如今再给你个机会,你去借钱,把你妹妹加上这铁匠铺卖了抵个十贯钱。”
  他话未落地,莲花已软软倒在地上。
  尹老大半点同情没有,淡淡又道:“剩下的十贯钱,你抓紧时间去借,不然老子说不定把她卖给如仙楼……”
  “你……”王大锤上前一步,旁边那高个的汉子已经双臂一抱拦在他面前,冷笑道:“你要干什么?”王大锤虽壮,可那汉子显然更壮,手摸腰间的刀柄冷笑不语。
  王大锤心中一寒,知道尹老大在城南很有点势力,手下更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那矮个的汉子已经向莲花走去,一把向她胸口抓去道:“跟爷们走吧。”
  莲花坐在地上无力站起,手撑着地面连连退后,那矮个汉子再上前一步就要抓去时,就听王大锤怒吼一声,反身就要冲过来。
  不想那高个壮汉早有准备,只是一横腿,早就轻巧的将王大锤绊倒在地。
  眼看矮个汉子就要抓住莲花的肩头,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将莲花扯到了身后。
  众人都是一怔。
  出手那人当然就是单飞。
  单飞面带微笑,看着眼中寒光闪现的尹老大道:“尹老大是吧?不用急,不就是二十贯嘛,多大的一个事儿,何必动手动脚,这样吧,我替王大锤还好了。”
  ---------回个书友的帖子
  有书友对墨武说的有关医生的言论有些不满,在此墨武强调下——墨武说的只是有些黑医。
  任何行业当然都避免不了有些问题,古今都是一样,古代有华佗张仲景,也有根本误人性命的庸医。
  如果你是一名医生,问心无愧的开药、治病、智者仁心,收费透明,我们会为你们点赞的。至于别的,非我们左右,只问本心即可。
  好医生一定会被百姓铭记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