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六章 万物之生,死亡之序
    天崩地灭,万物皆陨!
  
      以“役魔阵”牵动天地人三才一体,凝聚数千武者之力化作“万象尽灭”的一击,这一着单论威力或许已不下于仙级高手的全力一击。』
  
      但其毕竟不是仙级高手,空有仙级高手的出力,却无相匹配的境界。
  
      真正的仙级高手一旦出手,神元锁定之下,如非同级高手,连逃避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而玄鬼宗的万象尽灭却无法将王动完全锁定,更因结成役魔阵失却了灵活性,他若抽身闪退的话,最终能落到身上的力量至多十之二、三。
  
      王动没有退。
  
      他非但半步不退,反而足踏虚空,迎着玄鬼宗阵营迈了出去。
  
      了解仙人的出力,还能有比现在更恰当的时机么?
  
      王动双掌拢聚,结成佛陀之印,倏忽之间面目变得模糊而古拙,失去了一切凡人特征,仿佛化成了一尊古佛,以神圣之姿谪落红尘,镇压一切妖魔邪祟。
  
      所有人都恍惚间看到这尊神圣一手执金锡,振开地狱之门,一掌托举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智慧音里,吉祥云中,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
  
      大慈大愿,大圣大慈!
  
      “太初——大日如来真经,地藏印!六道众生,遣令度脱!”
  
      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戾气,魔念乃至幽骨林内弥散的瘴气,毒雾,冲摄九霄的恶念怨气,煞气劫力等等有形无形之气汹涌而来,尽皆被王动地藏印吞没进去,苍穹轰然震颤,漫天千百夜叉,无量计数的厉鬼咆哮哀嚎,一印击出!
  
      近仙之招地藏印以及足可媲美仙人之力的万象尽灭,于电光火石之间碰撞在了一起,顷刻之间仿佛天地大冲撞,地面上卷起天灾般的暴风,地皮被一层一层的刮起,如同海啸中的汪洋大海,大地波浪般起伏不定,一重接一重泥土朝天拔升而起,遮天蔽日!
  
      天地之间飞沙走石,大地剧烈震颤,哀嚎遍野,世间犹如迎来了末日。
  
      猎魅,残凶,凋命这玄鬼宗三大战将口中鲜血狂吐,面色惨然如金纸,而数千名玄鬼宗武者亦遭受到了酷烈的反噬,直接就有近千名修为弱者筋骨寸寸断裂,在众人面前销融成了一滩血水,其余人等亦是受伤不轻。
  
      王动看起来更加惨烈,整个人经脉筋骨都被震裂,鲜血狂涌而出,好似化成了一个血人,两只手被震成了数截,只以皮肉牵连着,将断未断。
  
      等到他“嘭”的一声砸落地面时,两只手终于断裂开来。
  
      “主上!”魔血门一方惊呼连起,呼吸间就有十数道身影风驰电掣般奔来,当先两人更是大宗师这一级数的高手。
  
      十数人面泛忧虑之色,好似忠心耿耿,双目中却精芒爆闪,等到接近王动十丈范围时,突然杀手锏齐出。
  
      “噗!”
  
      地上断裂跌落的两只手掌突然电射而起,如若有灵,在两位大宗师级高手尚未来得及反应间,一只手掌自一人背心洞穿,“砰”的一声捏爆了心脏,一只手掌则倏地来到第二人脖颈处,咔嚓!疾电般扭断了此人的脖子。
  
      “噗!”“噗!”“噗!”
  
      其余残肢断臂也都尽数飞起,如同飞剑穿梭,浮光掠影,瞬息之间来回肆虐,将另外十数名高手斩杀殆尽。
  
      王动人立而起,神色无悲无喜,身上沾染的鲜血倒流,伤口飞愈合,断臂飞回,手掌衔接而起,如同时光回溯般,除了身上衣衫破碎外,谁也无法想象先前他曾受到过那般严重的伤势。
  
      “这是什么魔功?!”
  
      所有人全都看得毛骨悚然,心底寒气直冒,饶是这方天地邪魔左道猖獗,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仍感心惊胆颤。
  
      四方谷主,天心门主对视一眼,俩人额头冷汗涔涔落下,心脏嘭嘭乱跳,心头骇然,无比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选择出手。
  
      王动身形纵掠,闪电般穿过幽骨林,来至苍莽群山之巅,将“九荒”魔剑摄入掌中。
  
      神荒门一众高手已然见识了他的威势,纷纷垂下头去当鸵鸟,敢怒不敢言,任凭他带着魔剑离去。
  
      呼吸间返回原地,王动目光又扫向猎魅,凋命,残凶三人,轻挥手道:“将他们都抓起来,带回总坛……嗯?!”
  
      一语未毕,他神色微动,朝天望去,原本扬起的沙尘泥土似被一股无形压力压下,簌簌跌落。
  
      苍穹风云变色,墨云翻滚,漫天电弧绽裂,无形之气场袭卷四方,天幕都好似低垂了几分,朝着众生压迫而下。
  
      紧接着一道不似人类的声音自高天响起:“错了,你什么也带不走,无论是人还是魔剑!”
  
      “轰”的一声,墨云激荡的中心,一圈巨大的黑色涟漪炸开,电光火弧缭绕腾升,划破长空,似有魔神入世而来。
  
      猎魅,残凶,凋命等玄鬼宗之人,但凡还有着清醒意识的,在听到这道声音响起时,不论身受何等严重的伤势,尽皆俯拜伏。
  
      “魔神”自高天而降,声音却恍似在每个人心头响起,宣告着他的威严与意志:“万物之生,死亡之序,奉吾则功上枯骨,逆吾则剑下亡魂,寒刃之前,唯此二道!”
  
      一足顿地,立时引起了滔天巨响,大地仿佛被雷霆连绵轰击一般,剧烈震颤,无形气浪朝外袭卷,掀起惊涛骇浪。
  
      “森罗枯骨,蔑天骸!”王动却在风暴中心屹立不动,神情淡然道。
  
      蔑天骸黑如瀑布般飞泻,黑袍垂落于地,却不沾染点滴尘埃,面目被一张鬼脸面具所覆盖,唯余一双不带丝毫人类情感的眼睛看着王动:“既知我名,就当该知晓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好了,交出来吧!”
  
      王动目光垂下,凝注在九荒魔剑上,油然道:“早闻森罗枯骨乃是东离剑道无双的高手,今日一见却令我失望得很,你若要这柄魔剑,就不该说什么废话,直接以剑来说话吧!”
  
      蔑天骸出一把长笑,忽然揭下了脸上鬼脸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他的容貌与壁画中的某些邪神颇为相似,带着人类言语,笔墨无法形容的俊美与妖冶,其唇角微微掀起一抹哂意道:“以言语劝说,是我对你等的仁慈,若以剑说话,对我来说毫无差别,但对你等来说却有天壤之别吧!”
  
      “砰”的一声,蔑天骸掌中鬼脸面具炸成了一团光火,漫天散开!(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