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五章 初来乍到

  身形一闪,王动出现在一间破旧的老屋子里,墙壁裂开了许多条小缝,屋子外的寒风透了进来,王动顿时打了个寒颤,他虽说内力小有所成,可离得寒暑不侵的境界却相差甚远,当下就是一皱眉头:“真倒霉,竟然是寒冬腊月。”
  “而且,似乎跟想象的不一样,并不是意识降临,而是真身穿越。”
  王动踱了几步,冷得倒抽凉气,打量着这屋子,破破烂烂,简直是一贫如洗,地上倒是丢了个药箱,一旁的炕上躺着一人,身体都蜷缩在被子里,睡得跟死猪似的。
  王动来回踱了几步,冷得受不了,见炕头上搁了一件棉大衣,虽有些破旧,这时候也不嫌弃,拿过来就套在了身上,总算抵御了些许严寒。
  “啊!你……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炕上的人惊醒了过来,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吃惊的望着王动。
  “借你一件衣服而已,别那么小气。”
  此时看清了王动的样子,竟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中年人那里肯依,跳下炕就要上前来厮打,一只粗糙的手掌抓来,“那里来的小兔崽子,敢在阎爷这里来打秋风?”
  王动闪身避开,运起内力,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这自称“阎爷”的中年顿时背脊一弯,痛呼一声,踉跄着往后栽倒,王动大步上前,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闭嘴!”
  “阎爷”立即强行抑制住了呼声,好似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以哀求的目光看了过来。
  王动冷冷看了他一眼,松开手来,突然之间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他抛开了许许多多的世俗束缚。
  “小爷饶命,小爷饶命……。”“阎爷”连连磕头讨饶,脸上蕴着惧意。
  王动挥了挥手道:“别叫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就行。”
  “是,小爷请问。”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小爷的话,这里是安平镇,属于直隶沧州府辖下,小的阎基,是镇上的跌打医生……。”这阎基虽觉得王动问得古怪,仍是老老实实回答了。
  “没问你是谁!”王动截断道,却不由得多看了这阎基一眼,这名字似乎有点印象?难道是剧情人物?!
  就凭这货,不可能吧?王动不确定的摇了摇头,《书剑恩仇录》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说,描写清朝乾隆年间,江南武林帮会红花会,以总舵主陈家洛为首为了反清复明,而与清廷周旋奋战的故事,可惜王动并没有读过,就这一知半解还是断断续续看了些改编得不成模样的电影,连续剧了解到的,至于其是否真实,就有待考量了。
  忽听得“澎澎澎”一阵响,有人用力打门,大叫:“大夫,大夫!”
  王动听出这来人是关西口音,眉头一皱,朝阎基低声道:“你去开门。”
  阎基抹了额间一把冷汗,正要去开门,忽听一声:“慢着。”他动作不由一顿。
  王动看了看阎基,目光却注视着他的头上:“将你的帽子给我。”却是王动忽的想到,现在这个时代正是满清鞑子肆虐,全国推行那金钱鼠尾,“留发不留头”,他若是就这般走出去,怕是很快就会被当作红花会的人给抓起来拷问。
  阎基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莫不是红花会的反贼吧?”目光陡然一变,心中更是惴惴难安,他不敢争辩,只得脱了帽子。
  王动戴了帽子,将头发遮得严严实实,看到阎基异样的神色,冷笑道:“敢乱说话,我捏死你。”啪!内力暗运,一脚踩在地上,再移开来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浅坑。
  “小的不敢,不敢!”阎基连连摇头。
  “不敢最好,希望你别耍花样,去开门。”王动淡淡道。
  屋外敲门声更响,阎基唯唯诺诺拔开门闩,砰的一响,大门就给人用力推开,若不是他闪得快,额角准较给大门撞起一个老大瘤子。
  只见火光一幌,一条汉子手执火把,撞了进来,叫道:“大夫,请你快去。”
  阎基看了王动一眼,见后者冷眼旁观,并不说话,当下问道:“什么事?老兄是谁?”
  那汉子道:“有人生了急病!”他忽然看见站在一旁的王动,随口问道:“他是何人?”
  “我是他的姥爷。”王动指了指阎基,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汉子几眼,见其身材壮硕,透着精干气息,手掌粗大,生有硬茧,立即知道这不是什么普通人。
  汉子惊咦一声,看着王动奇道:“你一个少年郎,怎么当他的姥爷?”
  “我辈份足够大就行了。”王动笑了笑。
  汉子也就是随口一问,当下左手一挥,当的一响,在桌上丢了一锭大银。
  这锭银子足足有二十两重,阎基在乡下给人医病,总是几十文几百文的医金,那里见过一出手就是二十两一只大元宝的?心中又惊又喜,刚想收了银子,却见王动直勾勾的盯着他,一面心中暗骂,一边谄笑着将银锭呈了上来,“这银锭还是请小……姥爷保管吧。”他倒是识时务。
  “乖孙子。”王动收下银锭,将其揣在怀里,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那汉子不住口的催促。
  阎基唯一一件棉大衣被王动穿了,只得套上一件单衣,一手挽了药箱,忍着寒冷出了门,那汉子拉了他的手疾步而行,王动怕阎基乱说话,自是随后跟了上去。
  王动一面紧随其后,一边抬头注意着上方,在距离他头顶八九米高处,悬浮着一扇只有他才能看得见的青铜门,门上有着一行浮体数字,是一个七位数,同样在进行着倒数计时,最初之时,那个数字是“2592000”,以一天86400秒来说,王动默一计算,暗忖道:“原来如此,即是说我可以在这个世界停留一个月么?!”
  不一会儿,王动等人走进了平安客店。
  那是镇上只此一家的客店,专供来往北京的驴夫脚夫住宿,地方虽不算小,可是又黑又脏。
  客栈大堂上烛火点得明亮晃地,坐着四五个汉子,身上带着兵刃,此时却都是一脸焦急的等待,拉着阎基的那汉子率先进入店堂,立即叫道:“大夫来啦!”顿时各人脸现喜色,拥着阎基走进了东厢房。
  王动跟进去一看,不由得一皱眉,只见炕上并排躺着四个人,都是满身血污,有的脸上受到刀砍,有的手臂被斩去一截。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