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师兄 > 887.人参果树叶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燕赵歌手里已经枯萎的叶子,一般人认不出其来历。
  
  因为已经是近乎神话传说一般的存在。
  
  传说中,有一种神奇的果树,乃天地生成的灵根。
  
  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方得成熟。
  
  短头一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果子。
  
  有缘的,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结出的果子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
  
  此果,名为人参果,西游传说中颇为有名的灵果。
  
  果树的主人,乃是传说中的地仙之祖,只敬天地,不拜三清,与世同君的镇元子。
  
  说是只敬天地,但其实只敬天道,加上“地”,是取个天地和谐之意。
  
  换言之,在这位大牛眼里,“天”当得起他的香火敬拜,“地”当不起。
  
  公正的说,这位镇元大仙,在整个道门历史上,也确实是有数的顶尖大牛之一,真正的神话巨擘。
  
  不过,他和人参果树,已经很久不现世,便是大破灭前,也已经多年不曾有过音讯,完全近乎神话传说里的人物。
  
  镇元子当年的洞府道场五庄观,虽然还在,但只有少数门人。
  
  一场大破灭后,已经彻底不见踪影,如今的界上界中人也不好确定,五庄观是否还存在。
  
  不过,现在的界上界,一位顶尖大人物的根底,便是源于镇元子的部分传承。
  
  是真正的嫡传,还是发掘遗迹传承做了隔世传人,无人知晓。
  
  这位大人物,便是五帝之一的乾元大帝。
  
  虽然不是得了镇元子全部真传,但也叱咤天下,堪与锦帝等人并列。
  
  燕赵歌见了石道人摆下的大衍乾坤阵,就觉得其中有几分五庄观传承的路数。
  
  只是五庄观传承比较特殊,当年的天庭神宫藏书阁里记载有限,所以燕赵歌不敢立即肯定。
  
  但现在从石道人的行囊里找到这一片枯萎的人参果树叶子,燕赵歌便再无疑问。
  
  授意玄文王、石道人、升灵子等人来到皇笳海,摆下承天效法阵,寻找后土皇地祇的人,正是乾元大帝。
  
  也难怪东南至尊先前默许了对方的行动。
  
  “能走到那个境界的人物,果然都积累深厚,实力强大呀。”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道:“有这事儿之前,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这位大帝,除了五庄观传承以外,还有玉清嫡传的宙光天书。”
  
  他手里出现一方金属古印,呈长条形,四棱柱,仿佛一柄短剑,但是没有剑锋剑尖。
  
  短剑顶端,是削平的,镌刻出一方印章,纹路古朴而又玄妙。
  
  正是得自升灵子之手的上品圣兵,光阴剑印。
  
  剑形古印中,传出荒凉古老的气息,仿佛穿越万古,绵延至今。
  
  燕赵歌微微一笑。
  
  有无极天书,有此前得到的宙光天书残篇,此刻再得这光阴剑印,他有很大把握推导出完整的宙光天书。
  
  虽然其中肯定会融入乾元大帝和升灵子的个人见解,不复原始纯粹,但也已经足够。
  
  修练过程中,燕赵歌可以借助无极天书慢慢微调。
  
  不过光阴剑印到底是上品圣兵,其中更还残存武圣八重,仙桥中期境界强者升灵子的剑意。
  
  想要将之收服炼化,然后提取其中力量意境,还需要花些时间,费些手脚。
  
  不过燕赵歌并不着急。
  
  收起光阴剑印,他的视线重新落在那片枯萎的人参果树叶子上:“可惜,生机断绝啊……”
  
  人生果树,天地灵种,其中生蕴灵力,在诸天宝树里数一数二。
  
  但反过来,它的生机如果断绝了,那也是神仙难救。
  
  燕赵歌手里这是一片落叶,且已经枯萎,虽然他手头有生生造化天书,但一时间也没什么思路。
  
  索性先将落叶收好,燕赵歌继续琢磨其他收获。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的关立德,囊中匮乏,格外的穷。
  
  这让燕赵歌不由得有些纳闷。
  
  以关立德的修为地位,在界上界打拼这么多年,即便是随身行囊,也该很丰富才对。
  
  但现在看来,简直比武圣七重的顾章、贺东成他们还要穷。
  
  浑身上下,除了上品圣兵晨星元阳冠和几件随身的中品圣兵以外,再无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让燕赵歌大为失望。
  
  “传闻中,关立德虽然独来独往,但也有传人弟子。”
  
  燕赵歌若有所思:“他几次到皇笳海来,都是自己亲自上阵,却不见弟子随从,看来他的弟子随从,是在替他做某些事情,比方说,看护丹炉,或者帮忙布阵炼器什么的。”
  
  如此一来,关立德倒是有可能在筹谋一件重宝。
  
  他之前的积蓄,或许大都花费在这件东西上。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就冲关立德趁火打劫,给广乘山添了许多危险,以燕赵歌的想法,干掉他都不算完事,更要回敬一番,打上关立德家门去。
  
  不过在关立德本人已死的情况下,东南至尊多半要回护一下他的后人。
  
  死者已矣,东南至尊对关立德再不满,也都结束了,这时候反而会是那点故人情分更起作用。
  
  燕赵歌对此倒也理解,耸耸肩膀,心思转到了其他事情上。
  
  “升灵子、石道人、玄成王当初离开皇笳海,应该是乾元大帝又有新的差事派给他们,会是什么呢?”燕赵歌心里琢磨:“这位大帝想法很多啊。”
  
  燕赵歌脑海中虽然转着诸多心思,但也并不仅仅是在整理这次大战的收获。
  
  他在这次获取的各种宝物里挑挑拣拣,完善自己的一个构思。
  
  那就是,如何彻底轰垮一条天壁之伤。
  
  不是开玩笑,燕赵歌是确实在很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仿佛在证明燕赵歌思考这个问题的必要性,从边境很快传回一个消息。
  
  在并没有落入明显劣势的情况下,南方炎天境那边的攻势,反而放缓了。
  
  放缓,并不是退却。
  
  相反,在放缓之后,他们有朝着两翼纵深前进的意思。
  
  仿佛在为某个存在,让开中央战场的同时,准备大规模侵入东南阳天境。
  
  燕赵歌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南方至尊庄深,要亲自出手了。(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