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师兄 > 56.红颜凋零
    林玉芍仰天躺在地上,呆呆望着湛蓝的天空。【全文字阅读】.?`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
  
      但她一袭如雪白衣,此刻却沾满尘埃,跌落地面,变得黯淡。
  
      胸腹间一个巨大的伤口,不见鲜血流出,而是一片乌黑,形同烈焰烧过后的焦炭。
  
      少女的生机已经完全断绝。
  
      弥留之际,眼前再次浮现方才的场面,耳边仿佛还回响着那狂怒的声音。
  
      “他们说你重伤了蓝师弟,到底为什么,生了什么?”
  
      “燕赵歌那狗贼三番四次害我,蓝文言是他手下走狗,我留他一命,已经是手下留情!”
  
      “这其中应该是有误会,我们一起回山跟宗门长辈解释清楚……”
  
      “现在回山,我形同自投罗网,你想我死在燕赵歌狗父子手里吗?”
  
      “我只是……”
  
      “最后一次问你,你跟我走,还是回去找燕赵歌?”
  
      “叶景,你冷静些,我几次与燕师兄交谈,他无心针对你,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不在我这边,就是在燕赵歌那边,在燕赵歌那边的人,便是我的敌人!”
  
      直到此刻,林玉芍目光中的惊愕诧异都还没有彻底散去。??`
  
      此前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久别之后的意外重逢,最终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林玉芍的目光渐渐涣散,脸上反而流露出释然的神情。
  
      “从我随燕师兄回广乘山那一刻起,或许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果?”
  
      “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这一日,红颜尚未真正绽放光彩,便即凋零。
  
      …………
  
      东唐国临渊城外,靠近镇龙渊和鹿辽山脉的荒野中,一个老者负手而立。
  
      “林玉芍?”老者转头看向身后之人:“老夫记得,是那和燕赵歌、叶景有纠葛的女弟子吧?”
  
      老者正是广乘山在东唐国的主事长老,严旭。
  
      他身后武者点点头:“不错,也是个蛮出色的年轻弟子,可惜现的时候,已经死亡,没办法救活了。”
  
      “能看出来是谁下的手吗?”
  
      “无法确定具体目标,只能判断对方修练了蕴含极强烈火劲的武道。”
  
      严旭问道:“她来东唐,是寻燕赵歌,还是寻叶景?”
  
      那武者摇头说道:“这个属下无法确定,不过多半是为了燕赵歌。???.?`”
  
      “据属下所知,她在来东唐的路上,已经知道叶景自镇龙渊中生还的消息。”
  
      “更何况她之前毕竟跟了燕赵歌,明智的话,应该和那叶景保持距离。”
  
      “此前叶景生死不明,关心一下倒没什么,现在既然知道叶景未死,仍然来东唐,想来就该是为了燕赵歌了。”
  
      这武者说到这里,稍微犹豫了一下。
  
      严旭淡淡问道:“怎么?”
  
      那武者答道:“是一些未经证实的传言,听说燕赵歌来东唐之后,和本门另一个女弟子司空晴走得比较近。”
  
      “林玉芍会不会是感到自己地位受到威胁了?毕竟,她和燕赵歌并未婚配,年轻人吗,心思有些变动,也正常。”
  
      严旭闻言,沉默不语,半晌后才开口:“带老夫去看看那女弟子的尸身。”
  
      看着林玉芍胸腹间的伤口,严旭久久沉默,突然伸出自己的手掌。
  
      他掌心一片赤紫,罡气升腾之间,仿佛凝聚一团真实的紫色火焰。
  
      正是广乘山嫡传武道,太上八极之一的兜率掌。
  
      严旭面无表情,一掌印在林玉芍的伤口处。
  
      少女的尸身微微震动一下,身体表面紫光一闪即逝。
  
      严旭收回手掌,转头看那武者。
  
      “燕赵歌也修习过兜率掌……”那武者心头一跳,垂说道:“属下现林玉芍时,她已身亡,不知何人下手,但林玉芍却是死于本门兜率掌之下,想来行凶者范围有限,属下这就去查证。”
  
      严旭淡淡点头:“仔细查查,这林玉芍虽然还是白衣弟子,但毕竟是本门传人,岂能死得不明不白?”
  
      “此外,在现这女娃子尸体的地方,向着四周仔细寻找,或许会有那叶景的下落。”
  
      “找不到便罢了,找到了不要声张,直接带来见我,有什么痕迹,当场清理,别给其他人留下线索。”
  
      他属下武者心中微动,躬身答道:“是。”
  
      …………
  
      鹿辽山脉中,燕赵歌一行人,踏上返程之路。
  
      燕赵歌一边走,心中一边在思索,通过赵元、赵昊等人得来的信息。
  
      “不仅仅在天东洲有据点,在天北洲也有据点……”燕赵歌心里盘算:“那是不是说明,鬼斧老人韩盛之外,这个势力还有其他大宗师境界的强者?”
  
      “如果在天北洲也有个类似韩盛的大宗师做领头人,那么这个势力是韩盛几人抱团联手,还是他们顶上仍有更高领袖?”
  
      燕赵歌砸吧一下嘴:“天东洲和天北洲有他们的人,其他地方呢?”
  
      “天域之外有没有?”
  
      燕赵歌的眼睛稍微眯缝了一下:“天东洲有镇龙渊,天北洲有沧暗河,都是自地狱延伸出来的……”
  
      “鬼斧老人搞事,立足于镇龙渊,这个势力其他人如果有行动,只怕也都和地狱有关系。”
  
      燕赵歌直觉感到有些不好。
  
      大破灭之后的八极大世界,影响最大,改变世界格局的几件大事,当其冲便是地域异变为地狱,以及炎魔大世界入侵。
  
      也难怪事情一涉及地狱,就触动所有人的敏感神经。
  
      “不过还好,暗中活动暴露之后,再想要抓线索就容易许多。”燕赵歌一边想着,视线一边转移到了人群中的赵昊身上。
  
      “怎么处理他呢?嗯,不管怎么说,要先和赵世伯通个气。”燕赵歌撇撇嘴,不管是自家老爹,还是二师伯,都不可能乐意看到一个对广乘山有敌意的皇子成为东唐太子,乃至于未来新一任东唐国主。
  
      正思索间,一个黑衣武者靠近,汇报道:“公子,有急信。”
  
      燕赵歌挑了挑眉:“怎么,找到叶景了?”
  
      对方摇摇头,轻声说道:“临渊城那边有消息,林玉芍林姑娘,被人杀了。”
  
      “啥?”燕赵歌一时间,只感到荒谬绝伦。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