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师兄 > 34.叶景重现
    PS:今日还是三更!晚上十二点过后还有一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支持!谢谢大家!
  
      萧升被燕赵歌挫退,旁边一众广乘山弟子,此刻都一脸憧憬的看着燕赵歌。看>书>阁>最新更新
  
      短短时间内,先胜晁元龙,再挫萧升,燕赵歌在年轻一代武者中,注定一时风头无两。
  
      如果说此前战胜晁元龙,还只是同境界武者之间的交手,这次面对的对手,可是修为境界高过燕赵歌不止一个层次的萧升。
  
      即便因为比试方法的缘故,萧升将罡气修为压制到了和燕赵歌相近的水平。
  
      但外罡后期宗师就是外罡后期宗师,在眼界经验和对武学武道的理解上,注定要比外罡初期宗师深入丰富许多。
  
      一些外罡初期宗师刚刚才开始接触,甚至没有接触过的变化奥妙,外罡后期宗师早已经了然于胸。
  
      这些差距,越是在实战中,体现越为明显。
  
      同样一分力,外罡初期宗师使来便是一分,而外罡后期宗师使来却可能是五分六分,甚至八分九分十分。
  
      但方才的比试,结果却是燕赵歌更胜一筹,逼得萧升自毁承诺,才换得一个不光彩的平局。
  
      如果是圣地宗门广乘山出身的燕赵歌,和一个修练武道较为普通的外罡后期宗师交手,有此结果,世人或许还容易接受一些。
  
      但对手是大日圣宗的萧升,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毕竟,萧升本人,就是曾经在外罡初期宗师境界,越级战胜过外罡中期对手的天才人物。
  
      一个木头雕刻而成,相对于武者罡气来说脆弱不堪的小木偶,在他操纵下,竟然仿佛一个真正的活人,而且还是一个武道修练有成的强者。
  
      便是大日圣人那木偶,在萧升操纵下的一击,除了司空晴以外,一众还是炼体修为的广乘山弟子,自问都接不下来。
  
      但这样一个同辈人中的天才人物,却和晁元龙一样,也在燕赵歌面前折戟沉沙。
  
      这如何能不让众人感到神驰目眩?
  
      司空晴看着地面上的木偶碎片,目光微微闪动,似乎心有所感。
  
      “这妹子倒是一心尚武。”燕赵歌看了她一眼,不禁摇头失笑,指点道:“你入微有段时间了,距离成就宗师境界,只差半步之遥。”
  
      “化内气为罡气,方法是逆行内气,进行锤炼,从而练气成罡,师门长辈该已经都指点过你。”
  
      “不过你逆行内气时,不妨试试虚实虚实虚虚虚实这样的节奏。”
  
      司空晴闻言,双目顿时微微一亮,其他后进弟子也都连忙竖起耳朵。
  
      此刻的燕赵歌,在他们心中的威信,甚至更胜过山门里的一些长老。
  
      能听燕赵歌指点修练,还是炼体突破到宗师的重要诀窍,所有人都分外珍惜机会。
  
      从炼体武者,晋升宗师,对于八极大世界广大修练武道之人来说,都是一道鸿沟天堑。
  
      其中难度,远大于导气中期晋升导气后期,又或者导气后期晋升入微之境。
  
      甚至,比内罡中期宗师晋升内罡后期宗师,内罡后期宗师晋升外罡初期宗师,都还要更加困难。
  
      而另一方面,成就宗师,对于实力的提升,也是天翻地覆。
  
      根源就在于欲成宗师,必须练气成罡,化内气为罡气。
  
      罡气远比内气凝炼,如果说内气是气体的话,那么罡气就是液体,两者之间的碰撞,很少的罡气就可以击溃大量的真气。
  
      炼体武者与宗师交手,很难有还手之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高明的技巧也难有用处,绝大多数时候,宗师完全可以一力降十会。
  
      很多情况下,数量都难以弥补其中差距。
  
      燕赵歌随口点拨几句,司空晴顿时有霍然开朗之感。
  
      她看向燕赵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尊敬之色,此前,便是燕赵歌出手让马岳受到惩处时,也不曾出现过。
  
      燕赵歌向其他人说道:“每个人情况因人而异,适合司空师妹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你们,你们现在距离宗师境界也还早,无需心急,一步一个脚印走稳自己的路再说。”
  
      众人都心悦臣服,向着燕赵歌一礼:“谢过燕师兄指点,我等定当用心修练。”
  
      司空晴看着燕赵歌,也行了一礼,不似先前的客套礼貌,而是颇为认真:“谢燕师兄指点。”
  
      她顿了顿,看向其他人说道:“燕师兄的指点,我收获很大,准备立即闭关,不能跟你们一起去鹿辽山脉了。”
  
      众人也都理解,只是一时间都有些犯愁,下意识便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淡淡说道:“我这次带着你们,也无妨,但大家指望我带你们一辈子吗?”
  
      “更何况,我去的地方,对你们而言,其实更加危险。”
  
      一众广乘山弟子都有些赧然,他们平日里也是经过宗门精心教导的英才,并不缺乏独立自主。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燕赵歌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了,照得众人都晕晕乎乎,下意识就以这位师兄马首是瞻。
  
      一群人全都凛然说道:“是我等生了依赖怠惰之心,多亏燕师兄点醒,实在惭愧。”
  
      燕赵歌一笑,不在意的摆摆手:“无妨,既如此,我们就此别过。”
  
      说罢,转身出城,向城外走去。
  
      一众广乘山弟子,也与司空晴辞别,出城前往鹿辽山脉。
  
      道路上,早已不见了燕赵歌和阿虎他们的身影。
  
      鹿辽山脉占地广阔,位于镇龙渊一侧,虽然有不少珍贵资源出产,但环境也颇为险恶,众人如今的修为,走来并不如何轻松。
  
      “我们真的应该反省一下,燕师兄带着我们,其实就像带着一群累赘,我们还得意洋洋。”少女抱着小巧的光灵猫,神色有些黯然。
  
      她旁边的蓝文言说道:“现在的我们确实距离燕师兄相差太远,但我们不该因此沮丧,更加用心修练才是正经。”
  
      另一人嘀咕道:“你莫非也像那叶景一样,惦记着有朝一日能和燕师兄争锋?”
  
      蓝文言坦然说道:“至少要努力做到,跟燕师兄同行,不至于变成累赘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称是:“正如燕师兄所言,立足现在,着眼未来。”
  
      群山之间,到了目的地,大家分散行动。
  
      蓝文言独自走了片刻,突然眼睛发直,目光呆滞:“之前才刚说到叶景叶师弟,这……”
  
      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人影站在那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