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师兄 > 20.古怪的铁牌

  
      PS:今晚十二点过后还有一更,求推荐!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随叶景的肉身一起,他的行囊也整个报废。
  
      连他随身的下品宝兵,也一起被深渊吞噬,幸免者唯有那枚奇特的暗红戒指,和这枚落入燕赵歌之手的铁牌。
  
      燕赵歌手指摩挲这铁牌,心道:“这东西,看来不简单呢。”
  
      而且离焰真火火种终究入手,这次镇龙渊之行,已经不算白来。
  
      将一众同门护住,和自己的黑衣护卫们汇合,燕赵歌等人面对暴乱的镇龙渊,先避其锋芒,寻找一处山岩,固守防御。
  
      不知过了多久,风暴终于渐渐平息。
  
      众人从躲藏地点出来,不由得暗暗咂舌,因为乱道煞气颠倒空间的缘故,虽然还深处镇龙渊中,但附近天地已经面目全非。
  
      燕赵歌言道:“发生如此异变,你们不适合继续待在镇龙渊里,这次历练任务,属于你们的部分已经结束,现在随我一同出去。”
  
      一众广乘山弟子都连忙点头答应。
  
      先前的一切,骤然发生,让他们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很多人现在都还脑袋发懵。
  
      虽然广乘山内不乏大宗师境界的强者,但一群年轻弟子也不曾这样近距离卷入过大宗师之间的争斗。
  
      众人大开眼界的同时,也心有余悸。
  
      叶景的遭遇,让众人心有戚戚焉。
  
      燕赵歌看了他们一眼:“叶师弟此次遭逢大劫,生死未卜,但我观他不是早夭之人,或许可以逢凶化吉。”
  
      其他人都微微愕然,他们只看见叶景因为赤灵旗主的攻击跌落深渊,之后事情因为黑雾阻隔,看不真切,只能听见些许声音。
  
      燕赵歌点点头:“现在言说叶师弟的生死,还太早。”
  
      众人都送了一口气,平日里叶景的人缘只能说一般,在场人中不乏和他关系恶劣者。
  
      但在面对大宗师攻击时那种只能束手待毙的无力感觉,让其他年轻弟子也都有兔死狐悲之感。
  
      此刻的他们对燕赵歌都颇为信服,听燕赵歌说叶景有可能生还,顿时一起放下心来。
  
      燕赵歌接着说道:“不过,此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大宗师,居然和叶师弟称兄道弟,这却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一众同门这时安下心来,仔细回想,顿时也都啧啧称奇,感到不可思议。
  
      司空晴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燕赵歌视线向她看去:“司空师妹似乎知道些什么?”
  
      “那人姓韩,同本门在东唐国的主事长老严长老有旧怨,脾气暴躁,修习武道邪异而又霸道,这样一个大宗师,若我没有记错,该是‘鬼斧老人’韩盛。”
  
      燕赵歌说道:“此老已经失踪多年,他对严长老颇为仇视,此次突然出现在东唐附近,值得重视。”
  
      司空晴沉默了一下后,便即干脆利落的答道:“此前我来东唐国游历,曾经到过紧邻着镇龙渊的鹿辽山脉,在那里遇险昏迷。”
  
      “后来是当时尚未入门的叶师弟救了我,不过关于鬼斧老人之事,我确实不知。”
  
      “但当时的危险,便是宗师境界的武道强者,怕也无力化解,叶师弟如何救我,我一直奇怪,但不好探究,只得认为是吉人天相。”
  
      燕赵歌点点头,不再继续追问:“司空师妹的话,我信得过,既然你也不知情,那一切只能等寻到叶师弟再说了,不过这些情况,之后要如实汇报给宗门,现在已经不是你私人事情了。”
  
      司空晴答道:“我明白。”
  
      一行人艰难的出了镇龙渊,重见天日的感觉,让年轻弟子们欣喜不已。
  
      燕赵歌打了个响指,随行一个黑衣中年人会意,发出联络信号,然后众人便在原地等待。
  
      很快,阿虎最先赶到,其后还有别的武者赶来,乃是镇守东唐的广乘山武者,和东唐国所统属的武者。
  
      阿虎见了面,若不是顾忌人多,简直要一把扑上,抱住燕赵歌的大腿痛哭流涕:“公子啊,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
  
      燕赵歌笑道:“我有事,你就可以随意胡吃海塞了,到时候吃成个发面馒头都没人管你。”
  
      阿虎挠挠头,憨厚一笑:“不敢,不敢。”
  
      燕赵歌问道:“严长老、韩盛还有赤灵旗主他们呢?”
  
      阿虎正容答道:“严长老和鬼斧老人打打停停,一路向西去了,赤灵旗主则遁走,有人在跟,最新消息还没有传回。”
  
      燕赵歌点点头,待众人整顿完毕,辨明方向路径,便即动身远离镇龙渊。
  
      首先前往的地方,是临渊城,到了临渊城之后稍事安顿,再做其他后续安排。
  
      临渊城,顾名思义,紧挨着镇龙渊,东唐国是天东洲的最东边,而临渊城便是东唐国的最东边陲。
  
      这里东唐国面对镇龙渊的第一线,环境相对比较粗陋恶劣。
  
      不过自镇龙渊中出产的宝物,被入内探险的武者带出来,相当一部分会在临渊城就近交易,于是这里也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坊市。
  
      当然,敢出入镇龙渊者,要么有不俗修为在身,要么性情凶狠过惯刀头舔血的生活,所以临渊城内,还是比较混乱的。
  
      不仅仅是东唐国注重这里的安定,广乘山同样有专门的执事长老驻扎,一方面是监视镇龙渊的桥头堡,一方面兼顾这里的治安和坊市的收益。
  
      众人各自下去安歇,燕赵歌则在观察那枚铁牌。
  
      铁牌上的纹路,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文字。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很古老很晦涩,但却是大破灭之后才发展出来的。”燕赵歌眉头微微蹙起:“应该是大破灭之后不久诞生的文字,对我的知识储备来说,正好是不前不后,不尴不尬。”
  
      燕赵歌有些蛋疼的翻了个白眼,然后静下心来仔细观察。
  
      “不过,似乎也有脉络可循……”
  
      小铁牌约有半个手掌大小,燕赵歌揣摩着上面的图纹,心中思索:“和大破灭之前的一种古文字,有相通之处,期间可以参考,有脉络可循。”
  
      手指在铁牌上轻轻敲击着,燕赵歌徐徐念道:“众……龙……古……寒……逆……鳞……”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