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史上最强师兄 > 16.背黑锅

  
      出了漩涡中心区域,被浓重的煞气一激,昏迷的晁元龙很快便清醒过来。
  
      醒来的一瞬间,晁元龙的意识还停留在此前同燕赵歌交手的时候。
  
      脑海中的景象,仍然是一面盾牌在视野内由小变大,以至于遮天蔽日,正正砸在脑门上。
  
      想起之前同燕赵歌交手的过程,晁元龙心中一阵窝火。
  
      但相对于当时的愤怒,此刻更多的则是疑惑不解。
  
      从什么时候起,燕赵歌变得这么猛了?
  
      这还是他印象中的燕赵歌吗?
  
      再次见面,燕赵歌修为实力也有进步,这在晁元龙预料中,但进步幅度这么大,却完全颠覆了晁元龙的三观。
  
      回过神来,脸颊上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屈辱愤怒感再次在晁元龙心中升起。
  
      当他弄明白自身处境后,更是火冒三丈,自己和同门,竟然被燕赵歌从涡流中心安全区域给撵了出来。
  
      晁元龙盯着眼前的大日圣宗弟子们,张张嘴想要说话,一口气却闷在胸膛中,发不出声音。
  
      一众大日圣宗弟子都低下头来,不敢同此时的晁元龙对视。
  
      虽然被燕赵歌打伤,掌心更被刺穿,但晁元龙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晁元龙性格素来严苛,现在又明显在火头上,激怒了他,自己等人无疑会吃不了兜着走。
  
      只不过,众人此前对晁元龙是又敬又怕,现在则只有怕,没有敬了。
  
      有些人表面上不敢显露,心中其实更生出鄙夷:“被广乘山那燕赵歌打的跟灰孙子一样,倒会在我们面前耍威风。”
  
      “有本事跟燕赵歌面前耍横去啊,欺软怕硬!”
  
      “弄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你打不过燕赵歌?要不然,现在是我们把他们赶出涡流中心区域。”
  
      晁元龙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想掉回头去跟燕赵歌拼命,败得如此耻辱,不如战死当场来得痛快。
  
      但细思方才一战的过程,晁元龙不由得更加憋闷。
  
      因为他发现,便是他想死战,只怕都未必能如愿,更大的可能,是再受一次羞辱。
  
      双方差距竟然如此巨大,若不是他性格刚毅坚韧,此刻甚至会感到绝望。
  
      “萧师兄托付的事情,我们花费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好不容易有些眉目了,要不然先去把那件事情办了?”一个大日圣宗弟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他其实想说:“萧师兄很快也要来镇龙渊了,到时候再去找那燕赵歌报仇。”
  
      但为了避免刺激晁元龙,这话他忍住没说。
  
      晁元龙又不笨,如何能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未尽之意和隐约暗示。
  
      他视线扫过眼前一众同门,虽然没人流露,但众人心中的想法,晁元龙也能猜到一二。
  
      毕竟,方才同燕赵歌一战,他输得太惨了,几乎连内裤都输干净了。
  
      冷冷看了众人一眼,晁元龙没有多言,简单的说道:“好,先办事。”
  
      说罢,当先离开,其他人都暗中松了口气,跟在他身后。
  
      晁元龙面无表情,心中却犹如海啸:“外罡宗师!一定要尽快修成外罡宗师的境界,然后就可以修炼那门武道,专门克制燕赵歌的袖里青龙,到时候哪怕他也突破到外罡之境,也没关系。”
  
      “今日之仇,某家一定要报,不把你燕赵歌打落尘埃再踩上几脚,某家誓不为人!”
  
      …………
  
      漩涡中心区域里,只剩下广乘山众人探索休息,有些人收集镇龙渊中的特产,有些人在逗弄那只小巧的光灵猫。
  
      内晶炉轰鸣着,还在不断吸纳金色液体入内,洗练自身。
  
      燕赵歌盘膝坐在内晶炉旁边,闭目养神。
  
      阿虎突然出现,汇报道:“公子,晁元龙那批人,似乎是进来专程寻找什么,不确定是人还是物。”
  
      燕赵歌点头不语。
  
      阿虎说道:“对了公子,山门那边收网了,老掌门和家主他们这次网了不少大鱼。”
  
      “然后有一个消息,五灵旗余孽赤灵旗主,来了镇龙渊这边,要对公子你不利。”
  
      燕赵歌问道:“内晶炉的消息,五灵旗的人知道了吗?”
  
      阿虎答道:“据被抓之人的交代,只是告知五灵旗,公子你来镇龙渊找离焰真火火种。”
  
      燕赵歌砸吧了一下嘴:“赤灵旗主,那是个大宗师啊,兵对兵,将对将,咱们就不掺和了,交给东唐主事长老便是。”
  
      阿虎憨厚一笑:“东唐主事长老第一时间做了安排,已经亲自潜行到镇龙渊外,专门等着那赤灵旗主,积极得很。”
  
      燕赵歌笑道:“废话,他虽然是二师伯的人,不待见我,但剿灭五灵旗的大宗师余孽,这是给他自己增添功绩,他能不积极吗?”
  
      “至于说顺手埋了我,把责任往赤灵旗主身上推,那也不至于,这事儿老爹专门盯着,东唐主事长老保我还来不及呢。”
  
      燕赵歌翻了个白眼:“就像我跟那叶景似的,东唐主事长老也一样,出了事,不是他动的手,他也要背黑锅。”
  
      “赤灵旗主是冲着我来的,我要是缩了,他肯定也缩,虽然有些冒险,但我这个诱饵还要继续当。”
  
      阿虎一脸崇拜的说道:“公子,你真是太英勇了!”
  
      “得了,看你那表情假的。”燕赵歌没好气的说道,阿虎憨憨笑道:“公子,如果成功干掉赤灵旗主,你的一份功劳也是跑不掉的。”
  
      燕赵歌摆摆手:“那倒是其次,这赤灵旗主终究是个隐患,之前一直藏匿,这次好不容易要露头,最好能解决掉。”
  
      “不过,我自己冒险是我的事情,不用他们陪我冒险,你送他们出镇龙渊去吧。”
  
      通知了叶景、司空晴等人,结果倒有近半的人愿意留下来。
  
      有些人是想着趁此与燕赵歌共患难拉近关系,有些人则是想要开眼界。
  
      叶景和司空晴也都选择留下。
  
      按照燕赵歌的了解,司空晴该当是一心向武,想要磨练心灵无所畏惧,叶景怎么想的却不得而知。
  
      不过,自己的决定自己负责,众人做出了选择,燕赵歌便也不强求,愿意留下的人继续留下,要走的人,便由阿虎护送出去。
  
      阿虎他们离开,燕赵歌等人则仍然留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燕赵歌突然心头一动,抬眼望去,就见远方黑雾中,竟似乎有一道湛蓝火光若隐若现。
  
      “离焰真火的火种?”燕赵歌眼睛一亮:“这次进来真是一帆风顺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