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二百九十章 江南战死?

  “老头,你谁啊?”
  马奎尔正气的想要揍人,可没成想一个老头竟然默默的从看台前走了过来,还不知死活的拦在自己面前。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老头微微一笑,露出满脸的皱纹。
  “你是江南?”
  马奎尔疑惑打量几步开外的老头,还是满满的不相信。
  “你说呢?”
  老头再次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紧接着右手从脸上胡乱一扯,一张很是逼真的人皮面具便出现在手上。
  “易容术?!”
  不仅仅是马奎尔,看台上很多人都看呆了。
  上一秒还只是个邋里邋遢的老头,下一秒就成了皮肤白嫩的少年。
  再看看江南手里的那张人皮面具,我擦,这绝非是现代科技才仅有的简单易容术,而是最为古老的那种。
  虽然易容起来会比较麻烦,毕竟制作人皮面具需要一定的时间,可易容出来的却会非常精致、非常逼真、非常具有立体感,且最不容易被他人察觉和发现。
  百里独尘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目光犀利的打量着最中央的江南,准确的说是打量着江南手里的那张人皮面具,嘴唇喃喃鼓动:“华夏最为古老的易容术,他来自华夏,呵呵……有点意思……”
  在四周看台上的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最中央的江南已经将人皮面具塞在了怀里。
  脖子晃动,嘎嘣嘎嘣的骨节挤压声随之有节奏的响起,犹如战斗打响前的鼓号,嘴角勾起,缓缓开口:“我时间有限,速战速决吧?”
  马奎尔没有说话,只是冷冷打量着江南。
  他巴不得速战速决呢,正如江南所说的那样,迟迟不见对手现身的他感觉自己被耍了,早已满心怒火,恨不得找个人狠狠发泄一下。
  现如今对手出现,他恨不得以最强的杀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一击抹杀,以此来彰显自己绝对的实力。
  早已迫不及待的马奎尔换换后退一步,一步一步走的很是稳健,双眸陡然赤亮,带着股渴望的炙热。
  江南外表一脸的无所谓,实则早已在走过来之前高度警惕起来,这是他计划的第一步,所以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马奎尔是他和小佛爷进行挑选下来,才发出挑战的,此人战斗起来很是生猛,但只要自己足够冷静,就可以应对过来,并且获胜。
  可打斗中途还要保证自己被搞得千疮百孔、半死不活,这就有点儿难度了,所以接下来的每一招每一势都必须变得小心翼翼。
  “我!马奎尔,接战!”
  话音刚落,马奎尔踏步狂冲。
  一上来就加速冲刺,他身体臃肿,所以跑动起来就像一头移动的小山丘,引得脚下地面隐隐颤抖。
  特别是舞动在手的那把大砍刀,别看普普通通,可锋利的刀锋早已血迹斑斑,一看就曾夺走了不少人的小命。
  “我!江南,迎战!”
  江南大喊,不急不慢稳健的向前走着。
  行进中,双手似有若无的划动,浑身的力量向着双臂缓慢的涌动。
  “当日能赢小佛爷,今天未必能赢我!挑战我,是你进城来最不明智的一件事。”
  马奎尔低吼一声,速度越来越快。
  别看他体型臃肿,可行动的速度却极快,好似脚底生风一般,整个人像是一只离弦之箭,怒射江南。
  短短几秒钟后,双方在正面遭遇。
  就在江南握紧拳头、猛力挥出的刹那,正前方的马奎尔突然转折方向,很是迅疾、很是猝不及防,转眼侧移到江南身侧,留下道道残影。
  一个身材臃肿的人如果能够做到这般灵活,想必经历了千锤百炼,并掌握了一些技巧。
  江南相信如果此刻自己的对手是大愚那个大块头,绝对施展不出这么快急的速度,但最起码大愚比这货雄壮,比这货抗打。
  马奎尔在这一刻将自己的速度施展到极致,以肉眼无法察觉的速度围绕着江南旋转,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
  江南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任由马奎尔在自己周身旋转。
  不急不躁,沉稳应对!
  不慌不忙,冷静观察!
  看台上的众人气氛也随着两人的打斗变得火热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疾速冲刺的马奎尔,实力稍弱的甚至观察不到马奎尔具体行动身影。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马奎尔施展这般速度,以前马奎尔从来都是以绝对性的力量来压倒对手的,现在既然能够一上来就这样,想必也是被江南搞得恼火了。
  看似狂暴,实则疾速!
  看似被动,实则沉稳!
  马奎尔和江南都在施展着与自身身体情况所不同的另类招式,有点极端,有点极致。
  这种气势的交错,让在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要知道以马奎尔的体型,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他能施展出这般速度,反倒是体型相对瘦小的江南才应该这么做,可现在却发生了转换。
  不断旋转的马奎尔突然发起攻击,左手五指江口,宛如尖锐铁锥,右手大刀呼啸,森森锋利。
  站在其中的江南此刻紧绷身体,在马奎尔突然发起攻击的瞬间,双掌齐齐甩出,进行拼命格挡。
  “拦得住嘛?废!”
  马奎尔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更何况这一次他使出来全力,杀机凛冽之下,认定江南必废。
  可就在他的左手与江南右手轰然相撞刹那……
  嘭!
  咔嚓!
  江南左手仿佛蕴含了无尽的力量,更似钢筋铁骨,冲击无阻、迅疾刚烈的拍裂了马奎尔的左手五指。
  破裂的五指指骨轻轻松松的刺穿了皮肤,引得鲜血流淌。
  众人还以为江南就要就此获胜了,可谁成想稍有胜算的江南突然竟然愣神了一下,接着……
  咔嚓!
  清脆的脆响再度回荡全场,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江南中招。
  马奎尔紧握在右手的大砍刀重重看在江南侧肋上,肋骨应声而断。
  粘稠的鲜血止不住的从江南口中喷涌出来,整个人就像条死狗般横着飞出三余米远。
  呼哧呼哧的又吐出几口淤血,最后趴在原地再也没了动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