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五十七章 强吻时刻

  “妈的,走!”江南索性不去搭理,准备返回刚才的地方。
  “我们不救人嘛?”张妍心摩拳擦掌,都准备开枪了。
  “救人?你这个冷笑话很好笑,先不说我们能不能联手搞定申屠秋,如果冲过去有陷阱怎么办?救人就是送死!”
  “你不是打败程一响嘛?”张妍心认真的看着江南,大眼睛直愣愣的很是漂亮。
  “程一响和申屠秋不是一个级别,当初我、关晴和牧雷三人联手才差不多和申屠秋打成平手,你忘了?”
  “我枪法很不错,可以给你打掩护,应该可以。”
  “什么是应该?应该就是还有可能不成功,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他是你同伴!”
  江南气的翻白眼:“他是我同伴,我就得去送死?还有一天可就结束了,我想站着回国而不是躺着,懂?”
  张妍心小声嘟囔:“你怎么这么冷血呀。”
  “我没说不救人,只不过不是现在,而且我们必须想个办法。”
  “那你赶快想啊?”
  “我如果想出来了早就救人了!别废话,赶紧走。”
  “不走。”张妍心甩开江南,紧盯着远处的申屠秋,随时准备出手。
  “你是傻的可爱还是笨的可以?现在不是见义勇为的时候,走不走?”江南可忘不了当天申屠秋突然变黑的双手,这可能就是关晴千叮咛万嘱咐的‘毒’。
  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江南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走。”
  “你不走我走!国内那些碰瓷的老头老太太最喜欢你这种傻缺了!”江南转身就走。
  咔!张妍心举枪瞄准申屠秋,玉指就要扣下扳机。
  “我擦!”猛地扭头的江南吓了一跳,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其扑倒在地,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夺去他的手枪。
  “呜……”张妍心没想到江南竟敢扑倒自己,气呼呼的就要挣扎,可对方已然将她死死控制中,根本动弹不得。
  无奈之下,张嘴直接咬住江南手掌。
  “你特么属虎的?人虎嘴也虎?”江南看了眼印出鲜血的手掌,气急败坏的猛地压下脑袋,用自己嘴巴堵住对方的嘴巴,含混不清的道,“这下我……看你怎么咬……”
  张妍心顿时愣住,目瞪口呆的不知所措,在江南嘴巴碰到她嘴唇的那一刻,大脑完全陷入空白,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但双手还是象征性的捶打着江南胸膛。
  还算茂密的草木丛中,申屠秋不怀好意的看着挣扎无功的牧雷,嘴角勾起抹冷笑:“看来江南是不会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
  他故意说的处理,就像处理垃圾一样,并非处置!
  “训练三个月,还没有学员主动杀死其他学员呢,你特么会遭天谴的!”牧雷眼珠子圆瞪,浑身青筋暴起。
  “我说过要杀你嘛?不好好折磨折磨你,我怎么舍得你死呢?我的‘毒’好久没有施展了,要不用你试试?”申屠秋冷笑。
  “你这个混蛋,不要碰老子!滚开!!”似乎知道申屠秋‘毒’的可怕,牧雷的叫骂声明显参杂了一丝丝的惊恐和畏惧。
  江南还在强吻着张妍心,但已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去,一遍遍的提醒自己保持冷静,冲动是魔鬼,因为出去就是送死。
  可……
  “这个王八蛋!你赶紧阻止,我马上回来!”江南直接跳起,都顾不上去看还躺在地上的张妍心,头也不回的就朝着远处跑去。
  爬出几步后,可能是担心发生什么意外,又猛地回头张望,发现张妍心竟然还傻愣愣的躺在沙地上。
  “我去,老子这一吻直接把你吻冬眠了不成?赶快救人啊!活在这个纷扰又污的社会,你都这么大了,特么不会还是初吻吧?”江南气急败坏的叫唤着对方,忍不住的吐槽。
  “哦!”张妍心这才反应过来,恍恍惚惚的站起来去捡地上的手枪,但脑海还是不自主的想起刚才的那个吻和江南刚才所说的话。
  初吻嘛?
  远处,申屠秋正兴奋的看着牧雷,准备挑选一处地方来下‘毒’。
  嗯??
  虽然注意力在牧雷身上,但他的精神完全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突然之间他感到西边空气中有着不正常的空气波动,微微蹙眉,狭长的身躯下意识的做出细微晃动。
  就在那一瞬,连续三颗子弹划破黑夜,直取申屠秋的额头、胸口和喉咙三大要害。
  子弹呼啸,瞬间划过他的身体。
  刚刚所作的细微晃动,正好避开要害!
  “来了?!”申屠秋邪邪笑笑,转也不转的双眼眼珠终于出现轻微波动,可还没来得及抽身前去攻击,就再度翻身躲闪,因为……
  呼呼呼!!细微的破风声再度响起,隐约间……有人影在西边山丘间晃动,她在来回转变方位,防止被申屠秋偷袭。
  受到漆黑夜幕和起伏山丘的遮掩,申屠秋很难捕捉到人影的踪迹,即便能补住到,也来不及前去攻击。
  这个时候最好是用枪械反击,可这一路为了躲避那些野蛮动物,他已经将子弹浪费完了,自然而然就把枪械给扔了,以此来减轻一点负重。
  每当人影闪过,道道子弹便会破风向着他激-射而来,颇有疾风骤雨的感觉。
  无论申屠秋如何闪避,子弹都如影随形,死死将他锁定。
  尽管没有命中,依旧凶险异常,其中一颗子弹还从他的肩胛骨划过,带出一抹粘稠鲜血。
  申屠秋面沉如水,边险之又险的躲避着子弹的侵袭,便锁定着四周的影迹。
  其实要做到躲避子弹很简单,只需根据持枪人的闪动方位来准确判断着子弹下一秒可能会降临的位置,最后做出有效的躲闪。
  对普通人来说或许很难,可对于常年摸枪、玩枪的兵人来说并不是多么困难,因为紧张的训练日常和残酷血腥的战斗,已经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练就了惊世骇俗的眼力和反应!
  “你现在只会躲在暗处放黑枪,不敢堂堂正正的出来和我干一架吗?这貌似不是我所认识的江南!”连续躲闪多次,申屠秋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试图通过语言上的挑衅将‘江南’给逼出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