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五十五章 牧雷被杀?

  嗷嗷嗷!
  愤怒的阵阵狼嚎在天空炸响,即便是隔得老远,都能清楚感受到嚎叫中所裹挟的火气和杀气,附近活动的其他动物纷纷避开,不敢去招惹这支发狂的野兽部队。
  一声尖锐的枪响突然在天际炸响,夹杂着揭斯底里的叫骂,想必是某位倒霉蛋和抓捕部队交手了,或者已经被抓捕部队给生捉活禽了。
  呼哧!呼哧!一只叫不上名字的灰鸟扑闪着翅膀向着江南和张妍心的藏身地飞了过来,想必是外出猎食归来,准备继续孵化自己的孩子,眼疾手快的张妍心立刻冲出去,试图将其驱赶。
  灰鸟没想到从自己的领地里窜出来个人类,气急败坏的就尖尖的爪子和嘴巴去攻击张妍心。
  张妍心不敢开枪,因为会引来抓捕部队,好在匕首不是吃醋的,很快就将其狼狈不堪的赶走了。
  这就是大戈壁,江南和张妍心只在这里呆了两个小时,就目睹了不下两次的弱肉强食的争斗!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躲藏在青草丛里,江南闭目养神的并不会觉得多么无聊,而百无聊赖的张妍心就只得傻愣愣的打量着眼前的江南。
  因为除了打量这张脸,她实在找不到其他东西来消遣了。
  对于江南,她所知道的就只有江南当初的自我介绍,听说他只是个街头混混,没想到竟然在龙焱训练营坚持了下来。
  几乎所有的学员都曾在背地里讨论过他,说他走后门,说他有很深的政治背景,说他的爷爷可能是军区的某位大佬,不管是与不是,这三个月来他真的靠着自己在地狱般的龙焱训练营坚持了下来。
  特别是刚才的那场偶遇,着实把张妍心给震了下,江南竟然……竟然把程一响给打倒了!
  黄泉、程一响、敖雪彤、申屠秋和方天养是这些学员中的佼佼者,是公认的实力最强者,这点张妍心还是知道的,尤其是程一响的五形拳,她有幸见识过一次,当真是不容小觑。
  但他竟然被被江南给打倒了?
  而且江南貌似也会五形拳,甚至更多!
  对于眼前这人,张妍心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仿佛是第一次遇到一般,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打倒了程一响,张妍心甚至就不会偷偷跟踪,而是直接上去将其淘汰,从而霸占他所有的装备。
  “看够没?哥帅吗?”江南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正直愣愣盯着自己发呆的张妍心,咧嘴一笑。
  张妍心略微紧张,赶紧避开眼睛,几乎是本能的不服气的道:“谁看……看你,你长得跟闹着玩似得。”
  “这你还真说对了,当初我爸妈可能就是因为闹着玩呢,所以才生下了我。”江南自嘲的吞吐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体。
  “你不再休息下?”张妍心赶紧跳了起来
  “不需要,再休息的话明天可就到不了基地了,咱们可就淘汰了。”
  “那就走吧,希望路上不会出意外。”
  两人离开青草丛,按照江南指定好的路线继续向基地行进。
  江南显然很疲惫,可还是咬牙坚持着,张妍心能看的出来他的虚弱,因为她知道江南受到了怎样的创伤,想要上去搀扶,可又觉得有些生疏。
  行走中,江南还不忘用匕首去切开手腕上的追踪器,其实这一路走来江南没少想办法来摘掉追踪器,最后觉得还是直接切掉来得方便,虽然会比较慢,但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我靠,终于切开了。”看着被自己用匕首硬生生给一点一点磨开的追踪器,江南长长叹了口气。
  “你就用这种笨办法切开追踪器?”
  “不然嘞,这穷乡僻壤的还能有什么办法?咦……”拉着长长的尾音,江南盯着张妍心的手腕,“你是怎么摘除追踪器的?”
  “很简单,缩骨术!”
  “你会缩骨术?”江南目瞪口呆,现实中的缩骨术并非是缩小骨头,而是利用内气缩小了骨头之间隙,让全身骨头有顺序地叠排紧密,这点江南还是知道的。
  “很奇怪嘛?你不也会五形拳嘛,我都没吃惊!”张妍心淡淡回应。
  这一句话给江南呛得无言以对,突然,江南在空旷的沙地里发现了一块毫不起眼的根茎,根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能是被大风吹到这儿的,可是在根茎上面竟然刻了个字:雷!
  如果不是仔细的观察,根本发现不到这个字。
  这是牧雷的笔迹?!
  难道他就在附近?!
  江南神情微微一振,走了块一天了终于找到个可以信赖的人了,暂时放弃继续前行,选择在附近仔细的搜寻。
  果不其然,连续发现了五六被刻着雷字的根茎,。
  这不是巧合,牧雷一定就在附近。
  “我们在附近找找!”江南从标记地点开始,在四周努力的寻找,希望尽快能够发现牧雷的踪迹。
  可……
  向东冲出去多远,江南突然止住脚步,皱紧眉头捡起一块根茎,这块根茎上同样刻了个雷字,只不过在雷字上面还画了x符号。
  “什么意思?”江南眉头微皱,警惕的扫视四周。
  “牧雷会不会被某个学员给杀了?”张妍心同样奇怪。
  “怎么可能,那小子命硬得很!”没有任何迟疑,江南二人果断的向后撤离,抛出个大大的弧度,向西寻找。
  但……冲了段距离,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向南……同样如此!
  向北……一样!
  “只有东边有!”江南两人回到原地,看着东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过不过去?”
  “不……不知道……有点儿像此地无银三百两,故意引导我们过去。”江南眉头紧锁,推测着眼前的形势。
  往东的方向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这种标记的根茎,或许其他学员也看见了,但这次游戏的目的是在规定时间返回基地,对于这种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他们宁愿高高挂起。
  其他方向什么都找不到,唯独东边,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危险!意味着有人在那里专门等着自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