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五十四章 我保护你

  这张妍心和江南来自同一战区,来龙焱训练营之前服役于天鹰女子突击队,是个女狙击手。
  因为和江南来自同一战区并坚持到最后的女孩只有两人,所以江南对这个张妍心的印象还是挺深的。
  “我……我……”张妍心没想到江南的洞察能力这么强,不由有些吃惊。
  “为什么跟踪我?还有,你这一身打扮怎么回事?”
  在没搞清楚张妍心的目的之前,江南不敢有半点疏忽,95式突击步枪自始自终都瞄准着对方的脑袋。
  “你可不可以先给我件衣服?”张妍心紧盯着江南身后的背包。
  现在的她头发凌乱、衣衫破烂的不成样子,露出的雪白肌肤满是血痕,一看就没少遭罪。
  “抱歉,在这种时候我不会怜香惜玉,所以先告诉我你遭遇了什么。”江南没有丝毫让步。
  “我……遭遇了狼群!”
  “啊?”
  “准确的说是我从直接降落到了狼窝里,密密麻麻的三十几条野狼,我把身上所佩戴的所有武器都消耗掉了,自己也搞成了这幅样子,这才逃了出来。”
  江南嘴角一抽,自己掉狗窝了,她掉狼窝了,这特么是不是一种缘分?
  “那为什么跟踪我?”
  “这不想从你这里借件衣服穿嘛,又怕你趁机撕我臂章。”
  “我说话算数!”江南随手将披在背包上的外套丢了过去,反正这里的太阳炙烤的让江南忍不住想撒泡尿将其浇灭,穿不穿外套都无所谓。
  将外套丢给对方,江南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淡淡留下一句:“别跟着我。”
  现在的他全身是伤,想找个安静又安全点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哪有时间搭理张妍心,送她一件外套已经够意思了。
  可……
  刚走出两步,张妍心就又跟了上来。
  江南停下,她也停下。
  江南继续,她也继续。
  跟的太猛,差点还撞在江南身上。
  “我去,你还想干嘛?我知道我很有魅力,很吸引女人,但你也不需要穷追不舍吧?女人,要矜持!”江南终于忍不住的扭头询问。
  “你……可不可以给我件兵器。”身为兵人,张妍心一贯高姿态,可此刻竟然有些扭捏。
  江南眉毛一挑,扫了眼张妍心手里紧握的匕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递给她。
  “我说的是枪,我用不惯冷兵器。”
  “你还挺挑?以为菜市场啊?”话虽这么说,但江南还是好心的将插在大腿部位的手枪拔出,扔到了她手里。
  “谢谢,那啥……弹夹!”
  “我……”江南差点岔气,这女人还挺得寸进尺。
  “我只有三支弹夹,全都给你了,不要跟着我了。”本着送佛送到西的理念,江南强压微怒的火气,将三支弹夹丢给了张妍心。
  随之,扭头就走!
  “我看见你刚才和程一响的打斗了,你现在是不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知道一个好去处!”张妍心将三支弹夹插在腰间,手指花哨的玩弄着手枪,一看就是个玩枪的能手。
  “你没骗我?”江南猛地顿步,扭头微笑。
  “当然,跟我来!”
  在好奇心的催促下,江南还是跟上了张妍心,小心翼翼沿途的抓捕部队和动物,费了半天劲才找到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四周还长了些青草,很方便和适合隐藏。
  幸运的是江南他们还在这些青草中发现七八枚不知名的鸟蛋,鸟蛋比鸡蛋小一点,对于江南他们来说无疑是一顿美餐。
  在训练营里早就训练过生吃活物,生吃这些鸟蛋自然也没什么,张妍心从狼群里死里逃生,早就饥肠辘辘了,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吞吃着。
  “那啥,你够吗?不够的话还有!”江南只吃了一个,其余的五个全推到张妍心面前。
  “不行,平分!”张妍心边说边吃,三口两口就把鲜嫩爽口的鸟蛋吞下去,很快她的气色就好看了不少。
  “饱了吗?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一枚?”
  “够……够了……”张妍心有些不好意思,都没敢去看江南。
  江南一口吃掉最后一枚鸟蛋,看着自始自终都是那副冷冰冰脸庞的张妍心,开口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有人欠你钱没还?”
  “啊?”张妍心明显有些错愕,反应过来的道,“没有!”
  “你整过容?”
  “你才整容了呢!”
  “那你为什么总摆着冷冰冰的脸?貌似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一直是这样,从来没有笑过!”
  “没什么好笑的。”张妍心本能的想逃避这个问题,转身不去理会江南。
  “没什么好笑的?你这是抑郁症呀,得治!”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不是需要休养嘛!”不想继续听江南唠叨,张妍心的语气更加冰冷。
  “我休养,你守着,遇到危险,立刻提醒,我抄起步枪将他射成筛子,我保护你,懂?”江南将步枪抱在怀里,提醒着她。
  江南只是简单的提醒一下,因为他觉得如果有什么肉食动物或者抓捕部队悄悄的围上来了,真正要靠的还是自己,毕竟自己身上装备多呀,一梭子子弹打完,再扔几颗烟雾弹,自己两人铁定可以成功逃脱。
  将步枪抱在怀里一方面可以在第一时间反应,另一方面多少有点提防张妍心的意思。
  可他的简单提醒听到张妍心耳朵中却有点异样的味道。
  一句‘我保护你’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可听到张妍心耳中就像就像羽毛拂过心扉,暖暖的。
  因为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四个字,更没有试图想去保护她,小时候没有,长大参军到了部队更没有,一切都只是靠着她自己,部队的生活渐渐的她变得越发坚强,已经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单靠自己足以。
  可是现在……不论江南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她都觉得暖暖的。
  “嗯!我一定提醒!”
  张妍心扭头看了眼已经开始闭目养神的江南,冷若冰霜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波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