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五十三章 跟踪之人

  “你……黑虎探爪!”程一响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江南面前,他在嘴巴上的功夫根本讨不到半点便宜,索性直接开打。
  气势凶猛,双手撑地猛的弹身而起,就像是一头猛扑的老虎。
  “我去,我都认输了你还打,你这和明知道女孩子亲戚来了,还要硬上有什么区别?”江南哪敢大意,想都没想的就连连后退。
  “今天你必须认真!”
  刚才被江南偷袭成功的程一响明显有点微怒,一上来就展示出无与伦比的强悍实力和凌厉的攻击,激射的身躯犹如游蛇滑行,带出道道诡异行迹,向着江南袭杀而去。
  五形接连接替,五兽连连浮现。
  虎形威武壮若扑山、龙形游腾合刚化柔、蛇形疾步气沉连绵、鹤形啄食轻巧灵便、豹形轻灵力感十足。
  江南见过47号施展五形拳,跟眼前的程一响比起来,47号所传授给自己的五形拳的拳术套路明显发生了转变偏折,变得更加注重突杀和进攻,无形中增加了它的进攻性和一招毙命的能力。
  不过,程一响能够将五形拳施展到这份上,绝对可以称得上五形拳的武学大家!
  面对丝毫没有放过自己的程一响,江南只得被迫接招,但自始自终都在用五形拳接招,并没有施展47号传授给自己的其他武学。
  两个人的战斗程度持续猛烈,程一响将五形拳的精粹发挥的淋漓尽致,即使是最简单的招式,也蕴藏着极为巧妙的劲力。
  跟他相比,江南只是简单的接触了两三个月,明显差了很多。
  最重要的一点,江南发现每一次程一响成功攻击到自己的身体,所传递的后劲非常强,就向大海的波涛一样,连绵不断,一浪高过一浪。
  表面看这种程度的攻击并不能怎么样,可仔细感受,内脏都似翻江倒海般难以忍受,这也就是武学拳家们所说的“内伤”。
  饶是江南好几次都偷偷施展太极拳将力量卸掉,并利用错骨之术避开了好几次强悍攻击,可如此高强度的对轰,还是让他体内忍不住的气血翻腾。
  外表看起来不是多么血腥,只是有丝丝鲜血顺着鼻孔和嘴角溢出,脸色也出现病态般的潮红。
  不过相较于江南的内伤,程一响就显得有些急促了,他对自己的实力最为清楚,可这么长时间下来,江南还是能从他的攻击中巧妙的躲避开来,这让他一阵疑惑,出招也越来越快。
  招式一快,漏洞就缓缓的暴露了出来!
  瞅准一个破绽,江南猛然近身,双手太极旋动,强势震开程一响袭来拳头,反手一推,将他袭来的拳头狠然推到了他的胸口!
  砰!
  澎湃力量怒浪拍击般狠狠席卷程一响的全身,江南猝不及防的招式让他手忙脚乱,来不及躲闪就倒飞出去。
  这一次,生怕对方再次发起进攻,江南赶紧紧握怀里的95式突击步枪,将枪口瞄准对方的脑袋:“我都认输了,所以不打了!你要是再继续,我不介意开枪打爆你的脑袋!”
  程一响坐在地上,眼眸波动的看着江南:“你还会太极?”
  “我……”江南正准备开口,突然瞅见远处有一支黑压压的队伍正朝这里赶来,想必就是屠隆派出来的抓捕部队了。
  程一响也感到了不对劲,蹭的弹身而起。
  “我先撤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能不能逃掉全靠人品,有缘再见吧。”哪敢继续在原地停留,最后一个字刚落,江南已经朝相反的方向冲出了几十米。
  望着江南一骑绝尘而去的消散背影,程一响咧嘴一笑,一把将脸上的淤泥和鲜血的混合体抹掉。
  他没有像江南一样逃跑,而是……朝着抓捕部队主动走了过去。
  刚才没有打尽兴,现在正好陪这些哨兵玩玩。
  游戏只规定了学员的三个淘汰,貌似没说学员不能淘汰教官吧?撕掉他们的臂章或许就能淘汰他们。
  正如江南所猜测的那样越低调的人越是危险,这个程一响就是如此,至少他敢于玩火。
  边慢走边检查装备,确定没有失误后,偷摸摸的潜行过去。
  江南没有回头,他也不想回头,后面的程一响和抓捕部队他见了都头疼,还是不回头的好。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江南绕了好几个圈子,确定四周没有危险后,江南才坚持不住的一下子跌倒在地,一口鲜血随之从嘴巴里喷出,脸色苍白如纸。
  程一响刚才的那些攻击太要人命了,根本无法硬撑。
  不敢在原地多做停留,挣扎着爬起,江南目前紧要的目的是寻找个合适的藏身地先恢复一下,否则迟早因为内伤吐血而亡。
  但走着走着,江南意外发觉好像有人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眉头不由的紧皱,那人既然能跟踪到现在,且到现在才被自己发现,跟踪能力和隐藏能力应该很强。
  自己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必须休息一下,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再有其发生战斗。
  可跟踪的人会是谁呢?
  自己又该怎么避免打斗呢?
  江南突兀的停下来,身后的那道影子也随之停下,没有再向前半步。
  稍稍对峙,江南猛的转身,在不远处的沙堆后,一道人影受惊似的赶紧躲藏起来。
  足足藏了几分钟,人影试探性的探了探头,却发现一直跟踪的江南已经不见了踪迹,秀眉一皱,紧握手中匕首就要出去查看。
  江南不知何时蛰伏在人影后面的又一处沙堆后,正准备完场反跟踪,可怎么看都觉得这人有点奇怪,因为……她的衣服不知怎的怎么变得破破烂烂的,还有她的装备不知去了何处,就剩下手里的一把匕首。
  而且……这人有点熟悉呀!
  “张……妍心?”江南下意识的出声询问。
  人影虽然宛若乞丐,但非常警觉,猛地回头看向江南的藏匿地,手中匕首做出攻击的状态。
  江南哭笑不得,纵身走了出来:“还真是你?你跟着我干嘛?”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