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四十一章 必经的一课

  杀人什么感觉?
  有人说很爽,有人装镇定,有人会后悔,有人很恐惧,全都是放屁,此时此刻,江南大脑完全空白,什么都不敢想,什么感觉也没有。
  任由粘稠鲜血在脸上流淌,都已经缓缓渗进嘴巴里了,江南都丝毫没有注意。
  见江南还站在原地发愣,那名黑衣人索性捏着江南的右手,甩动匕首继续向其余七人刺了过去。
  此时此刻,江南完全忘却了自己在干什么,眼珠子恍惚无光,转都不带转一下的,任由黑衣人操纵着自己的身体,任由匕首直勾勾的插进战俘胸膛,任由粘稠鲜血逐渐染红自己的衣服和身体。
  七名战俘很快步入之前同伴的后尘,随手被扔进地窖中喂狗。
  江南本以为这就结束了,可没想到两名黑衣人突然一左一右的控制住他的双臂,随后另一名黑衣人拽着他的脑袋硬生生的按在地窖口。
  他们要让江南看看这惨无人道、令人作呕的血腥一幕!
  那些狼狗发了疯似的扑在尸体上,没有丝毫怜惜的进行啃食,这一幕就像是国外各种丧尸大片中‘丧尸狗吃人’的场景。
  血腥!恶心!惊悚!!
  江南下意识的要闭上双眼,下意识的拼命挣扎,可愣是被三名黑衣人给控制住,眼皮更是生生的被手指给掰开。
  “这一课你必须学习,想吼就吼,想吐就吐。”黑衣人善意的提醒。
  身为教官,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没办法,谁让这个江南是菜鸟中的菜鸟,没进过部队,没经历过这一课,所以只能自己给他补补课了。
  当狼狗完全将尸体啃食干净,三名黑衣人才住了手。
  他们是住了手,江南可傻愣愣的爬在那儿。
  身躯微微颤抖,可能是受到了刺激,双目布满血色,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放宽心,你也算是做了善事,如果把他们活生生的丢下去,面对狼狗的啃食他们会更痛苦,你提前把他们杀了,对他们来说也算是种解脱,他们在下面会感谢你的。”
  黑衣人拍拍江南的肩膀,安慰一句,随后一行人出了场地。
  宽阔的场地内再度剩下江南孤零零的一人,当天下午,黑衣人并没有为他端来饭菜,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甚至接连好几天江南都会咽不下饭。
  江南就那样傻愣愣的爬在那儿,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缓缓反应过来。
  一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47号会提前离开,就是怕自己经历过这血腥一幕突然暴走,和他大吵特吵、大打出手。
  大爷的,又被这个老坑货给坑了!
  江南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在场地内又待了两天,自顾自的学习着47号所传授的咏春和八极,思考和顿悟47号所教导的搏杀技巧。
  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才被两名黑衣人给带出狗笼子,自始自终47号都没有出现,让江南想要发泄的机会泡了汤。
  当江南重新来到住所,所有学员都吃了一惊。
  因为江南现在的打扮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不堪有多不堪,浑身是已经干涩的鲜血不说,衣服也破烂犹如乞丐装,而且看江南的神态也有些不正常。
  比起之前的活泼,他明显收敛了很多,甚至有点沉默寡言,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原地想事情。
  所有学员吃惊的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们都以为江南已经淘汰被送出基地了,而想到又回来了。
  虽然吃惊,但都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站在一旁好奇的打量,也就牧雷和关晴走过来询问了两句江南这两天的状况。
  申屠秋也走了过来,紧盯着江南手臂上的臂章,不怀好意的笑笑,接着就离开了。
  在狗笼子里遭遇的一切,江南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有继续和众学员一样投入到紧张、变态的训练中。
  只是离开了短短五天,训练就变得更加疯狂。
  一天从头到尾真枪实弹不说,有时候会推来坦克,有时候会背来火箭筒和加特林这些大型枪械,有时候会把狗笼子里的狼狗给牵来。
  怎么说呢,每天见血、误杀个学员已经是训练的常事,没有任何的惊奇。
  起初学员们还会绕着兴趣的看看,到最后已经习以为常了。即便是在训练中死了人,也会不耽误时间的继续训练,一直到训练结束才会去搭理那具已经冰凉的尸体。
  对于这些在在训练中死去的学员,屠隆没有丝毫怜惜,只是简单火化,然后交给同一战区的学员吩咐他给带回去。
  当然了,这些黑衣人也开始变得别出心裁,自从学员可以撕教官的臂章、甚至暴揍、反抗教官后,这些黑衣人便开始全副武装,头戴钢盔,手持防暴盾牌和短棍。
  一开始他们都是硬闯学员住所,后来喜欢潜入偷袭,进来之后,不由分说,对寝室里面的学员们就展开乱棍。
  渐渐的学员们也学精了,会在房间内布置下种种的机关陷阱,即便黑衣人全副武装,也常常吃闷亏。
  几次过后,黑衣人也学乖了,会先牵一些狼狗进来,先让狼狗展开搜寻和撕咬,待得所有学员跑出房间后他们才进行暴揍。
  这一次他们还是悄悄潜入,没有牵狗,不过带了些烟雾弹。
  烟雾弹扔进土坯房后,他们才会破门而入。
  江南早已被锻炼得异常警觉,在烟雾弹扔进来后就有了防备,从睡梦中惊醒的他立刻就向门前跑去,试图给冲进来的黑衣人一记重创。
  只不过黑衣人的速度太快,而且戴着夜视镜,出手异常精准,没给江南攻击机会,一记闷棍就击打在了江南的脑袋上。
  这一棍子打得他眼前直冒金星,险些当场晕过去。
  狠狠甩手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在那名黑衣人举起短棍就要打死二下的时候,他一个飞扑,一头撞向那名黑衣人。
  黑衣人早就有所防备,抬起防暴盾牌展开抵挡。
  就听咚的一声,江南结结实实地撞在防暴盾牌上,虽然撞得浑身酸疼,但也迫使那名黑衣人后仰着倒退两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