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四十章 杀人什么感觉

  当天下午,江南终于有幸见到了黑衣人给这群狼狗喂食。
  八名全身是伤、全身是血的战俘在十六名黑衣人的押送下送了进来,他们都是佣兵,或多或少的与龙焱训练营有仇,有的甚至还偷袭过训练营,试图毁掉这个基地。
  不过,现如今的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可利用价值,只能沦为……狼狗的食物。
  江南不知道这条变态的喂狗规定是谁想的,不过确确实实的有些惨无人道。
  随便想一想,都让人恶心想吐。
  那些战俘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一个个的眼露惊恐,叽哩哇啦的叫嚷着一些江南听不懂的话,有的甚至拼命反抗起来,但很快就被黑衣人给制止住。
  “队长,这里面共有五十六个地窖,每个地窖里面关押着六头狼狗,将近三百多条狗呢,八名战俘根本就不够分嘛。”江南正好休息,绕着兴趣走过来询问。
  三百多头狼狗分食八名战俘,虽然他们看上去都身高马大的,可怎么都觉得不够分呀,就算一头狗咬一口都是不够的。
  “我们哪来的那么多战俘?只是偶尔抓到战俘,将他们身上可利用的价值全都诈取出来后,才拿来喂狗。”知道江南是47号让特别照顾的,一名黑衣人开口解释。
  “那这些狼狗平时吃什么?”
  “大戈壁上的野味多了去了,我们抓到什么,它们吃什么。实在没空去抓了,就把它们全给放出去,它们自己吃饱了也就回来了。”
  “漫天遍野的放狗?”江南大脑努力的想了下那个场面,可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像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场景,咽了口口水,佩服道,“你们真任性,就不怕它们不会来?”
  “它们有灵性,会回来的。”黑衣人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说出这么一句。
  “确实有点灵性。”
  江南认真点点头,这一点他已经深刻领教过了,以前他也打过乱咬人的疯狗,可那些疯狗完全跟地窖里关押的这些狼狗不是一个档次。
  地窖里的这些狼狗懂得配合,知道猎物的弱点,不会乱咬一通,可能是从小吃活物,从小吃生肉,它们的脾性跟狼越来越像了吧。
  “队长,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些战俘给喂狗呢?”江南说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
  “规定!”
  “谁的规定?”
  “不知道,我来之前就有了,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黑衣人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其实用脑子认真想一想,你就会觉得入股不把这些战俘喂狗,那他们还有什么可利用的呢?关押起来,不仅浪费粮食,还要耗费人力去看管他们、防止逃跑,甚至还要提心吊胆他的同伙偷袭基地、前来营救;
  让他们像犯人一样在这里改造,可他们是心狠手辣的佣兵呀,能信的过他们吗?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反咬一口,会不会偷走某样不起眼的小东西来越狱、来联系同伙,会不会在基地制造混乱。
  所以,喂狗才是最好的选择!”
  “队长,你给我上了一课呀。”
  像是大彻大悟似得,江南目瞪口呆的点点头,今天的这番话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一直到最后上了战场,江南对付战俘都变得格外心狠。
  能杀则杀,绝不拖沓,绝不留根!
  “队长,你们忙吧,我去锻炼了。”
  解决内心疑惑的江南也不多停留,因为他知道等一会儿将是最血腥最原始最恶心的一幕,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吧。
  “等等!”和他交谈的黑衣人叫住了他。
  “队长,有事?”
  “还真有事!”说着黑衣人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递到江南手中,扫了眼八名战俘,淡淡道,“杀了他们。”
  “啊?”江南怀疑自己听错了。
  “啊什么啊?杀了他们!”
  “为什么呀,你们不是要喂活物嘛?”江南本能后退两步,让他看大活人被活生生的被狼狗啃食,他都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竟然还让自己杀人,开什么玩笑。
  “今天不喂活物!”
  “为什么?”
  “47号特别叮嘱,今天要给你上一课,让这八名战俘给你上一课。”“让他们给我上一课,就是让我杀了他们?”江南指指八名战俘,拍拍自己胸脯,一脸错愕。
  “没错!”
  “哇!我的逻辑碎一地呀!如果是这样,谁还敢当老师?你以为人人都是英国的熊孩子呀,要预约炸掉学校。”
  “你这是你必经的一课,训练期间不杀人,上了战场被人杀。”
  “我……”江南哑舍,因为黑衣人说的是实话,训练时候都不敢杀人,那上了战场绝对是死路一条,“其他学员也要经历这一课吗?”
  “他们之前在各自的部队都经历过了,你比较例外。”
  看着手里的锋利匕首,又扫了眼八名略显慌张的战俘,江南迟迟抬不起胳膊。
  他承认自己很能打,也曾将人打成植物人,甚至经常叫嚷着要杀人,可是那都是说说而已的,杀人,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更不敢去想。
  十几年来他只真真实实的动过一次杀心,想活生生的捅死一个人,那就是东北虎张戳。
  “你只有十分钟时间,47号特别交代,如果你十分钟内还没有动手,围墙上的哨兵就会开枪将你射出筛子。”
  江南没有说话,额头汗珠止不住的滑落,扫了眼围墙,的确,那些哨兵已经开始瞄准了自己。
  “我帮你!”
  见江南迟迟下不了手,早就是过来人的黑衣人很自然的走了过去。
  在江南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刹那,一把捏住他紧握匕首的右手,猛地向身前的一名战俘胸膛刺去。
  匕首刺入胸膛,剧烈的疼痛感以刺入点为中心向着四周澎湃扩散,可还没来得及凄惨发叫,正把匕首已经完全的深深的刺入胸膛,鲜活的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黑衣人还捏着江南的右手猛力搅动一下,就像一个气球砰的碎裂,无尽的鲜血肆无忌惮的在体内扩散。
  哇!
  浓烈鲜血张口喷出,雄壮身躯摇摇欲倒。
  黑衣人飞踢一脚,直接将其踹飞,四仰八叉的掉在了一个地窖中。
  当江南反应过来,双眼已然被血色填充。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