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三十五章 狗吃人!吃活人!

  幸亏地窖下面有着厚厚的干草,否则江南摔下来之后肯定破相,因为他是脸蛋先着地的。
  刚掉下来,来不及臭骂,来不及哀嚎,就听见一阵阵嘈杂狗吠。
  几乎是本能反应,没有丝毫考虑,嗖的就跳了起来,因为是脸先着地的,又加上气的太猛,结果嘴巴里直接咬了大把的干草,怎么看怎么狼狈。
  凝神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个三米长的方形铁笼,铁笼是由拇指粗的铁棍焊接而成,看起来十分坚固,可笼子上还沾着的没干的粘稠鲜血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这个铁笼就像个摆设。
  再加上四周环境太暗,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压抑和胆寒。
  而嘈杂的狗吠声正是来自这个宽大铁笼,笼子里都关着六头高大凶狠的狼狗,各个双目猩红、呲牙咧嘴、狂躁不止,一个个的争先恐后的撞击着笼子,似乎要冲破笼子活活咬死眼前的江南。
  喉结鼓动,看着一头头身上都还沾有鲜血的狼犬,江南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眼神顺便扫视四周,试图找一些可以当做武器的兵器。
  鬼知道这些狼狗会不会撞破铁笼冲出来,还是有所准备比较好。
  另外看一下这个地窖有多大,如果足够大,就算狼狗冲出来了,自己正好可以利用地形来与它们周旋,可再三巡视后,江南死亡了。
  这个地窖并不是很大,狗笼子之外的空间和其差不多,约莫也有三米。
  大爷的,现在该怎么办?
  以前听说在部队犯了错误会关小黑屋,起初江南觉得关在小黑屋里会很憋屈,可现在他宁愿去关小黑屋。
  至少小黑屋中不会有这些狼狗,不用每分每秒的担惊受怕。
  现在江南真想把和自己一个战区的王小虎给叫过来,人家连狼都可以训的了,还怕驯服不了这群狗,正好侄子舅舅一锅端。
  “感受如何呀?小子!”头顶的铁皮突然打开,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入江南的耳畔。
  “什么人?”几乎是本能反应,江南抬头打量,可头顶的阳光太过于耀眼,他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脸,其他的根本看不清。
  等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江南目光微缩,紧紧盯住头顶的人脸,下一秒后立刻激动的呵斥起来:“是你?!你个老坑货,靠,有种给老子下来,老子分分钟爆了你的头,上下两个头都给你爆了!”
  “火气挺大呀,看来我得先帮你消消气。”那人呵呵一笑,缓缓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
  “你想干嘛?”江南下意识的退到地窖的阴暗处,他就不信这个老坑货跟猫头鹰似得眼睛还有夜视功能,可以在黑暗中准确无误的击中自己。
  “放心,我不打你。”男人怪怪一笑,手枪瞄准了江南对面的狗笼子,准确的说是锁住狗笼子的那把大铁锁。
  噗!
  子弹脱膛而出,带出一抹火光,在漆黑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眼,准确无误的射击在铁锁上。
  看似坚固无比的铁锁顿时报废,嘎巴一声的掉在地上。
  或许是在这里呆的太久了,这些狼狗对枪声并不敏感,并不会像宠物狗似得听到鞭炮声都会吓得躲在角落里。常年吃肉,它们还变得异常聪明,看见铁锁报废的掉在地上,纷纷发了疯的向着铁门撞来。
  “我靠!”江南大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
  想要冲过去用身体抵住铁门,可又怕那些狼狗反咬自己一口,得不偿失。
  “将这六条狼狗干掉,否则它们会吃了你!善意的提醒你一句,这些狼狗都是吃人肉长大的,那些前来偷袭基地的佣兵被捕后都会丢在这里面喂狗,所以,你要小心了。”
  说完,头顶的那人砰的关上了铁皮,整个地窖再度回归黑暗。
  “喂狗?”江南喉结鼓动,已经忘了去臭骂头顶的那个老坑货。
  充满惧意与战意的看着冲出来的六条双眼猩红的狼狗,呼吸开始急促,精神变得高度紧张,豆大的汗珠哗啦啦的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狗吃人!吃活人!
  江南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这种对待战俘的方法也太变态了,难怪这些狼狗看到活人后有一种异样的疯狂和冲动。
  如果给他一把兵器,哪怕是一根木棍也好,至少心里有一丝安慰,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这该怎么打?
  人都是这样,在面临强大的威胁时,会忍不住的捡一样东西来保护自己,不管那个东西有没有任何威慑力,殊不知那个东西有时候会比他都不堪。
  六条狼狗将江南包围在墙角,缓缓逼近。
  江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眼中难以掩饰惊恐之色,而在惊恐之上则是逐渐出现的令人心颤的狠辣。
  谁想喂狗?谁想自己的身体活生生的被狗撕成肉片?
  不想!也不能!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身体被那些畜牲给啃掉!
  要想活下去,必须——杀死这群狼狗,不论用什么方法,杀掉它们!
  杀!
  这个看似简单实则疯狂,看似单薄实则血腥的一个字在江南脑海中炸响,宛如平地惊雷,轰隆回荡,持久不息。
  大脑飞速旋转,思考用什么办法来杀掉这些狼狗,同时自己尽可能的少受伤害。
  狠辣的战意同时在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内部积聚,然后穿破皮肉弥漫而出。
  整个地窖此刻完全处于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中,空气中回荡的除了江南粗重的呼吸,就是狼狗的喘息,奏出血腥的交响曲和开战的号角声。
  “妈的!拼了!啊!!!!”
  江南突然大声怪叫,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鼓气加油,同时暂时镇住逐渐围逼上来的狼狗。
  不求吓退,只求短暂震慑住,给自己准备的机会。
  这一招果真奏效,六头狼狗明显吓了一跳,有一头还本能的后退两步。
  江南抓住这个空档,一把脱掉上衣,如皮鞭般向其中一头狼狗疯狂舞动挥打,然后高声怪叫着快速的向着对面的铁笼子冲了过去。
  刚才思前想后,江南觉得整个地窖还是这个笼子是最安全的,至少暂时安全,所以必须冲进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