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二十二章 仅仅只是个开始

  黑不溜就的东西落在人群中,很快便冒出一缕缕的白烟。
  “催泪弹!是催泪弹!!”
  正如屠隆所说的那样,来到龙焱训练营的学员几乎每一个在各自的部队都算是精英,很快他们就判断出来抛掷而来的东西是什么。
  缕缕白烟在人群中升腾而起,犹如飓风席卷海面,阵阵波涛碰撞轰击,激起漫天水浪。
  本就紧张、好奇的众人很快就炸开了锅,一个个的边叫唤,边各忙各的,试图通过自己的方法来解决白烟。
  可他们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些哨兵抛掷在人群中的催泪弹太多太多,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场地,很有铺天盖地的感觉。
  遥遥望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冒着白烟的篝火。
  就连站在围墙上的哨兵都感到有些辣眼睛,更别提身处最里面的他们。
  任何的方法在此刻都有些不堪一击,只能稍稍抵挡一下,但长久下去,绝对不行。
  站在江南旁边的关晴突然握住他的左手,低声说道:“别怕,别乱。”
  说着话,关晴一边撩起自己手里的背心,捂住口鼻,一边继续对身边的江南说道:“用衣服堵住鼻子和嘴巴,另外,闭上眼睛。”
  江南看了她一眼,心里笑笑,并没有仔细去看暴露出来的小腹,很快脱掉自己的外套,哗的一下给两个人都给盖住。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这种场景江南在那些抗日神剧里看得太多太多了,多多少少的已经明白一些常识,其实不用关晴提醒,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另外,感受着紧抓着自己左手,微微哆嗦的玉臂,江南感觉这个女人貌似比自己还要紧张。
  看来虽然她在部队待过几年,还是男兵班的女班长,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
  江南并不觉得自己魅力大到只接触了不到两三天女孩,一紧张就向自己依偎过来。
  身为军人,很多时候都很少在乎男女有别的观念,这只是其中一点,另一点江南觉得自己在关晴眼中只是个半大孩子,就算占便宜,也占不到什么。
  更何况两人来自同一个战区,这两天接触的也算多,关晴自然而然会本能地对他表现得更亲近一点。
  五分钟过去了,偌大的场地内依旧浓烟滚滚,除了白色的烟雾,几乎看不到里面人的影子。
  也只有那连续传出剧烈的咳嗽声,才能证明场地内还有人活着。
  江南是第一次接触催泪弹,但只是这么一次,他就记住了催泪弹的可怕,且刻骨铭心。
  此时此刻,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脸蛋隐隐出现灼痛感,呼吸越来越困难,鼻涕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稍稍眯开眼睛,看见眼前的一切就像是美轮美奂的云层,更像京都的雾霾天。
  最难受的是眼睛,火辣辣的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眼眶,这可比切洋葱难受多了,就像是连续吃了几十包、几百包辣根。
  江南想忍住不打喷嚏,可每次稍稍呼吸,好像吸入鼻子里的不是空气,而是辣椒水,流进喉咙、顺入呼吸道,一直烧到肺部,整个人好似吃了磕了加了金坷垃的伟哥,整个身子都要爆炸开来。
  这种滋味,可比呛水要难受十倍、百倍。
  即便江南用外套盖住了自己和关晴,关晴又伸手捂住了江南的口鼻,双重保护下,仍然起不到丝毫作用。
  可江南就是牛脾气,死倔死倔的那种,而且有着不服输的性格,愣是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了下来。
  否则他连一秒钟都忍受不了,直接选择主动放弃。
  可烟雾实在是太浓了,很快他就忍不住了,凭借记忆,拉着关晴就朝着铁门那里跑去。
  因为那里是唯一的出口。
  不只是他,几乎所有的人都选择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刺啦!
  像是听到了他们内心的呼唤,铁门当场打开。
  可……
  并不是放他们出去,而是冲进来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他们左手拿着防暴盾牌,右手提着漆黑短棍,最可怕的是,他们的头上都带着防毒面具。
  统一的装备,整齐的队形,刚冲进来就冲着众人一顿爆砸。
  也不去看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想干嘛,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砸。
  谁敢反抗,砸得更狠,甚至还会被几名士兵用防暴盾牌围起来,展开群殴。
  “我放弃,我放弃,快放我出去,我要死了……咳……咳咳……”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群殴他的那些士兵果断停手,没有多余废话,托着就将其丢出铁门外。
  而铁门外,早有数名医护人员在等候,很快就将疼得满地翻滚的他抬上担架,迅速离开。
  有人见这一招还挺管用,为了免受暴打,也纷纷效仿。
  短短十秒钟内,又有两人主动放弃。
  有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想趁着对那两人放行的空档,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可根本没能如愿,等待他的是比之前更残暴、血腥的毒打。
  陆陆续续的又有八名学员选择放弃,加上先前那三位,再算上最开始的那五人,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有十六人主动选择了放弃。
  很快,众人就明白了这般暴打的意义,就是想让自己主动选择放弃。
  放弃,免打;继续,暴打!
  是放弃还是坚持,全凭自己一句话。
  方法虽然有些没有人性,但无疑是最快淘汰学员的方法,也能通过这种方法,看出哪个学员更能坚持。
  看透了屠隆这么做的意义,也就没人主动选择放弃,都在默默忍受。
  无奈之下,围墙上的屠隆招招手,命令这些冲进来的全副武装士兵退出去。
  士兵退出去后,大批的医护人员跑了进来,给每个人带了个氧气罩。
  剩下的学员没一个能站起来的,全都躺在地上咳嗽、呻吟、翻滚,任由医护人员摆弄自己。
  看着躺满一地、叫苦连连、骂爹不断的众人,屠隆在围墙上悠然自得的来回走着,笑呵呵地开口:“忘了告诉你们,这仅仅这是个开始,以后这种游戏会每天都玩,有谁现在就坚持不住,可以选择放弃,这是我的最后一次善意提醒。”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