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十六章 飞机要飞向哪儿

  运输机是全封闭的只是其一。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是早上六点坐的飞机,现在可都接近中午十二点了,飞机仍没有降落,也就是说运输机在天上已足足飞行了将近六个钟头。
  六个钟头呀!
  这特么的都可以飞到地球的另一半了,可为什么还不停下来?
  不明情况的二十一人开始变得惴惴不安,特别是江南,他还是第一次遭遇到这种事情,神态都有些紧张。
  出身侦察兵的周安最先忍不住,将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取下,摆在众人面前,清了清喉咙,探着脑袋道:“咱们是从东北H市起飞的,向北两百多公里就可以出海,向南一千多公里就到俄罗-斯了,向东将近三百公里到朝-鲜。
  运输机已经飞了五小时四十分钟,按照时速八百到一千公里计算的话,我们现在至少已走出三千多公里。
  如果是向这三个方向飞的话,现在我们早已在异国他乡的天空了,龙焱训练营作为国内做神秘特种部队的训练地,不可能建立在国外,所以,我断定飞机目前是在往南飞。”
  虽然昨晚只是接触了一个晚上,但江南对这个周安还是有一定好感的。
  至少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的冷淡,江南询问问题的时候,他都会细心的解答,当然了,整个人有点小高傲。
  毕竟人家是侦察兵出身,在特种部队,侦察兵往往比狙击手更加的危险,简单的说就是当炮灰。
  听闻他的话,江南不由对他敬佩起来。
  不愧是侦察兵,分析的还真头头是道。
  不过对于他的好心解说,更多的是闭目养神,连眼皮都没撩起一下,有的皱起眉头,有点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有的面无表情。
  “向南是什么地方?”坐在江南身边的牧雷突然询问。
  “内蒙古!”
  “内蒙古地域辽阔,人烟稀少,没准龙焱训练营真的就在内蒙古。”牧雷点点头,算是认同周安的说完。
  坐在周安对面的张妍心幽幽开口:“你说运输机至少飞出三千多公里,就算真的往南去,早就过了内蒙古了,现在不是在乌鲁木齐,就是出国了!”
  牧雷挠挠头:“哎呀呀,难不成龙焱训练营真的建造在国外,奇了怪了,建立在国外,怎么能保证安全呢?”
  听到牧雷这毫无营养的询问,江南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抬起手来,在空中画了个圈圈,道:“你们怎么能百分百的确定飞机不是在天上转圈呢?
  运输机是全封闭的,我想他们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故意在天上转圈,让我们产生错觉。”
  此话一出,飞机上的所有人都停止各自动作,一愣一愣的看着江南。
  就连上了飞机后就一直在闭目养神、一言不发的黄泉也难得的睁开眼睛,略带诧异地看向江南。
  江南只是突然想到了就说出来了,但就目前来看武夷是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可能。
  一个名叫狄青的男人眼睛突然一亮,立刻接道:“没错,飞机是在天上转圈。”
  这个狄青跟北宋时期的大英雄狄青同名同姓,且同样是山西汾阳人,后来办到了东北,自然而然划分到北部战区。
  来这里之前,他曾在空军某部就职,是个职业的飞行员,用他的话说,小到遥-控飞机,大到各种歼击机他都可以玩的溜溜的,就跟男人热衷于撸似得。
  狄青都做了肯定,那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理由质疑江南了。
  “说说飞机到最后会降落在哪里?南边?”江南看着狄青询问。
  “不太可能,南边这段时间不太太平,就算需要兵力,把我们这些人拉过去也顶多充当炮灰。”
  “北边?”
  “太冷,而且别忘了北边的大兴安岭还是保护区呢,一般不会让军人进入。”
  询问无果的江南暗暗叹了口气,他现在急迫想知道的是训练营到底在哪里,这样就可以根据目的地的环境来判断一些训练项目。
  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特训会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会被淘汰掉!
  “哎呀呀,南边不是,北边不是,那到底在哪里?我看内蒙古就不错!”牧雷忍不住大咧咧的扯道。
  “能把你们的嘴巴闭上吗?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话刚说完,一直坐在最末的那名中尉军官突然开口,瞪着眼睛看着牧雷。
  经过昨晚那么一闹,江南发现这位中尉不仅是对自己一个人的态度恶劣,对这里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
  心里不免有了一些安慰!
  特别是经过昨晚那么一闹后,江南发现这个中尉军官多少有些针对牧雷,谁让牧雷背后抱怨人家来着呢。
  牧雷心里对中尉军官本来就不爽,现在又听到他张开臭嘴大放厥词的针对自己,本就窜天猴的他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解开座椅上的安全带,腾的站起身,怒视着中尉军官,气呼呼地说道:“你针对我是吧,有种下飞机干一架啊!”
  “跟我干架?你也配?!”
  “嘚瑟个屁,你不就是个中尉嘛,真正打起来还不知道谁怕谁呢。”
  军队算是等级最森严的地方,牧雷是个中士,而那人是中尉,低级军官对上级军官无礼,甚至辱骂,那简直就是件恶劣事件至少得受处分呢。
  可现在在飞机上,如果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谁又会知道呢?
  对于牧雷的辱骂,中尉教官笑而不语,也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缓缓走了过来。
  后者眉毛一周,下意识地抬起双拳,疑声问道:“怎么……要在这里干架?”
  中尉没有回话,来到牧雷的身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档,毫无预兆的猛的踢出一脚。
  这一脚快而疾,猛而狠。
  牧雷直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山呼海啸般在小腹汹涌流窜,迫使内脏一阵生疼。
  哇!
  身躯剧颤,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飞腾起来,重重砸在机体上,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中尉嘴角挑起,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说过你不配跟我干架,再敢不听命令,我直接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你……你特么的偷袭!无赖!!”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