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十章 林老大

  林然的哥哥名叫林潇,是这座城市北区的老大。
  跟林然不同的是,林潇很沉稳,很冷静,而且长得白白净净的,永远是西装革履,每天都在翻看古代的一些兵法,有点小鲜肉的意思,一点儿也不像一个社团老大。
  凤凰高级商务会所,半个小时后,江南出现在这里。
  这里就是林潇的大本营,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基本上都待在这里,江南听他说,他准备通过这个商务会所给自己洗白,从此金盆洗手。
  “南哥!”刚刚来到门前,两侧的服务员就很礼貌的点头。
  “林老大今天在这里吗?”江南询问。
  “在的,这几天老大都在这里,专门为了等你。”
  看来林然已经将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告诉他了,江南心里这么想着,冲着两服务员摆摆手,直接进入会所。
  进入后,江南畅通无阻的进入会所的最高层。
  刚刚来到林潇的办公室外,两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就从里面推门走了出来。
  穿着黑色背心,黝黑的皮肤暴露出来,其中一个脸上还有道狰狞的刀疤,从左脸一直划到嘴角,如果不是这道刀疤,很多人就会被他们的长相弄得混淆,因为两人是双胞胎。
  刀疤脸名叫沈冲,是哥哥,弟弟则叫沈锋!
  两人是林潇坐镇北区的左右手,功不可没,无人可及。
  “南哥,来了哈,林老大在里面打电话,进去的时候小点声。”
  因为和江南都比较熟悉了,所以沈冲大咧咧的和江南打着招呼,那蒲扇大的手掌拍在江南肩膀上一阵生疼。
  “那我还是在外面等着林老大吧。”
  “别呀,林老大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你呢,既然来了,那就去看看,别打扰他就好。”
  沈锋也打着哈哈的把江南推到门前。
  无奈之下,江南耸耸肩,轻轻推门进了林潇的办公室。
  果不其然,刚刚推门进去,江南就看见林潇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着电话,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上去很神秘。
  看到江南走了进来,林潇的双目一阵精亮,冲着对面的沙发指了指,示意江南坐在那儿等一下。
  明白林潇的意思,江南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林潇对面的沙发上,静静的等待。
  或许是因为看到江南来了,没有两分钟,林潇就挂了电话。
  江南还没来得及说话,林潇就露出洁白牙齿笑了起来:“怎么想起来去当兵?”
  江南耸了耸肩,只笑不语,这件事他无法向林潇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被强行坑了去吧?
  “你不想说,我也不强求,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如果你有一天退伍了,实在没事干了,就来帮我,我这里永远为你留个位子,不为别的,我就看中你小子身上的这股性子了。”
  林潇身为一方老大,有着独有的大度和气质,笑了笑,继续道,“我知道你这次来是向我道别的,啥也不说了,下去找个房间喝酒,今晚咱们不醉不休。”
  “好!”
  江南点点头,和林潇一道出了办公室。
  在沈冲和沈锋这对双胞胎的招呼下,很快酒水就堆满了桌子,知道林潇要为一直就很想拉拢的江南此行,林潇手下但凡有头有脸的地下人物都赶了过来。
  不大的贵宾室很快就满员了,众人没有那么多的咬文嚼字,干净利落的就一个字:喝!
  在众人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林然却突然闯了走了过来,在江南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今天林然有刻意打扮过,一贯不穿裙子的她竟然穿着件白色的连衣裙,她身材本就称得上完美,算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虽然第一次穿裙子,但还是别有一番风味。
  最重要的是她脸上还有花了妆,此时此刻看上去格外妩媚、成熟,根本就没有当初小太妹的那种痞性,让人看了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林潇知道自己妹妹对江南的意思,很识趣的坐到了一旁,其他人也紧跟着坐了过去。
  就这样,十几个大男人挤在了贵宾室的一边呼天海地,而在这一边,只有江南和林然紧紧相望,形成鲜明对比,怎么看怎么搞笑。
  饶是江南没皮没脸,都觉得有点尴尬。
  见江南不说话,林然拿瓶酒就灌了一口,含混的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当兵?我了解你的,你桀骜不驯惯了,怎么可能会去纪律严明的军营呢?”
  霎时间,对面的众人静止了,纷纷竖起了耳朵,因为这也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江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笑道:“你穿裙子的样子挺漂亮,以后应该多穿。”
  对于江南的努力撇开话题,林然明显有些不满,道:“不回答我的问题,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其实就算以后我不能走到你哥现在的位置,你也可以接替他,这样的话北区也不会受到其他三区的打压。”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人很讨厌?”
  “我家那个筒子楼那是我在H市唯一的东西了,希望你可帮我好好保管下,这是钥匙。”
  不管林然怎么询问,江南总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如同鸡对鸭讲。
  从兜里掏出钥匙放在了林然的面前。
  嘭!
  拿起钥匙,林然同时把瓶里的最后一口酒喝干,重重地放在桌上,然后看着江南,一字一顿地问道:“你不能走,你不能去当兵?”
  江南满脸的茫然,反问道:“为什么?”
  “你当初摸过我的胸,你就得对我负责。”
  “你这是什么歪理,又不是把你那啥了,负什么责?是吧,林老大?”
  江南无奈的扭头去询问林潇,可却看到对方直接翻个白眼,揽住沈锋的脖子瞎扯,说什么今晚的月色真美,真是郎才女貌、洞房花烛的好时光呀。
  “我知道你是在拦我,可我必须走,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是有人逼你吗?”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是谁?我让我哥带人做了他!”
  江南不再说话,闭着嘴巴,笑而不语。
  “我在问你话呢!”
  如果是在平时,林然虽然也会发疯,但绝不会不会这么咄咄逼人,可能是喝醉了吧,此时此刻完全一副老天第一老娘第二的姿态。
  哎……江南不想和一个喝醉的人解释什么,就胡乱的扯开话题,故意又给对方开了瓶酒。
  果不其然,两瓶酒下肚,林然就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江南则继续和林潇等人呼天海地,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林潇派了个专车司机给送回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