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七章 男人的名字

  按照男人所说,龙焱训练营在军方内部的名气非常大,同样的,也相当神秘,知道它所在地的人少之又少。
  龙焱训练营是培养特种军事人才最高级别的殿堂,但凡能够进入其中的,都是国家要重点培养的对象,而能从中顺利毕业的,都将委以重任。
  大部分还是成了龙焱特种兵,成为了国家最有力的强劲心脏。
  总而言之一句话,先不说能不能撑到训练的第二期和第三期,也不说能不能从龙焱训练营中顺利毕业,单是进入龙焱训练营,哪怕只在里面呆了一天、一小时、一分钟,对江南来说,都是祖坟冒青烟的节奏。
  在最后的软磨硬泡下,男人还给了江南一连串的惊人数据,从这一连串的惊人数据中就可以看出国家对这次计划的重视程性。
  龙焱训练营光是里面的基础建设就投入了不下亿元,单位是人民币、美元,或是欧元,这都无人得知、无从考证。
  但凡进入里面受训的学员,不论多少,最低费用都高达几百万,而且全是国家补贴,不需要个人花一分钱。
  由此可见,国家对进入龙焱训练营受训的学员的重视程度,还有国家对此次计划的重视程度。
  谈起龙焱训练营来,一贯沉稳的男人的那张嘴就跟从天上奔腾而下黄河之水似得,滔滔不绝,赞不绝口,直夸得好像天上有、地下无的。
  让江南内心里一阵吐槽这货一定是靠推销发的家,这两张嘴片子磨一磨都可以放鞭炮了。
  等江南七天后到了龙焱训练营的时,他才明白,眼前的这家伙此时此刻说得每一句都是在忽悠自己,呃……
  倒也不尽言,龙焱训练营至少真实存在,且关于它的事迹都千真万确。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谈到最后,男人难得露出笑容地看着江南,道:“遇事留个心眼是好事,但太多疑可就不好了,难不成我还会害你不成?别忘了,昨晚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你现在就是一个废人烂人,也不可能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华夏士兵。”
  几多年后,回想起男人的这番话,江南是这样说的:他确实没有害我,但他……坑了我!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轮圆嘴巴子,狠狠抽在他的B脸上,然后告诉他,哥宁愿坐牢,也不参军!江南苦笑,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什么东西在隐瞒着自己!
  沉思好半晌,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既然都这样了,我也没别的路可走了,我参加这个计划,我接受这次的培训……”
  话才刚出口,男人便把两三张文件递到他的面前,说道:“这是这次计划的报名表,你在下面签个字,就可以参加这三期的训练,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办!”
  顺着男人手指的地方,江南果然看到了签字栏。
  并没有着急签字,江南想先看看这些文件上都写着什么内容。
  见他江南要翻页细看,男人那万年不变的冰冷表情出现微微不耐烦,催促道:“这就是一份报名表,只是对三期训练进行了简单概括,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没什么特别的,你先把名签上,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江南看看所谓的报名表,再瞧瞧对面的男人,报名表在手里用力晃晃,撇嘴嘟囔道:“这不会是古代的什么卖身契吧……”
  “说什么呢?”男人直接将江南打断,“你真是浪费我的良苦用心呀,你认为我会骗你吗?”
  很有可能,鬼知道你平凡的脸庞下会不会隐藏一颗腹黑心!
  江南在心里嘀咕一句,不过还是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上面。
  等他签好了名,男人立刻把文件抽了回去,低头看看,满意地点点头,对着江南笑道:“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西湖特产哈尔滨红肠,敞开肚皮的吃。”
  江南正好没吃饱,从后座拿起来就狼吞虎咽起来,丝毫不客气。
  男人也不拦他,叮嘱道:“你去龙焱训练营的时候,最好什么东西都别带,那里什么都有。”
  “就算你不说,我也不带呀。”江南痞痞的回应一句。
  “呵呵,对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我说让你在七天内办理未了的心愿,可不包括刺杀东北虎张戳,他因为贩卖毒品已经被警察盯上了,就算你不出手,用不了半个月他就进去了,且永远不会放出来。”
  “谢了!”江南点点头,抱着怀里的吃的,说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对了,七天后我会安排人把你送到目的地,你无需像那些新兵蛋子那样的去集合。
  最后祝你一路顺风!善意提醒一句,龙焱训练营是封闭的,训练期间如果偷跑回来,会当做逃兵送上军事法庭,到那时,我也帮不了你。”
  两句话都很重要,所以他才放在最后特别提醒。
  “我知道。”江南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随即向余耀辉挥挥手,快步走出轿车。
  在关门的那一瞬间,突然认真的打量着男人,道:“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我是不是该知道一下你的名字?”
  “名字?呵呵,好久没人这么问我了!”男人自嘲一句,道,“我没有名字,你可以叫我47!”
  说完,驾驭轿车扬长而去!
  望着轿车的背影,江南眉头微皱,47?这是什么鬼东西?他的代号嘛?
  可是什么人会使用代号呢?
  心中不由发出疑问,他究竟是什么人?!
  啃完手里的东西,江南扫了眼面前的学校,最后还是决定不进去了,自己在这个城市只剩下了七天时间,必须好好珍惜。
  离开之前,第一件事就是去爷爷坟前上柱香,第二件事就是通知一下关系还不错的林老大,最后呢,就剩下了那件事情。
  只有三件事,这是江南能想到的自己必须在离开之前要做的。
  卖了些祭品,江南就打车去了张老头的墓地。
  因为没有多少钱买墓地,张老头安葬的地方都比较冷清,遥遥望去,就只有这么一座孤坟,显得格外凄凉。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