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五章 陌生号码

  林然是个十足的小太妹,刚来到这个学校,就开始横行霸道。
  一开始,某些男生还觉得这个漂亮女孩没什么厉害的,可有次她和班级里的男生发生争执,两人越吵越激烈,最后还动起了手,拳脚相向,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不仅在两分钟之内将那个男生撂到了地上,最后还把人家的一条胳膊给卸了。
  当时这件事轰动一时,被学生们传成一段‘佳话’。
  后来学生们才知道,这妞从小就练跆拳道,现在已经是黑带了。
  此后,林然在学校内更加猖獗,来学校一个月后就成这个学校的老大,一直持续到现在。
  学生们认为林然能够成为学校老大,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在社会上认了个干哥哥。
  其实不然,对于林然,江南知道她的所有,至少比这些学生知道的要多。
  她并非在社会上认了个干哥哥,而是她本来就有一个个亲哥哥,那个亲哥哥还是北区的老大,那些给她亲哥做小弟的手下,自然想争相恐后的做她干哥哥了。
  昨晚那两个小混混就是他哥的手下,如果昨晚是她哥亲自出马,那江南绝不会那么嚣张。
  因为她哥势力太大了,和另外三区的老大,称霸着这座城市的地下世界。
  江南之所以能和林然相识,也是因为和她发生过冲突。
  当时林然听说江南很能打,身为学校老大的她就想把江南给拉拢过来,江南自由散漫、独来独往惯了,当场就回绝了。
  好像还推了林然一下,直接就拍在了她的胸上。
  之后林然就记恨上了江南,但都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只是叫他哥的手下堵了一次江南。
  面对七八名混子的围攻,江南愣是给打赢了。
  接着便得到了林然她哥的赏识,几乎每周都会派人来拉拢江南,说江南是个混社团的好材料,将来会站在他那个位置。
  就这样,林然拿江南也无可奈何了。
  因为她哥特别叮嘱过她,不得让她招惹江南,还要求好好相处,就差让他的亲妹妹用美人计来勾引、拉拢江南了。
  看着林然质问的目光,江南无所谓的说道:“垃圾吗?还好啦!习惯就好,一顿午饭而已,何必那么矫情。”
  林然撇撇嘴,嘟囔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吃这些东西,打架还那么的力气。”
  “怪我咯。”江南做了个表情包。
  看着江南模样,林然气的牙根子直痒痒,气呼呼地正准备转身离开,可却突然折回,紧盯着江南的眼睛,问道:“你昨晚是不是去杀东北虎张戳了?”
  “没有啊。”江南一脸平静的啃了块面包。
  “你还说没有,今天早上张戳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只要是道上混的谁不知道,你这个高中生差点要了张戳那头东北虎的小命。”
  林然脚尖一垫,轻轻一跳,穿着超短裙一屁股坐在江南面前的课桌上,翘起二郎腿,“张戳说了,他会做了你,神不知鬼不觉,警察根本不会查到。”
  江南没想到只用了一晚,张戳就把消息给放出去了,眼珠子一转,根本无暇去欣赏林然的一双大白腿,淡淡道:“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
  “你怎么听到这个消息还这么镇定,不会是装出来的吧?”
  林然身子向前一顷,与江南的脸颊保持的距离不到几厘米,小靓鼻一翘,“要不你求求我,只要你求我,说不定我就能帮你搞定那头东北虎哦。”
  江南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林然在自言自语的唱着独角戏。
  网络术语:我就静静的坐在这里看着你装B!
  见江南迟迟不说话,林然皱眉询问:”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默认了我的说法?”
  “默认你个大头鬼,你个小丫头片子能搞定东北虎?你抬头看看天,上面有头牛在飞!”
  江南笑意浓浓的扫视着林然的身体,“你是打算用你的胸夹暴他的脑袋?还是用你那胎教水平的智商来说服他?别逗了,是不是又是你哥让你来拉拢我的?”
  “你……你你……真没劲。”
  被江南戳穿了真相,林然气呼呼的跳下课桌,转身就要离开。
  没办法,自从林然的哥哥知道江南和东北虎有矛盾后,就试图通过解决东北虎来拉拢江南。
  每周都是如此,从没间断,但都被江南给拒绝。
  “喂,等下,我跟你说件事。”江南叫住对方。
  “怎么,想通了?其实跟着我哥也没什么不好的,等以后我哥退下来后,你就可以跟着我了……”
  “都是同学,以后别找混混去欺负她们了。”江南懒得听对方废话,边吃着面包,边道出自己的意思。
  “欺负她们?谁呀?我欺负的人多了去了。”
  “就算昨晚乌鸦和耗子去欺负的那两个。”
  “原来是她们呀。”林然恍然的眼睛一亮,又凑了过来,冲着江南露出嘚瑟笑容,露出洁白牙齿,“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否则我就一直派人去欺负她们。”
  “我昨晚已经给你哥打过电话了,他以后不会再让手下去欺负学校学生了,即便是你开口都不行。”
  “你……你先斩后奏!你无赖!!”
  “我这是在帮你哥,咱们这片属于南区,你哥北区的人一直往这里跑,迟早会引起南区老大不满的。到时难免发生械斗,而你哥身为老大,十有八九会进局子。”
  “不管怎样,你就是耍无赖!夏晴知、闫玉和你什么关系呀,你这么帮她们?”林然气呼呼的发出质问。
  “夏晴知?闫玉?”
  “就是你说的那两个女生啊。”
  “原来这是她们的名字,这么长时间没来学校,都忘了。”
  江南是真忘了,如果单看那张脸,江南能记起来两人是同学,但非要说出名字,就想不起来了,不然江南也不会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同学同学的叫着。
  “夏晴知可是校花,你竟然不知道?”
  “难道校花就应该被每个人给记住吗?又不是毛爷爷!”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社会上混的缘故,江南心境发生了一丢丢变化,至少比这些成天憋在学校里的学生要成熟很多,所以简单直接的道出了一句真理。
  的确,跟毛爷爷相比,校花真的不算什么,有多少校花到最后败在了毛爷爷手里?!
  当然了,这也跟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
  就在这时,江南兜里的手机响了。
  因为在教室的原因,江南调的是震动,掏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