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三章 为什么而当兵?

  “你到底是谁?”江南脱口而出,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的爷爷,那他肯定不简单。
  没有回答江南的问题,男人自言自语道:“好在你经验不足,如果你刚才真的把他捅死了,那你一辈子可就毁了,你现在在上高三,毕业后可以去大学,而不是进监狱。这么做,值吗?”
  “值!那家伙无恶不作,听说还销售毒品,只是警察没有证据。杀了他我也算是除害,以我这条烂命换他的命,值。”
  那人耸耸肩,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没皮没脸,没心没肺,一个小人物的diao丝思想,跟我了解的一样。”
  “你到底是谁?”这是江南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依旧避开江南这个问题,男人耸耸肩,慢悠悠的道:“人的命只有一条,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拿自己的条命去轻易冒险,今晚这次,你以为你很聪明,实则愚蠢至极!”
  男人倒是说了句实话,现在想想,江南都觉得后怕,他低估了张戳那只东北虎,更高估了自己。
  吞口唾沫,江南道:“你……你能帮我杀掉他,对吗?”
  “呵呵,我不杀人,准确的说我不会胡乱杀人,也不会教唆别人去杀人。”男人笑呵呵地回答。
  对于他这样的回答,江南当然不甘心,他是阅历不深,但也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绝非普通人,只是他说的不胡乱杀人是什么意思?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找到自己?!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下个路口把我放下吧。”有些东西男人明显不愿意告诉自己,所以还是早早离开。
  男人没有应声,而是熟练的驾驭着轿车,很快在下个路口停下。
  “谢谢!!”扭头看了眼男人,江南开门就要离开。
  就在此时,车内传来男人磁性的声音:“江南,男,十九岁,民族汉,东北H市人,无父无母,准确的应该说是个孤儿。出生不到两个星期就被丢弃在马路边,被捡破烂的老张头给抱回家……”
  “你到底……”男人说的句句属实,江南忍不住又要询问,可刚扭头,却看见男人不知何时拿出了一叠资料,边看资料边缓慢讲述。
  男人随意的招招手,示意江南坐下聆听,看着资料继续道:“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都很优异,直至上了初三。
  一次偶然机会,目睹了抚养自己长大的老张头被街头的小混混勒索,索要保护费,这还不算完,之后就连那些城管都要强行收了他的拾荒工具。
  从此就学会了打架,和街头的小混混打,甚至还去偷袭那些夜晚下班回家的城管。
  上了高中更加变本加厉,有时一个月都不会去学校,除了肆无忌惮的与那些混混瞎混在一起,更多的是去帮助老张头拾荒,保护老张头不会被收保护费的小混混、还有个别无理取闹的城管欺负。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这辈子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想让抚养自己长大的爷爷遭受任何欺负,小混混来了,打;城管来了,揍!因为这个没少进少管所吧,南哥?”
  男人最后还玩味的叫了一声‘南哥’,挑着眉毛看着副驾驶座位上的江南。
  江南一声不吭,等待男人说完,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干嘛。
  “至于今晚为什么要去刺杀那个混混头,全都得回到一周前。”男人继续道,“上一周,老张头心脏病突发,送到医院后本应想给老张头治疗,可在你们之后来了个人,正是刚才的混混头。
  那个混混头在斗殴中让手臂划破了点皮,并不是很严重,也不致命,稍稍包扎一下就好,可来到医院后非要胡搅蛮缠,要让所有医生都去给他治疗包扎,还要做全身检查,最后导致老张头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活生生的病死在医院走廊里。
  发生这种事情根本原因就是因为那个混混头,也可以说他就是杀人犯,你报了警,可警察却说根本原因不能怪罪到那个混混头的身上,也没有对他实行逮捕和任何惩罚,所以你今晚就来报仇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男人说完后,江南才紧盯着男人询问。
  合上资料,男人道:“我来给你指一条明路。”
  “明路?”
  “去当兵吧,你资质不错,不去当兵可惜了,再说你不也马上报高考志愿了嘛。”
  “当兵?当兵就能报仇?”江南询问的很直接。
  “不能!”男人缓缓摇头。
  “那我为什么要当兵?”江南反驳。
  说了这么一大堆,江南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让自己去当兵,直接开车门就要离开。
  “如果你不当兵,你将来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杀了那个混混头,要么自首,要么被警察抓,最后要么牢底坐穿,要么吃枪子;
  第二,躲过警察追捕,偷渡出国,将来一辈子都是黑户口。要么小打小闹的做一些小生意,还要担心当地警察的随时调查,一旦发现你是黑户口,立刻派遣回国,结果会怎么样呢,第一条说的很明白了。
  要么做一些违法勾当,或去一些战争国家当佣兵,成为战场上的刽子手,眼里除了钱再无其他,或在各地走私,遭受国际刑警的追捕。
  对了,你还可以去迪拜,那地方乞丐一个月都能赚一万多。”
  江南顿在原地,缓缓开口:“照你这么说,我不去当兵就必死无疑了,可是当兵又能怎样?可是现在当兵有什么用?考公务员?抱歉,我不感兴趣!”
  “那你当兵想干嘛?”
  “上战场!”
  “为什么?”男人有点疑惑。
  “现在我只身寡人,没有任何亲人,本来还想保护爷爷一辈子,可现在没有机会了。
  正如你刚才所说,如果我杀了那个东北虎,将来除了祸害社会就是牢底坐穿,没了任何利用价值,还不如上战场多杀几个敌人,也算是造福社会。将来到了下面,我也可以自豪的给我爷爷说,我上过战场,保卫过国家。
  还有就是,我现在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比较热血,要不然也不会叛逆的混社会,而如果选择去当兵,我相信百分之九十的第一念头就是上战场吧?”
  “呵呵,小人物思想,还是小人物思想。”
  “我本来就是小人物,难不成让我当救世主?”江南缓缓吐出口气,继续道,“还是你觉得我会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上战场的士兵更不是好士兵?”
  男人没有说话,绕着兴趣的看着江南。
  “不过现在当兵的能有几个上战场的?再说了,现在全世界都在宣扬和平,就算打起来了,那也是信息化战争,一颗炮弹就能完事,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大头兵。
  恕我直言,现在的兵,我除了在抗震救灾的时候、在阅兵的时候看见过,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身影了。
  就像是万年不变的新闻联播,咱们国家永远和平安康,国外永远战火连天,那既然这样,对我来说,当兵就更没意义。”
  江南无奈的耸耸肩,看了眼男人,道:“所以,让我当兵还是算了吧。放心,杀了那个东北虎我就会自首,不会去祸害社会。”
  “你不想知道你的父母是谁?”看着江南离开的背影,男人最后询问。
  “父母?”江南双眼陡然一亮。
  不知道为何,听到‘父母’二字,他的心脏加快了几分,大脑迫切的驱使自己去看一看,也却带着几分强烈拒绝。
  “你脖子上的那条项链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吧?上面还刻着‘江南’二字,这也是老张头为什么给你取名为江南,他以为这是你父母给你取的名字。”
  男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一般,让江南猜不透道不明,“去部队吧,那里或许有答案。”
  “我的父母在部队?”江南猛地扭头,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烈。
  男人耸耸肩,没有回答。
  “我的父母是不是在部队?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当时老子只有两个星期啊,既然生下来不养,那还不如把老子直接捏死,或者在肚子里的时候就给直接打了。
  特么的,那个老王八不想养儿子就控制住自己的玩意,把老子直接射在墙上,对他来说就那么困难?”
  江南越说越激动,眼睛隐隐充血,第一次,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别人说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
  激动吗?激动!
  生气吗?更生气!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