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二章 复仇

  青年猫在漆黑、肮脏的小巷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重金属酒吧。
  小巷内满地的垃圾,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身在其中的他丝毫不在意,注意力全都放在酒吧大门前。
  双目在黑暗中摄着寒光,就像一头伺机捕猎的孤狼。
  他在这里已经呆了整整一天了,所以刚才的不愉快并非碰巧偶遇的英雄救美,而是矮个子和高个子不知死活的撞进了他的地盘。
  现在已是深夜十点多,猫在这里一整天,他只为等一个人。
  张戳,绰号东北虎,他是这南街有名的混混头。
  江南是个高三的学生,因为家境原因,平时除了上学,更多的是在社会上瞎混,凭借身手好、出手狠这两个特点,附近的小混混都比较害怕他,‘南哥’这个称呼也随之而来。
  而张戳则是无恶不作、臭名昭著的大地痞,两人本应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任何关系,但如今,一条人命却把他俩联系到了一起。
  想到从小养育自己的爷爷因为张戳的原因,去了另一个世界,刺骨的寒冷就随之消失,充斥全身的是复仇的滚烫血液。
  紧握着从矮个子那里‘抢’过来的锋利匕首,复仇火焰燃烧的同时,还有着一丝丝的紧张。
  经过打听,江南得知张戳每晚会泡在黑金属酒吧,身边跟着的手下也没有很多,所以这是他为爷爷报仇的最佳机会。
  江南想过报警,也报了警,可警察说爷爷去世这件事情跟张戳扯不上任何关系,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求人不如求己,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江南觉得自己有必要为死去的爷爷做些什么。
  凌晨十一点,夜生活的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酒吧。
  理了理衣服,江南也混了进去。
  东北虎张戳已经进去三个多小时了,此刻定是他最为迷糊的时刻,也正是自己下手的关键时刻。
  进入酒吧的江南并没有着急去寻找张戳,先四处打量观察了下酒吧具体情况和等会逃跑的具体路线。
  一切准备就绪后,江南瞅准一个服务员,悄悄的跟了上去。
  待得四周无人,一下子冲到他的身后,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右手匕首抵住他的脖子,猛地将其拉扯到阴暗角落。
  “东北虎在哪个房间?”
  感受着抵在脖子处的锋利,冷硬的话语再从耳畔吹过,服务员身子不自觉一颤,出于本能的道:“不……”
  “考虑清楚再说话,因为杀人我可没少进局子。”说话间,冰冷的刀锋一动,一道醒目的血槽赫然出现在脖颈处。
  “二楼!2……1……219房!!”
  话刚说完,直觉脖颈一痛,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晕了过去。
  几分钟后,衣服被拔去的服务员死鱼般躺在角落,而江南早已偷偷摸摸的上了二楼。
  来到219房前,轻轻敲了敲门。
  “谁呀?”里面传出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耐烦,还夹杂着一丝女人的呻-吟。
  “虎哥,送酒的。”
  几秒种后,房门呼的打开,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走了出来,他光着膀子,胳膊上刻着一个老虎下山的纹身,下身的裤子都没系上,也不知道腰带到哪儿去了。
  皱眉紧盯着江南,在脸上刀疤的衬托下,看上去格外狰狞。
  “服务员,送酒的。”江南点头哈腰,透过门缝瞥眼向房间里看去,里面只有两个正在着急穿衣服的浓妆淡抹的女人,跟随东北虎一同前来的两个小弟不知道去哪儿了。
  “送酒的?老子什么时候要酒了?”张戳上下打量了一下服务员。
  “送的!”
  “送的?这家破酒吧的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送的……送行酒!”
  最后一个字刚落,江南的手臂猛地一抖,将匕首弹出,紧紧握在手里。
  随后扔掉手里的托盘,猛地甩动匕首,捅向张戳的小腹。
  或许是第一次杀人太过于紧张,或许是根本不懂得杀人技巧,结果匕首捅进对方的身体里后,只是溢出了粘稠鲜血,并没有要了对方性命。
  张戳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缓缓低下头,看着还插在自己肚子上的匕首,最后,慢慢抬起头,充血的目光落在江南的脸上。
  下一秒,毫无预兆的扬起手来,一巴掌狠狠拍在近在咫尺的江南的脸上,大骂道:“小B崽子敢捅我?去你妈的!”
  这一耳光使出了全力,江南没想到会失败,结果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一屁股坐在地上。
  直到现在江南还没反应过来,更多的是因为第一次杀人的缘故吧。
  耳朵嗡嗡作响,半边脸颊高高隆起,鲜血顺着他的鼻孔和嘴角流淌下来,这些好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就像个傻子。
  “这不南哥嘛?你爷爷就是我害死的,来报仇啊,连警察都说我无罪,你个小崽子能拿我怎么样?还要捅我?今天我废了你的手,让你以后都无法跟你爷爷似得那样去捡破烂!”
  因为刚才江南一直低着脑袋,又因为灯光的原因,到现在张戳才认出江南,无视还在流淌鲜血的小腹,随意的从地上捡起一个酒瓶,缓步走到江南面前。
  也就在这时,江南的意识才恢复正常,看着缓步走来的张戳,冲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接着,借助反震的力量挣扎着爬起,也顾不上去杀了张戳,就冲着远处跑去。
  张戳肚子本来就有伤,结果直接被江南踹翻在地。
  里面的两女郎不明所以,没看见外面发生了什么,正要赶过去搀扶张戳的时候,对方已经挣扎爬了起来,一脚踹开隔壁的房间,大声叫嚷道:“都别特么玩女人,给老子找人,快快快!”
  隔壁房间的两名小弟正玩得起劲,突然有人踹开房门扫了他们的兴致,正准备破口大骂,可当看到来人后,立刻住了嘴。
  看着老大流淌着鲜血的小腹,多多少少猜到了什么,毕竟都是出来混的,胡乱抓起裤子边穿边追赶出来。
  酒吧大厅早已人满为患,当他们衣冠不整冲下楼的时候,江南已经跌跌撞撞的冲到酒吧门前,他们叫嚷着就要追来,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一辆轿车挂着劲风奔驰过来,停在了江南面前。
  看着这辆突如其来的轿车,脸上还沾有鲜血的江南直接傻眼,还没来得及思考,车门由内而外的突然打开,从车内传来低沉的话音:“上车!”
  扫了眼身后就要追上来的车子,江南没有犹豫,也没顾得上什么危险,连滚带爬的钻进车里。
  等他上车之后,车里的那人脚下一踩油门,轿车轰的一声,一溜烟的飞驰而去。
  当张戳和两名小弟冲出酒吧外时,早已没了轿车的影子。
  轿车内。
  江南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还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
  当然有一部分是跑的有些乏累,更多的还是因为吓得,刚才太危险了,如果轿车再晚来片刻,自己就有可能被追上,然后被东北虎那家伙废掉双手。
  稍稍缓口气,江南扭头看向开车的那人,道:“谢谢你!”
  开车的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看上去三十多岁,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没有打领带,领扣松开三颗,右手手腕上戴着个镶钻手表,像是一个上班族,可江南总感觉不太像,因为气质,这个人的气质带着股铁血的味道。
  “下个路口就把我放下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以后我会特别感谢你。”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保持着一贯的神秘沉默。
  “你怎么不说话?嗓子不好嘛?那我写给你看。”江南以后对方是个哑巴,正准备拿出手机把要说的给打出来,然后给对方看。
  “你刚才在杀人?”就在江南掏手机的时候,男人突然扭头,含笑问道。
  不知为何,他明明是在笑,江南总感觉他的笑怪怪。
  江南没有说话,动作定格,双目死死盯着男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嘛。
  “为什么?”男人话锋一转,再度问道。
  “什么为什么?”江南下意识的装疯卖傻。
  男人转过头来,深邃地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注视他片刻,回过头来目视前往,慢悠悠地说道:“为什么要杀人,有什么事情是警察解决不了的?”
  江南沉默,过了好一会,低声道:“因为他该死。”
  “就因为他害死了你的爷爷?”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