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一章 雨露均沾

  为什么当兵?
  一腔热血?爱国雄心?为将来谋生路?找寻抛弃自己多年的父母?
  是!但,都不是!
  他只是想找个地方逃避,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和人心让他感到害怕,从小的种种遭遇已然成了他的噩梦,他变得冷心观红尘,可躲避的太多太久,他却忽略了……那个她……
  ——————————第一卷序!
  H市。
  夜幕降临,天空突然细细沙沙的飘落起雨水来。
  今年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雨水好像都特别多,东北也不例外。
  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反复无常的天气,街道上并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清,各种出租来回穿梭,都想趁着这种天气赚上一笔。
  两名身穿校服的女孩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没有要打车的意思。
  并非兜里没钱,而是共同撑着一把雨伞,享受着雨水来临前的这份惬意。
  撑着一把伞,两女孩就这样在街上走着,时不时的闲聊一句。
  当她们二人从一家‘重金属’酒吧前经过时,酒吧一侧的小巷里突然窜出两条黑影,两黑影一高一矮,冷不丁一看,还有点滑稽。
  高个子直接把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拽进巷子,矮个子则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在两名女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狠声道:“别出声,否则我捅死你们!”
  迅疾利落,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两女孩突然窜出来的汉子吓得说不出话来,哆哆嗦嗦的连连后退。
  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大脑根本就不受支配的回答:“我们……没钱,我们是学生,身上……没钱……”
  “没钱?那我们就劫点色!”矮个子两眼射出骇人的凶光,伸手就去撕扯其中一名女孩的衣服。
  刺啦!
  那名女孩躲闪不及,或者说根本来不及躲避,穿在最外面的校服就被一把扯掉。
  女孩惊慌失措,下意识的人还要后退,可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中。
  连带着,身后的同伴也一并摔倒。
  “现在的学生最有钱了,每月的生活费少说都有上千块,给我装什么装?”矮子穷凶极恶地怒道,“再不把钱拿出来,我们可就真的要劫色了。”
  “我……我们……”两女孩满脸惊恐。
  “麻溜的,非要逼我们劫色不成?虽然天气不允许,但我们丝毫不介意。”
  “耗子,墨迹个毛线,不给钱就捅她们!”
  高个子穷凶极恶地怒吼道,咬了咬牙,夺过匕首,便要向倒地的两女孩刺去。
  这时,就在距离他俩不远的巷口,一声低沉的话音突然传来:“喂,欺负我同学跟我打招呼了嘛?”
  突如其来的话音把在场的四人都吓了一跳,高矮二人急忙转回头观望,可是后面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啊?
  两人直觉得后脊梁发凉,不约而同地颤声叫道:“谁?谁在说话?”
  哗啦!
  左侧的墙顶突然跳下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直接落在两人面前。
  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挡,单手一抓,鬼魅的从高个子手里夺过匕首。
  接着,那青年先是向已经退到墙角的两女孩叱咧嘴一笑,慢悠悠地说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回去吧。”
  说完,目光再度一转,看向一高一矮的二人。
  “你……你……南哥!”两人一下子认出来人,声音有点哆嗦。
  “你们谁啊?我认识你们嘛?”
  “南哥,是我们呀,南街的耗子和乌鸦。”
  “耗子?乌鸦?哦,是你们啊!”
  青年慢悠悠的说道,眼珠转了转,毫无预兆,猛然抡起左掌,对准矮子的脑袋恶狠狠拍了过去。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矮子哎呀怪叫一声,掩面后退,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因为力道太大,猩红的血印已经在他的脸上缓缓渗出。
  “哥——”高个子忍不住惊叫一声,就要舞动拳头砸向青年。
  “怎么?要对我动手?”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青年的肘臂击在他的面门上,双手捂脸,口鼻窜血,连连后退。
  见高个子还没有倒地,青年嗤笑一声,一记扫膛腿抡出,正好踢在高个子的脚踝上。
  咔!
  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随之在小巷中炸响。
  “啊……”紧随其后,高个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四仰八叉失去平衡的摔到地上。
  青年缓步近前,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这一高一矮的两人,抬手拍了拍高个子的脑袋,说道:“死不了,叫个卵!”
  “疼……疼疼……”
  “知道疼就别欺负我同学,拿把破匕首,装什么涩会人,敢捅嘛你们?!”青年随手捡起地上的校服,丢给一旁还有些无法缓神的两女孩。
  “不敢不敢!壮胆,吓人!”高个子一句话道出那些拿匕首混社会的人的真相。
  “带手机了吗?”青年问瘦子道。
  “南哥,你……你也抢劫?”
  “少废话。”青年抡起手又给了高个子一巴掌,再次问道:“带手机了吗?”
  “带了带了,南哥,你别打了……”说着话,高个子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接过手机,青年快速地按下电话号码。
  “喂,110吗?南街这边有人欺辱学生,在重金属酒吧附近,对,没错……”报完警后,青年把手机丢回给高个子。
  高个子接过手机,颤颤巍巍的道:“南哥,你不厚道呀,道上规矩,发生摩擦、碰撞不能报警的……”
  “对,没错,道上的规矩是给道上人说的,如果你们刚才欺负的是我,我绝不会报警,可你们欺负的是我同学,她们是道上人嘛?”
  青年直接将其打断,做出合理的解释,“放心,也就在里面呆几天,就当是度假了,而且还包吃包住,多好。”
  “南哥,这……”
  “怎么,有意见?”
  “南哥……我们是林小姐安排来的!”
  “林然?”
  “是的,林小姐说这两女孩在月考时举报她作弊,让我们来给她们一点教训。”
  “教训?教训需要劫财劫色?”
  “我们是吓唬她们的。”
  “吓唬也不行!”
  “这……”
  “还有意见?”
  “没……没有……”
  “不高兴?”
  “高兴高兴。”
  “既然高兴,那就唱首歌,一直到警察来。”
  “歌?唱……唱什么歌?”
  “这样被你征服!”
  “什么歌?……不会唱!”
  啪!青年又狠拍高个子一巴掌,道:“是东北人吗,知道那姐嘛?”
  “知道,但不会唱,五音不全……”高个子被打着双手抱着脑袋。
  “那知道宝哥嘛?”
  “知道知道!”
  “来个他的雨露均沾。”
  “这……好,好……自打我进宫以来,就独得皇上恩宠。”
  啪啪!高矮二人开口说了还没到一句,脑袋上就各挨了一巴掌。
  “能不能说的声荣并茂一点?”
  “好,这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偏偏宠我一人……”
  啪啪!刚说一句,两人脑袋上再挨了一巴掌。
  “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做了,怎么还打呀,南哥?”
  “宝哥说的我想笑,你们说的我想吐,所以,该打。”
  “我们不是专业的,南哥,你就凑活凑活呗。”就这样,这对难兄难弟颤颤巍巍的‘雨露均沾’起来。
  青年淡淡扫了他们一眼,看向还愣在原地的两女孩:“还不走?以后在学校别招惹林然了,就算你们学习再好,也惹不起她。就连那些比较喜欢你们这些优等生的老师,见了她的家长都毕恭毕敬的跟哈巴狗似得,所以,你们……懂?
  不问世事,乖乖读书,高中毕业上个好大学,那种学生,千万别去招惹!”
  两女孩颤声说道:“我们知道了,谢谢你呀,这次多亏碰上你,不然……”
  青年淡然笑了笑,说道:“都是同学,客气什么。”
  “对了……江南,你已经有七八天没去学校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我能遇到什么,你们还不知道我?就是不喜欢待在学校里,就喜欢在社会上瞎混。好了好了,快走吧。”
  青年回答的含混不清,两女孩还要继续发问,这时,远处隐约传来警笛声。
  青年侧耳听了听,拉着两女孩的手臂,离开小巷。
  离开前,抬脚踢了踢趴在地上的兄弟俩,说道:“继续说,别想走,我会一直在暗中看着,谁敢偷偷离开,你们知道后果!”
  “于是呐,我就劝皇上呀,要雨露均沾,可皇上非是不听呢……”
  在他二人颤巍巍地对白中,青年拉着两女孩已快速地消失在夜幕里。
  警车很快赶到这里,带走了这对难兄难弟。
  在警车离开后不到十分钟,青年又偷偷摸摸的潜入了小巷,那两个被他带走的女孩,已经被他安排回家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2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