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倒流
“嗯?这么个疯狂的家伙,心中最大的遗憾,居然是‘亲族’?”无名的谪仙有些差异:“他居然会在乎?”
  
  他对于王崎的固有印象,全建立在刚才的场景之上。??在他的第一印象当中,王崎分明就是那种钢铁一般的人,冰冷,顽固,但是又韧性十足,不惧攻击,而且道心也足够稳定。通常情况下,这种人应当是看淡了生死后,心如磐石金刚,心中除了大道之外再无他物的疯狂之人。
  
  而在仙人当中,这种人往往惯于追逐寂寞,追逐自己心灵的感动,所以根本就不会在乎他者或者说,他们至多是表面上在乎他人。
  
  “我也很诧异啊。”梅歌牧扶着脑袋:“我一度怀疑,他其实是一个掩藏得很深的谪仙……我在他的脑袋当中,感受到了浩如烟海的东西。但是,出人意料的,我确实感受到他他思想当中不成熟的一面。”
  
  无名谪仙道:“怎么了?”
  
  “你应当知道吧,从某种意义上,我和他是一样的东西。而在我上一次劫掠人口的时候……我曾经回到了我这个肉身诞生的地方。”
  
  梅歌牧或者说,凡人梅歌牧,出生在神京不远处的一个小镇里。那个小镇因为谪仙李青峰的行动而受到污染,最后被包括进神京特区。而上一次在袭击神京的时候,现在的这个梅歌牧确实去看过了那个小镇的情况。
  
  “怎么说呢,确实是一种复杂的情感。”梅歌牧道:“看着那一家整天在哭诉自己丢了七八年的儿子,在祈求仙长保佑自己儿子回来……虽然情感上知道我和他们没关系,而且血脉本能根本不应当影响到我的思维,但是……”他的左手无意识的用力握紧了自己的右臂:“看到他们,我就想要杀了他们。”
  
  “没意义的行为。若是你真个下手,现在就回不来了。”
  
  “无意义的情感。”梅歌牧点头表示赞同:“洪天大君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情绪。而对我产生这种影响的,也就只有王崎他心灵经历的岁月,真是少得可怕。”
  
  对于已经取得长生道果,有转劫之能的仙人来说,在意肉身的父母,实在是愚不可及的。不管是产生善意还是恶意,都不可取。
  
  洪天大君不会有这种纰漏。也只能是王崎吧。
  
  “这必然是他的弱点。”梅歌牧道:“万幸啊,他家乡的信息,和护安使李子夜的阵亡档案放在了一起。那份档案密级又相对较低,我的人完全找得到。再加上他自己心灵印象的补充,由不得他不上当。”
  
  真正高深的幻术,有两种。其中一种,是“绝对不会被识破的幻术”,第二种,则是“就算被识破了也依旧能够挥作用的幻术”。
  
  就算你真的知道了这是幻术,又怎么样呢?
  
  你会上当的。
  
  …………………………………………………………………………………………………………………………………………………………………………………………………………
  
  幻境当中的时间已经是深夜了。王崎窝着手中的戒指,表情冰冷。这个时候,他也就比桌子高一点。他扯下了自己身上的孝服,道:“居然开这样的玩笑啊,我确实有点愤怒了。”
  
  戒指震动了一下,然后,如水的光华晕开。真阐子眼镜西装版的神灵,而不是王崎印象当中的黑衣老者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了?不装了吗?这里的剧情,不应该是一个黑衣老头儿对我说教了吗?”王崎看着神灵,道:“不追求逼真了?”
  
  “本来就不需要那么真实,因为你自己清楚这里应该会生什么你的内心会补完这里的‘剧情’。”神灵笑着打了个响指,于是,外面的天亮了:“还记得接下来生的剧情吗?你初闻仙道,却不惊讶,也不激动,反而觉得狂躁。真阐子要你出门四下看看,看有没有能用的资源……”
  
  王崎推开门,却见到不准道人就在远处,一个人摆开棋盘打着谱。他察觉到王崎的出现,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可骤然间,那笑容变成“诡异”了。
  
  他现了你手上的戒指。
  
  这次,神灵的声音直接从王崎心底里出现。
  
  “你想表达什么?”
  
  你有没有考虑,为什么不准道人明明就在尔蔚庄旁边,哪里明明有两大逍遥战力,你却依旧会死?
  
  在不准道人心中,你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小友”吗?你真的不是他眼中打逃亡生活的一个小丑吗?怀揣希望,练习他都看不上的功法而在仙盟眼中,他也是这样的吧?
  
  恶意传递着恶意。
  
  王崎又向前走了几步。大约是资源不足的关系吧,他居然直接来到了村口的小树林里。
  
  亲不自禁的,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溪口的大石头。那里空无一物。神灵似乎也注视到了那里,原本的景致就要扭曲。可这时,王崎闭上眼睛,默运清心之法斩杀杂念。
  
  神灵微笑依旧,却有些僵硬:“哪里应该有什么吗?”
  
  “看起来,你们的情报能力也是有限。如果说这里真的是死后的世界,那死神还真是应该感到羞愧啊!”
  
  王崎依旧放出嘲讽。
  
  神灵脸色阴沉。他似乎不准备隐瞒了:“笑吧,就趁现在笑吧。”
  
  王崎果然哈哈几声。但是,他心中的情绪却翻滚起来。
  
  在遇到项琪和李子夜之前,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实证。但是,这里的实证结果,却不能严格符合牛顿三定律,尤其是运转民间流传的呼吸法之后。这也是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丧失信念的原因之一。
  
  那块岩石之下,应该是有竹子制成的简陋仪器的。只不过,那些仪器都在项琪到来之前而被王崎拆掉、扔走了。
  
  “也就是说,是从李子夜师兄的报告或者其他相关事件报告当中获取的情报吗?”
  
  王崎接着走着。可不知不觉中,又有什么东西压在他肩膀上。
  
  他回过头,却现又是那朵绢花。
  
  毫无预兆的,时间倒退回一天之前。
  
  “来来去去,就只有这么几个场景吗?”王崎冷哼:“好手段啊。但是,这种东西,可不是多经历几次,就能压垮人的。”
  
  这毕竟不是网游化的世界,每一次幻术都能造成**点伤害之类的。这种幻术若是第一次没能让人崩溃,那经历再多,也只能冲淡受术者对这一幕的情绪简单点说,就是让他“看开。”
  
  “真的吗?”神灵再次出现在王崎面前:“你这家伙,在初闻仙道的时候为什么不是狂喜,不是震撼,而是愤懑、狂躁呢?难道不是因为它来晚了几天吗?区区几天。”
  
  然后,人群开始倒退。
  
  仿佛录像带的倒映一般,时间倒流,人群开始后退,棺木被打开,放在灵堂之上。然后,有人将遗体取出,放在地上。接着,放在床上。王崎最后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的祖父重新睁开眼睛,一点点吐出最后的粥饭,精神一点点好起来……
  
  日夜不停的轮换。这场倒退,居然持续了三年。
  
  王崎甚至都够不到饭桌了。
  
  而在这个时候,时间定格了。
  
  王崎盯着神灵:“你什么意思?”
  
  “你在此世的记忆,应当是开始于这个屋子的。”神灵看着王崎,问道:“在这里,你留下过遗憾吗?”
  
  王崎没有回答。
  
  “你清楚,你自己与这里的人并不是一路的。你和他们是不同的,完全不同。你心中存着另外一种可怕的智慧,这种智慧使你天然站在不同的角度。同村的人觉得你是个怪胎,家里的老人也觉得你难以亲近……”
  
  神灵问道:“对于这一段岁月,你……遗憾吗?”
  
  紧接着,王崎眼前一黑。他感觉自己被包裹在温暖的水中,被包裹在什么柔软的东西里。
  
  这里是子宫,是他未出生前的景象。
  
  “是否选择出生?是/否”
  
  熟悉的幻术面板。王崎自己曾经在灵凰岛做过。
  
  “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就让我否定自己的生命,沦丧自我?”王崎冷笑,选择“是”。
  
  转瞬之间,他就已经到了襁褓之中。
  
  神灵出现在他面前,露出恶意的笑:“你妈死了。”
  
  王崎心灵微微一动。他记得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难产,产后大出血。他选择出生,就意味着……
  
  “顺便再告诉你一件好事吧。”神灵微笑道:“谪仙这种生物啊,很坏。他们由于那一点仙灵,天生就会比普通胎儿更加壮硕一点不是仙灵本身的力量,而是仙灵吞吐元气产生的次生影响。”
  
  他的眼神当中,露出的快意。这个理论当然是编的。仙盟都没有做过全面的调查,梅歌牧只是杀人夺魂,又能调查多少东西?
  
  但是,只要王崎信那个结果就够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快感更甚。
  
  “一个种属的产道啊,本就是有限的。这壮硕一点……”(未完待续。)8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