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二十章 手段与记忆

      梅歌牧斜靠在白骨的王座上,面前有一个幻术投射成的影像,手里则有一大盆不止是什么果子的零嘴。他百无聊赖的样子,正一把一把的将零嘴往口里扔。
  
      活像是对着电视机自甘堕落的废人。
  
      而他面前的幻术所播放的画面,正是王崎所经历的画面。虽然画面当中的时间以数十倍的速度进行着,但是,王崎已经很久没有动了,他自然会觉得无聊,不耐。
  
      “啧,居然还在反抗。你说你,跟着剧情走一遍多好”
  
      一个表情呆滞,双目无神的人走了过来,举起手。梅歌牧制造的戒指就在那手上。无名仙人的灵识扫了那个幻象一眼,然后道:“你若是真的想要废掉他的心灵,明明有的是手段啊上次那个终极侮辱,我看对这种自命不凡的少年正合适。”
  
      “喂,你说,明明知道将肉往尿里泡一泡,煮出来的肉会更嫩可是有几个凡人真的肯这么做呢?”梅歌牧反问道:“最后恶心了自己反而不好。再者,我希望的是一个感性自我否定,但是理性还在的天才,而不是被毁了个一干二净的不然,我消耗了洪天大君诸多转劫身几百年的积累,不就亏大了?”
  
      “现在看了,换了这么个东西,也不算值。”无名谪仙道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的几个,根本就是走错了道路啊。他们只不过是在外围打转,却做着颠覆仙盟那个怪物的梦。从他们对仙门还有寂仙毁道宝典的反应来看,这里面的水深着呢。按照他颠覆仙盟的原计划,顶了天也就是在仙门哪里再让人杀一次然后接着转劫哦,从破理禁锢我分魂的手段来看,指不定他们都困过不止一次了,大约连转劫的机会都不会有。说起来,他的那些布置,根本一文不值嘛!”
  
      “这才是最悲哀的啊。一个人想要找一个巨人决战,结果他精英了几百年,也就让巨人眼皮上长了个针眼,或者牙疼。痛倒是痛了,可根本不会让对方伤筋动骨。”梅歌牧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无名谪仙:“你觉得,你的分魂现在招了没有?”
  
      “不清楚,我都已经彻底切断那一缕分魂和我自己之间的联系了”“谪仙说道:。那一门神瘟咒法,从你的运用上来看,确实诡异,我十有**抗不下来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要以什么形式上手段了。”
  
      “真想看看他们费尽心思炮制完你那一缕分魂之后,发现现在的你其实屁都不知道的时候,那个表情。”梅歌牧像是想起什么有趣之事一样,哈哈大笑:“浪费了大把的时间,结果只得到了啊哈哈哈哈哈!”
  
      “也不不能说只有个屁吧。不然的话,我们费尽心思知道的东西,不也成屁了?”
  
      “不只是屁,还是两亿多年前的闷屁、臭屁哩。”梅歌牧道:“天眷遗族费尽心思将那一声屁掩了两亿年,咱们现在就它放出来嘿嘿。”
  
      “天眷遗族,哼,那些高高在上,自以为自己能够左右宇宙的东西。现在能够狠狠扇他们的耳光,很好啊!”无名谪仙语气当中似乎带着某种莫名的憋屈与恨意。
  
      “无论是我一次性全卖出去的反叛者,还是那些不该知道的信息,甚至是你的头颅,都多少能够绊住仙盟的脚步吧。希望他们多少能够自己乱一阵”梅歌牧叹息。
  
      潜台词如果他们内部没有任何动荡,而是求天眷遗族出手这边就算赌输了吧。
  
      “现在,你总能够告诉我我们究竟在哪里,然后你真正的脱离计划又是什么了吧。”无名谪仙也知晓对方的意思。不过,那些“不该知道的情报”,确实促使他下定了决心,要将宝压在梅歌牧这边,陪他做这一次“豪赌”。
  
      “细细说来就是我去!”梅歌牧扭头看向幻象,道:“居然还可以这样!”
  
      “继续呀,继续让我享受一下智商上的优越感呗?”王崎拍拍手,道:“体验幻境就送跳梁小丑服务?啧啧,还真是慷慨。”
  
      自称神灵者道:“你甚至都不敢与我辩论吗?你看,这不是心虚了?你所信的东西,最根底的逻辑,究竟有推理吗?能够得到翔实的数据支持吗?你”
  
      “就算我用几万字将这个问题从头到尾说透说开了,我想你个蠢货也很难理解,觉得我在神神叨叨,不知所云。所以呢,大家天然就存在优劣差距,就尝试别打什么嘴炮了,丢人现眼。”王崎摊手:“当然,从娱乐的角度来看,我还是很期待你的表演的,继续呗?”
  
      神灵脸色微妙。他低下头,用眼镜的反光遮挡住自己乱动的眼神。
  
      啧,我还以为这家伙的性子,肯定会将这个角色臭骂一顿来凸显自己智商上的优越呢
  
      你就打算用这种儿戏的手段弄到资料?
  
      不不,我只是希望能够听到完整状态的他对我现阶段一些疑惑的看法而已。你也知道,我可是准备了许多手段,之后说不定他就没现在这么理智淡定了
  
      很显然,人家都没准备和你辩论。
  
      啧是察觉到了,还是不屑于通过碾压局获得快感?不过不要紧
  
      不要紧?感觉你被彻底的鄙视了按照你的性子,这不能忍吧?
  
      本来就是我临时起意加的一关,有收获就成,得之我幸。没有也正常。实际上这里连同之前的幻境,都是我为了消磨他的道心所做的。
  
      我总觉得看这一关的表现,悬。
  
      我知道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在哪里。这些我都一清二楚。我给他准备了他绝对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而且啊,就算这一关他过得去,后面还有的是苦难在等着他!
  
      思维统一之后,神抬起了头,微笑道:“其实,概率的事情,我并非不能给你解释。”
  
      “别啊,咱还是来说一说大道的事情?”王崎似乎完全不急了。
  
      神灵微笑:“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呈现出某个虚构之地的样子吗?因为,这里本就是为死者所设,用以弥补夭折之生命的遗憾的在你心中,自然有一部虚构的作品符合这个目的,所以,这个神奇之地自然会以这种样子出现。”
  
      “所以,这里的考验,其实是我这一生的种种遗憾,而我等下就回见到那些无可挽回的遗憾之事,接着要么大彻大悟,要么道心动摇对吧?哦哦哦,之前那个所谓的剧情,也是为了给我种下这类印象?”王崎嗤笑:“这剧本我熟,不知道多少话本都是这样的”
  
      神灵的表情稍稍崩坏了一下。这个回答完全不在事先准备的台本之内。只不过,他依旧微笑着打了个响指。
  
      然后,幻术覆盖幻术。
  
      王崎赫然发现,自己矮了半尺,手脚也略短了点。周围的景致倒是熟悉。
  
      十年之前,辛岳仙院。
  
      “多么美好的时间啊。”王崎道:“怎么,先要给我放松一下?”
  
      “青葱岁月,除了清甜,总得有几分辛辣苦涩。你在这里,结实了你此世最早的一批朋友”神灵指了指远处。王崎抬头,却看见另一个自己,正和毛梓淼、吴凡凑在一块做练习。不远处,武诗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而在一边的长椅上,苏君宇和项琪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
  
      一瞬间,王崎确实有些恍惚。
  
      “但是,生命当中的这些遗憾啊,都不值得我去否认当下的我。”王崎无所谓的笑道:“若这就是你调查到的生命之遗憾,那么”
  
      “不。这只是一个例子。现在的你,辉煌耀眼,但是,美丽之下却不全是美丽”神灵走到王崎身后,两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喏。”
  
      那双手又在不停的变沉,变重。王崎想要将之挥开,可他刚扭头,却发现那手又变成了两块木头。而自己视线之中,则是一朵白色的绢花。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穿白色麻衣,生麻,缝线出没有缉边,裁剪的缝线就露在外头。这是名为“斩縗”的衣服最重的丧服。
  
      “我第一次遇到真老头儿那天?你是想说我踏上仙道就是个错误?”王崎嗤笑。
  
      无人回应。
  
      无人回应。
  
      他不笑了。他想要顿住,但是,自己背上的棺木却一直在将他往前推。
  
      这一幕他记得清楚的。按照自己“家乡”的风俗,老人出殡,就必须就子孙抬棺、掘墓。若是子孙人手不足,确实可以请外人,但是,墓的最后一铲子土,却必须的是子孙掘出来的。而填土的时候,也的是子孙亲力亲为。
  
      这是王崎遇到真阐子的时候。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