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算计
    “根本就没有用?”这一下有些超出不容道人的预计。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其实尔蔚庄的风水格局,真正的作用并不是结印天地灵气,将强大灵力困锁在一个小庄子当中,而是用来锁住庄子之内的某一种特异灵力!
  
      这种特殊灵力,根本就不是这个法阵传话出来的。
  
      “不是发展转化出来的,也不是自然生成的,我更感觉不到尔蔚庄内部有囤积这种灵力的设备。那么,它就只能来自一个地方了!”不容道人猛然坠地,护身罡气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仿佛陨石坑一般的的大洞。接着,他将手中长江用力往下一掼。无数白光注入其中。接着,大地再次震动,轰鸣。
  
      如说过,刚才不容道人崩山裂地的一击,打的大地呼痛,那么这一击,就是直接将大地打出了垂死的悲鸣。连续不断的震动之后,无数大如山岳的岩石被那爆炸性的力量抛飞出去。整个尔蔚庄地面皴裂,无数光芒从裂隙当中涌出。
  
      而不远处,身在外围小镇的修士们惊恐的望着这一幕。他们自己都还是低阶修士,自己的师长也极少展示这种程度的威能。那山岳一般的岩石从他们头顶飞过的时候,当那些实况待敌的狂风挂痛了他们的脸并几乎将他们卷起的时候,他们真的感到了恐惧。而那些岩石落地的时候,又是一阵地动山摇,也不知多少精怪死在那里。而等尘埃落定,那些修士才敬意的发现,崩散的土石居然在他们身后又形成了一座山!
  
      “噗通”。不少修士直接跪伏在这般恐怖的威能面前。
  
      然后,假扮魔皇的无名谪仙开始觉得大地晃动,头颅发沉。
  
      不容道人将地面整个打碎,然后将尔蔚庄内所有有修士的地方全部托举其起来!
  
      “果然如此!”不容道人也是有我法如一修持的。他的剑光在地下肆虐的时候,就已经探查道地底的情况了。
  
      在地底,那种诡异灵力的浓度远比上面高。不止如此,随着深度的增加,这种灵力的浓度也在增加。而且,这种增长速度,是和深度成正比的。
  
      仿佛这种灵力,就是从地下笔直的往上泄露一般。
  
      “地底……”破理真人瞳孔一缩,喝道:“你们已经占据了了地底?真相是什么?那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哈哈哈哈哈……与其满足自己变态的求知欲,还不如看看那些你在乎的年轻人啊,破理。”头颅不屑的笑道:“你以为真的阻止得了这个法门吗?”
  
      “能不能阻止,可不是你说了算!”破理真人再次检查那些普通修士。他们现在的状态很奇怪,就算他发动了如此恐怖的法术,那些入定的低阶修士也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只不过,由于破理那煌煌剑威的关系,异种的灵力变冲散了大半,那些修士在炼化体内灵力的时候,再也没有外界灵力干扰了。而他们周围的背景灵气环境改变,也使得他们逐渐从哪个法术里面脱离出来。
  
      但是……
  
      “哈哈哈哈,发现了吗?有一部分人已经陷得太深了,他们现在已经有一半身处另一个层面的空间当中,暂时是出不来了。就算你真的能够救下一部分,也救不下所有!”
  
      破理真人又惊又怒。他又试着损毁尔蔚庄那些布置。但是,依旧没有用。在他的感知当中,确实有一部分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区域的人的“距离”好像正在急速远离明明他们的位置内有变化,但是就是好像在远离。
  
      仿佛他们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参照系一般。
  
      “引力……时空的变化……”破理真人终于有些急了。他喝道:“难道你话这么大的功夫,就是为了绑走区区几人?”
  
      “实际上,一人就够了,多余的多是赚的。”头颅冷笑:“我之所以肯陪你啰嗦,也就是为了拖延你几秒,好让那一个人入瓮而我之所以会出现,也就是为了确保那一个人落入我们的算计之中。只要这一个就足够了!”
  
      “是谁?”破理真人一边逼问,一边往陷落的那个区域赶。他知道那个区域是哪边他早就看出魔皇想要去的方向了。
  
      自己当年住过的地方,缥缈宫群贤当年休息的区域。
  
      而在那里,自己的弟子,还有王崎,这两个是必须救出来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他至少要保证这两人的安全。
  
      突然,破理真人身边的雾气陡然转浓。随后i,一柄四十米长的局纪检从浓雾之中斩出。破理真人看也不看,举剑相迎。那个奇怪的“缺帧”再现。只一闪,破理真人就直接出现在持剑者身边。炽烈剑光之下,破理真人甚至没有看清对上长什么样子,就直接将对方蒸发。
  
      但是,更多的丑陋怪物从浓雾当中显身了。破理真人这才注意到,这些怪物仿佛是一堆肌肉生生扭成的人形,外表异常扭曲,但是精元妖气却非常浓烈。
  
      依旧是剑光一闪,所有怪物全部都被蒸发掉了。浓雾之中似乎藏着千军万马,但是却无法阻止破理真人,甚至无法减缓这个家伙的速度
  
      …………………………………………………………………………………………………………………………………………………………………………………………………………
  
      “哦,这样啊。”白骨垒成的王座上,梅歌牧缓缓抚摸着自己的戒指,倾听那个无名谪仙的转述,轻笑道:“他大概没有想到吧,你的头颅,其实是一个发讯法器。只要他拎着那个傀儡头颅,我事先布下的阵法,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将那些肌肉精怪送过去……”
  
      索漫辰跪伏在地上,恭敬的说道:“主上创造的这一族,确实可怕,个个都能媲美元婴乃至分神的修士,但是,对付破理,它们和空气当中的尘埃没什么区别。”
  
      梅歌牧笑道:“不要紧,不要紧,你知道吗?那些我闲来无事做的玩意呢,其实都是被我用来喂怪物的。”
  
      “怪物?”
  
      “嗯。你猜我前些时候发现了什么?一个铭刻着足足一卷《寂仙毁道宝典》的完整念头。”梅歌牧给自己鼓掌,道:“我就用这个念头,再加上一些古老玩意的尸体,拼了一个我自己都控制不理了的怪物我是真的差点就死在那个玩意手里了哈啊啊啊。而且,他对这个地方的奇异灵力很是适应,现在也已经成长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了吧。在第一次和它接触并死里逃生之后,我就一直在用肌肉精怪去喂养它。现在,他八成是学到了吧,肌肉精怪是事务什么的。”
  
      “然后呢……我在传送阵法的一头,放置了大量的肌肉精怪,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扔垃圾的绝好机会?”
  
      梅歌牧说完之后有咂咂嘴:“不过啊,我觉得那玩意也最多争取几秒钟的时间。也不知道那几秒钟够不够呢……”
  
      索漫辰再次跪倒,道:“主上,你说……其实那不容道人说得也没错,若是你要我再潜伏得深些,说不定还真能用毒控制万民,然后……”
  
      梅歌牧摇摇头:“没意义。再者,你是为什么投靠洪元教主投靠我的?”
  
      索漫辰一时语塞。
  
      “你的父亲,决定削减索氏在炼药、灵食产业的地位,专注炼材、炼器。你这一支的势力受到了打压。然后呢,你又觉得自己天分不高,现在就连追求权势的道路也断了是也不是?”
  
      索漫辰点头:“是可恨仙盟,就因为他们的一纸命令,我才……”
  
      “索家自己都决定慢慢放弃这一块了,你又能能怎么样呢?”梅歌牧面露讥讽:“而且啊,我也没必要帮你报复仙盟来着。我呢,也有我自己的目的……”
  
      “可是,若是只是为了抓到一个小小的王崎……”
  
      “小小的王崎?哼,最近几年,这可是唯一一个能够抓到他的机会了!”梅歌牧道:“他这些年一直在逍遥的保护之下,则就只有偶尔才在万法门露面。就算出现在其他地方,我们也无法预料。只有这里我只能肯定他会在这个时间点来尔蔚庄。另外也只有现在,只有一个逍遥再次场!你明白吗?嗯?你是要我去万法门抢人吗?”
  
      “可是……这几乎是暴露了我们全部的……”
  
      梅歌牧摇摇头:“你们已经没有用了。”
  
      索漫辰惊道:“什么……”
  
      “这就是我在这方天地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甚至是我在‘这里’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梅歌牧眼神当中出现了一丝疯狂:“这件事,不成功,便是身死道消。”
  
      “这是我最后的计划了。”
  
      说完之后,梅歌牧又笑了笑,对戒指道:“你就告诉破理吧。就这样跟他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打交道了,总有一日,你们会感谢我的’。”(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