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魔皇与真相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存在感就无比强烈,他们说话的方式、举手投足乃至于任何“个人特质”,都会具有强大的感染力,让人情不自禁的认同他的话,甚至追随于他。这或许是一种技巧,或许是一种洞察人心之后带来的技术,但破理真人却觉得,这玩意也许只能用“天分”解释。
  
  就像昔年算主那样,他不止能够聚集起歌庭派,更能够将整个万法门卷入自己的伟业当中。也正是因为这样,完全不懂得“人心”向背的算君才没能压下他。
  
  但是,算主的这种“特质”,还有学术成就的加成。而昔年的魔皇,却是另一个层面的存在了。
  
  昔年,魔皇在还在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一心为民的明君时,曾亲自上缥缈宫,请求诸多出身大德皇朝的修士去为大德皇朝而战。最开始的时候,破理真人就断然回绝,并表示“今法仙道对凡尘的方针就是无为而治,尽量减少干涉”。但是,这教科书一般的回绝,却反而遭到了对方的嘲笑。
  
  “修士啊,不就是来自凡尘的吗?如果我们不能统一这个世界,结束红尘之中种种纷纷扰扰,那还有谁,能够让天下的黎民苍生获得大解放?”
  
  那个时候,他如同宝石一般熠熠生辉的眼神,还有铿锵的语调、有力的手势、坚毅的神情,都给破理真人造成了道心层面的冲击。
  
  而之后,缥缈宫的修士也从他们的凡人亲属那里听到了更多有关于这个人的事情。他似乎是千古一帝的化身,是“明君”这个词最好的范例。他不喜奢靡,甚至茹素。除了大德皇朝,似乎没有任何其它的强烈欲望。他拥有君主所需要的一切品质:廉洁、无私、果敢、智慧。而且,他也确确实实做下了一番丰功伟业——将法术完全引入生产。
  
  他甚至连自己的修炼资源都可以投入到国家之上充实国库。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卖力的表演吧,不准道人真的上当了。于是,就有了日后缥缈宫分裂、天剑出世的一系列祸端。
  
  但是,谪仙又怎么会真的心系万民?他之所以不惜折损自己的修为来壮大国家,纯粹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强国——他需要一个能够杀败天下的强国。只有杀得神州人族失去一切,杀得礼崩乐坏,道统不存,他才能收获足够的先天五运之力,才能重新摘取长生果实。
  
  大德兵锋扫过之处,十室九空。天下乱了,人心也散了。诸多世家也觉得今法仙道不堪,生出别样心思。
  
  而讽刺的是,仙盟最后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处理凡间事物的最初方针,却还是沿袭魔皇在大德皇朝所做的。
  
  对于这样一个人,破理真人不可能忘记。
  
  他的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动摇:“不可能的……不可能……就算你是谪仙,魔皇也没可能转生。”
  
  顶着不准道人脸的无名谪仙使用魔皇的语气道:“你怎么知道不可……”
  
  话音未落,破理拔剑。他最开始明明是距离魔皇还有十余步的距离,但是下一个瞬间,他就出现在魔皇身边,一剑刺入他的胸口。而下一个画面,就是他一剑斩下魔皇左腿,接下来一个画面,则是他将长剑斩入魔皇右手……
  
  并不是速度过快而产生残影,而是因为他真的“跳过”了出剑的过程,直接抵达剑的“目标”。在外人看来,这一路剑术,更像是一连串不连贯的定格动作连在一起组成的蹩脚动画。
  
  然后,无数剑光齐齐轰鸣。魔皇的身体粉碎了。
  
  “不是血肉之躯?”破理真人提起仅剩的头颅,打量了两眼,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用一缕分魂操控这个傀儡,对于谪仙残魂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哦,比起这个,现在还不去找解药真的好吗?你这渣渣。”头颅微笑。
  
  “解药……毒?”破理真人一惊,继而笑道:“你想多了。所谓的毒,也需得蕴含强大灵力才能奏效。我今日吃下去的东西,呼吸的东西,无论是哪种,都对我构不成威胁。若单纯是一种针对肉身的毒……呵呵。”
  
  忽而,他又脸色一变。
  
  ——索家有问题?
  
  ——食物有毒?
  
  这一连串的变化却让他暗道一声不好。他的灵识一直监控着整个尔蔚庄。可在刚才的几分钟里,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
  
  而现在,他终于注意到了那稀薄的弥漫着的雾霾。
  
  “这是……索家有问题?真的有问题?”
  
  那些雾霾,分明是一种奇异灵力形成的次生现象。从一开始,这种灵力就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提升。破理真人一开始还觉得这只不过是尔蔚庄风水大阵的正常功能。可就在这种灵力强度突破某个临界点的时候,魔皇恰好出现了!
  
  索家不可能没问题!
  
  但是,这非常奇怪。为什么索家会投向谪仙?
  
  在诸多逍遥修士的观念里,索家是最不可能背叛仙盟的外围势力了。在索尔蔚之子的带领之下,索家正在向着生灵之道等诸多领域发展,是民间炼器与炼药产业的巨头,也是仙盟经营天下的助手与工具,与仙盟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另一方面,尔蔚庄虽然贵为仙道圣地,但是却是精神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没有人会真的袭击这里。
  
  “你们蠢吗?”破理真人眼中露出寒芒:“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们这些白痴了。控制了索氏这个等级的内应之后,若是慢慢掌握天灵岭的杏林医馆系统,然后再以秘药控制天下人,说不定还真能让你们成功……”
  
  这次魔皇的行动,无疑会暴露出自己这边在仙盟当中的重要内应。破理真人敢说,像索家这样接近仙盟核心的内应,基本是不可能再有了。而魔皇分魂操控这个傀儡,一样是不可能再生的损耗。谪仙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为的就是要带走几个仙盟的天之骄子?
  
  不可能!哪怕是王崎,也只是未来逍遥,目前也没有展现出不可替代的作用。而相对于仙盟数百逍遥来说,损失王崎也并不是不能接受。相反,谪仙损失的,却是自己再也无法获得的东西。
  
  说话之间,他开始感应诸多今法修士。破理真人能够察觉到,那些修士似乎是在打坐搬运周天,生命体征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种神秘的灵力却扰乱了他的灵识,让他不能完美的监控整个尔蔚庄。
  
  更糟糕的是,这些天之骄子,似乎正在受到某种奇特力量的拉扯,正被牵扯进了某个奇异的大阵,还似乎要被传送出去。
  
  “下毒给天下人啊,似乎是有这样的计划。但是,‘那个家伙’放弃了。我们的目标,又不是颠覆你们。就算我们真个控制了天下的凡人,又能怎样?”
  
  “真正的目的?从我这里害死……不,是绑走一整代天才,符合你们的目的了?这能够为你们带来什么利益?”破理真人厉声呵道。他已经看出作用在那些天之骄子身上的法度了。现在,他希望能够从魔皇这里获取更多信息。
  
  他们的体内,似乎被注入了某种奇特的灵力。这种力量,不会伤人,却会与某一个法度共鸣——说白了,就是某种“灵媒”。仙盟的修士饮下了这种媒介,就会与某个法门发生反应,被传送出去。
  
  “哈哈哈哈,破理,你果然只是一只井底之蛙。”无名的仙人依旧用魔皇的口吻癫狂大笑:“莫要以度量一般谪仙的眼光看我,破理。还有,我真同情你,破理——在看到‘真相’之后,我真同情你,破理!”
  
  破理真人此时已经出现在高空之中。他冷哼道:“对于你那些鬼话,我确实非常感兴趣。但是,还是等下再说吧!”
  
  天剑再次出鞘,白色的剑光冲天而起,最后在空中坍塌,变化成无数瑰丽剑光。这些剑光四散而下,如同烟花一般向四面八方散开,又如同流星一般坠向尔蔚庄周围。
  
  刹那间,大地震动,如同痛呼。大山开始崩塌,而尔蔚庄内部湖泊与人造河的水位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并转瞬之间就干枯。
  
  破理真人已经确定,索家的风水大阵,就是那个神秘传送法门的核心。但是,所谓的风水格局,对于修士来说其实是再好破解不过了。
  
  借用大山地脉,那就斩断连绵山岭。借用大江灵脉,那就一剑犁开大地让江河改道。借湖泊之秀就蒸干湖泊,借助丘陵之势就拍平丘陵。
  
  从环境当中借取力量,自身却不储存灵力的法阵,其实是非常愚蠢的。想要破解这种阵法,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阵法守护范围之外的地方一通乱砸,改变地脉的走势。
  
  破理随手一剑,尔蔚庄所在的山川便永久改变!
  
  但是,破理却没有露出轻松的表情。
  
  “那个神秘的法度,还是没有停止……”(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