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寂静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整个尔蔚庄都静悄悄的。??火然?文  w?w?w?.?但是,王崎却觉得背后发毛。
  
      ——不应该是这么安静的。
  
      对于修士来说,“睡眠”不是生理上必须进行的事情,而是单纯用以消除疲劳的。而且,他们对睡眠的要求也大大降低。就算有高阶修士保持早睡早起的作息习惯,也只是一种从凡人时代延续下来的习惯。
  
      对于这样的人群,你能够指望他们所有人在同一时刻睡下去吗?
  
      显然不可能!
  
      但是,王崎孕足目力,也没能听见任何人声。
  
      仿佛在一瞬间,整个尔蔚庄就失去了人的声息。
  
      “发生什么了?”王崎立刻跳下床,推开宅门。不知何时,淡淡的薄雾变笼罩了尔蔚庄。遇上中天。皎洁的月光之下,蔓延的雾气美轮美奂。
  
      但是王崎却又如何会去在这时候碰触那雾气?
  
      他关上门,后退一步,与此同时手指在虚空中划动,勾勒法篆,照亮周围。另外,他又运使法力,体察自身。
  
      “没有中毒的迹象……也没有中幻术……”王崎按住额头,最先排除了两个可能性。
  
      “首先,这两个就不可能的。完成了我法如一之后,我对幻术的抗性非同寻常。除非是制造物质性的虚拟成像,否则单纯在意识层面的幻术根本无法迷惑我,就算能,也不至于不留下痕迹……”
  
      “肉身也没有衰败的迹象……不,奇怪,总觉得肉身的气力有些不畅。没有休息好?”
  
      “那么,刚才的幻觉幻觉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雾气渐渐涌了进来。王崎整个人挂在房梁上,继续思考:“如果说排除了其他不可能的猜测,再排除‘单纯是做噩梦’之后,剩下的可能性……”
  
      “难道说那个是某种内源性的……现象?”
  
      完全想不通。
  
      王崎直接踹开了大门,然后控制自己的高度,脚不沾地的悬浮出去,一直飞到住自己隔壁房间的冯兴衝门前。他敲了敲门,没有人应。他试图将门推开,但是,这门上居然还有防御法度,竟推不开。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王崎手按在大门之上,将自身法力缓缓注入大屋上,在不激起这防御之法本身反应的前提之下,默查这个法度的种种结构与运作方式。随后,无数万象卦文从他手上流出,一点点的取代原本的防御之法。很快,门自动开了。
  
      冯兴衝果然就坐在里面。他盘膝坐在床上,五心朝天,似乎在默运神功,锻炼法力。王崎再次离开,去推苏君宇的房门。不成想,苏君宇却是不再。
  
      “苏师兄大约是出去了。”王崎再次回到冯兴衝的面前,仔细观察。
  
      ——就算是入定,这家伙入定的程度未免也太深了一些……确实,太深了,不正常。
  
      ——如果他还保留了最起码的警觉,我靠近之后也应该醒过来了才对。
  
      “好歹是跟我去过南溟的,应该没这么天真,也不至于这么相信索家。”王崎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冯兴衝的背后,手轻轻拂过对方几处要穴。见这样都没反应,他终于觉察到不对经了。
  
      “这么深的入定,分明就是闭死关的架势。但是有人会在这里闭死关吗?”
  
      ——当然不可能。
  
      王崎一只手按在冯兴衝的丹田之上,天熵诀调动起来,注入些微。顿时,冯兴衝的丹田之内法力略微失序,任督小周天立刻断绝。这一下对于修士来说不致命,但是却能够打断他们任何行功状态。不料,冯兴衝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沛然大力。王崎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开两步。之后,冯兴衝又摇摇晃晃的喷出一口血。
  
      王崎急忙抢上前去,运使命之炎护住对方肉身,然后咬了咬,道:“小冯,小冯,冯师弟!醒来!”
  
      王崎本是希望冯兴衝醒来之后,可以告诉自己他是否也看到了某种奇怪的幻觉。但是,冯兴衝睁开眼睛之后,却迷惘了一段时间。紧接着,他表情凶历,一言不合就扬起手掌,直接拍向王崎眼睛。
  
      “嚯,脾气不小啊……看不出你是这样火爆的人。”
  
      王崎劈手挡下这一招,眼神却并不轻松。冯兴衝是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换言之,现在这个家伙不正常。
  
      如果这里的两个人都出现了问题,那王崎变有理由相信,自己这边一定是遭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手段。
  
      “呜呜呜……呵呵……呵呵呵啊!”冯兴衝目露凶光,扑向王崎。他看上去已经丝毫没有之前那个弱气青年的影子了。仿佛一夜之间,他就被某种无理智的凶兽附体。但是不知为何,这种莫名其妙的狂化却并没有影响他的斗战本领。他扑向王崎的时候,身法灵活,双手看似癫狂乱舞,却暗合万法门的武道要以,变化繁复。王崎接下攻击,却觉得架开对方拳脚的胳膊莫名有些疼痛。
  
      “这家伙的力量也增长了!”王崎暗暗心惊。在不好伤到对方的前提下,他出手缚手缚脚。但是两三下之后,他将轻易将冯兴衝踹了出去。冯兴衝落入雾气当中,却是毫发无伤。王崎思忖到:“看起来是没有错的,这雾气并没有致人死命的力量。但是,也不能辨别这雾气是不是引发冯兴衝疯狂的原因。”
  
      虽然冯兴衝的癫狂症状没有进一步加剧。但是,保险起见,却还是要与这雾气保持距离。
  
      冯兴衝再一次调理上来,依旧是万法门的绝学。王崎见招拆招,将之压制住。这个时候,越是打,王崎就越是吃惊。他已经不止一次施展了足以击昏对方的重击,但是对方受到攻击之后,却好像完全没事一样,最多只是晃晃脑袋就继续逼近。
  
      无奈之下,王崎值得打算将这家伙先留在这院子里,然后自己一个人出去求援。逍遥修士不容道人就在附近,只要在很骄傲到他,王崎不管怎么样都能够保证众人的安全。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王崎取出操作护院阵法的令牌之后,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反应。他手触摸在墙壁上,顿时愣住。
  
      这个阵法,运转的法门都已经改变了!它原本只是一个独立的阵法。可仙门在,这个阵法居然成为了一个更大阵法的一部分,原本这个阵法所拥有的“接口”之类的玩意,全部被征用。命令的对象就这么消失了,令牌自然就失去了作用。
  
      “索家……”王崎脸色有大变,骤然想起路小茜之前说过的许多话。
  
      “以前是没有的……最近几年才装上……”王崎再次闪避那冯兴衝的攻击,心中却暗道不好。
  
      出问题的,不只是自己这边。
  
      或者说,索家本身出问题了!
  
      “什么护院阵法……这个阵法,根本就是将我们困住然后等死的!”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王崎不做保留,狠狠一拳将冯兴衝打落尘埃,然后又用护身罡气碾压一道,让冯兴衝彻底失去战斗力。紧接着,他才快速解析护院阵法,侵蚀这个系统。
  
      “贾维斯,帮忙!”
  
      ——现在要快了!
  
      在这颗星球上,真正恨王崎、恨今法修不死的,就只有谪仙一路。
  
      而会攻击有逍遥镇守的地方的谪仙……
  
      王崎只知道一个。
  
      …………………………………………………………………………………………………………………………………………………………………………………………………………
  
      不容道人依旧看着不准道人。见不准道人不动,不容道人怒骂:“滚回去吧,孬种,不会让你如意的,。孬种。只要我还在的话,你就别想如意!”
  
      不准道人神色黯然,后退三步。
  
      但是,这三步之内,不容道人的神色就变了三次。
  
      一步,错愕。
  
      二步,愤怒。
  
      三步,杀意。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破理真人呵斥道:“你到底是谁?”
  
      不准道人抬起头,脸上的错愕与委屈入门三分。但是,破理真人却笑道:“总觉得你这家伙可笑啊……别不懂装懂了。叵测身法之所以能够让人感觉‘测不准’,是因为它的位置与速度是不会同时存在的。而你……”不容道人指了指脚下:“你刚才动了。但是,我看清了你的动作。你既没有藏住自身的位置,也没有隐藏自己的速度!”
  
      “还有,也不要和我说什么跳出藩篱的鬼话。我之年之前还与这个废柴交过手。对于我来说,那个家伙还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换而言之,我之前感受到的,居然是……幻术。”不容道人放肆笑着,恣意嘲弄敌人:“你这个家伙,对幻术还是有一手的。但是啊,对今法的认识实在是太一般了。”
  
      “不准道人”点点头,换了个声线:“可就算如此,你还能将我怎么样呢?你个渣渣!”
  
      这个熟悉的嗓音,这个熟悉的说话方式……
  
      不容道人脸上出现一丝动摇:“你这家伙,到底是……”(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