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九章 然而王崎早就看穿了一切

  实际上,王崎以惊世骇俗的言论逼走杜斌的理由,并不仅仅是考虑到毛梓淼。他真生的理由,却是根据前世知识的判断。
  “今时的仙道与仙盟,本质上与古时的修仙界、门派联盟截然不同。”
  在大多数人眼中,这句话就是废话。
  今法修法在废除“窃天地”修持而探寻“借天地”法度后,就成功摆脱了资源与灵气的困境。修士与天地共生共荣,修士数量越多、层次越高,天地反而越强。限制弟子数目的不再是物资数量而是师资数量,诸弟子也不必学古法修,自相残杀以夺取资源。
  而今法“探究天地规律”的求道之路,则决定了在当今仙道人力资源最为宝贵。“人为本”的观念一旦出现,“和为贵”也就成了约定俗成的事了。以古法修的眼光看,当今仙道内部和平得有些不正常,今法修内部切磋基本上不会要人性命,仙盟律令更是禁止生死斗。“护安使”这种专门维护一方安宁的职位在古法修眼中更是纯粹有病。以散修之身登上万法门副门主的华若庚更是反常的存在。
  八万年仙道史,出现过几大宗门单传隐世的隐修式仙道,出现过仙凡杂居的江湖化仙道,亦出现过统领整个神州大陆仙凡两道的修仙王朝。这些王朝通过聚敛一切资源供皇室以及满朝文武修炼,将仙路与仕途结合在一起。对于修仙王朝来说,稳定的社会秩序非常重要。因此也有不少人认为,仙盟制度与修仙王朝类似。
  然而,王崎早就看穿了一切。
  “现在的仙道,算个屁的政权化仙道啊!明明就是一个科学共同体好吗!”
  “科学共同体”这个概念源自于地球,在九州并不存在相近的词汇。简单地说,科学共同体就是职业科学家集体,这个群体在长期的科学活动中形成了一致认同的话语体系和评价体系,称之为范式。能够接受这个范式、使用这个范式来描述自己研究成果的,就可以视为科学共同体的一员。
  由于今法修两千年来的传道、讲道,类似于“天演论”“天序表”一类的基础性理论已经成为神州所有修士的共识。无法理解这些内容,就无法在任何今法心法上有所精进。而无法接受今法的“范式”、被这个共同体排斥在外的“民间科学家”,就是那些古法修了。
  而仙盟,的确是神州的管理机构。但是,在作为管理机构之前,它首先是一个研究机构!
  这里可不是那个科学家手无缚鸡之力的地球。在这里,探究天道的修士掌握着绝对的力量。而对天道的探究,是这些修士长生逍遥的基础,因此研究活动才是仙盟的第一要务!
  古法修中,长袖善舞者或许能为自己谋求更多机会、得到更多资源。但是,在今时仙道,这种人未必吃得开。正所谓“天道恒常,不为圣存,不为魔亡。”所有今法修士所探求的“道”都是同一条“道”。有心求道之人不可能因为私交而否定另一人的成果。
  对于王崎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延续了前世理想的象牙塔。而杜斌那副嘴脸,与王崎前世记忆力那些混迹于科研机构,不懂研究但善于钻营、外行指点内行的角色别无二致。这正是王崎所痛恨的。
  这种人,有多远滚多远。
  这就是王崎的态度。
  打发走那杜宾犬之后,王崎继续翻看熊墨的实验企划。
  真阐子道:“喂,小子,看起来还没完了?”
  王崎撇嘴:“把我当什么人了?”
  “你的目光一直在最后的图示上流连好吗!”
  王崎摩挲下巴:“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真阐子嗤笑:“少给自己找台阶下。”
  王崎不理真阐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说,《基础飞剑理论》这门流云宗的课,为什么要一个灵兽山修士来讲?”
  真阐子不由得正视起王崎来:“你是认真的?发现什么了?”
  “灵感。”王崎认真看着这几份实验计划与实验报告:“解决我功法问题的灵感。”
  仙盟雷阳分坛正殿地下,有一面巨大的铜镜。
  仙器,万仙真镜。仙盟全力投入的几个项目之一。万仙真镜的原型是“机老”图灵的本命法宝青铜仙娥。后万法门逍遥,“苍生国手”冯落衣为炼制一件辅助计算的法器,借助了青铜仙娥的设计,并融入无上算法,祭炼出一面新的镜子。这面法宝的性能引起仙盟的关注。后,仙盟投入了无数资源,并专门抽调了一批万法门、千机阁的修士,希望炼成一面可以供所有修士解决算学疑难的宝镜。
  而万仙幻境,则是万法门“一法衍万法”的高级应用。万仙真镜上所篆刻的万法门算学之法全力运转开来,计算量足以模拟一方天地。在镜中构建一个以算学为根基的世界亦只是小菜一碟。
  不过这倒本只是几个万法门、归一盟中低阶弟子鼓捣出来的“小菜”,经过许多年的发展,也有登上“正席”的资格了——至少在某些时候,逍遥大修也不得不借助它来解决一些麻烦。
  陈景云带着邓稼轩与马橘礼,在幻境中的一条小径上小心翼翼地走着。
  这一条小径在入幻之人眼中是一条竹林里的小路,但其本质规律却与真实世界截然不同。它的存在都是基于数理的,因此不谙算学者根本无法在这上面前进一步。倘若乱走,周围竹林就会化为犀利杀伐。
  马橘礼同邓稼轩虽然不是不通算理,但终究比不得陈景云这个万法门半步逍遥,因此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
  马橘礼一脸不乐意:“说真的,我们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呢?稍有不慎就会被‘护界河’当作外魔攻击吧?”
  陈景云言简意赅:“最快。”
  “能解释一下吗?”
  “要破鸿蒙一气七桥阵,就只有在大阵运行到关键时刻时,再插入一道阵旗或阵令,把不可解的七桥问题化为可解七桥或八桥。那套大阵本就是门中前辈送我的,我本人不善拓扑之学。”陈景云语气还是那么平淡。
  由于是元神入幻,邓稼轩并不是现实中那副五劳七伤的模样。他苦笑摇头:“若是我记得不错,当这‘幻境强人’,利用这样的小径穿梭于万仙幻境可是违律的罪行。邓某身为天剑宫主,平日里的职责就是处罚违律修家,想不到啊……”
  陈景云说道:“若是能破阵而出,小弟自愿受罚,稼轩兄不必多虑。”
  马橘礼捂脸:“小陈啊……你不要用这种‘所有的罪我来扛’的语气说这种事啊!都是你引起的啊!”
  虽然行事有些古怪,但陈景云算学水平还是不低,没过多久,三人便走出了竹林。
  三人一踏出竹林,竹林与小径全都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星光。
  这一片环境没有大地,空间之中,只有无尽星海作为背景闪烁着。
  只不过,与现实世界的星光不同,这里的星宿全是易学中的“阴爻”与“阳爻”。空旷的空间里还有些若隐若现的直线或水平或垂直的纵横交错。
  若是把这幅景色中的阴阳爻换成地球上的阿拉伯数字0和1,再拿给王崎看,他一定会惊呼:“这特么画风不对啊!仙侠世界出现赛博朋克风什么的!”
  这部分幻境的“幻境灵契”经过万法门代代强化,相对稳固——用地球的术语来说就是“网络协议比较完善”。到了这里,即使普通人也可以自在的运用幻境的种种功能。马橘礼最先向预定好的地方飞去,陈景云紧随其后,邓稼轩还有些犹豫:“景云兄弟啊……这样‘强’进万仙幻境内核是不是不大好……等等我啊!”
  三人来到这片幻境的某一特定地点。陈景云双手掐了几个指诀,无数视窗凭空弹出。
  马橘礼好奇地看了看:“这就是联接诸位道友的万仙镜端子的灵枢?”
  陈景云点点头:“嗯。帮我找一找万法门前辈的灵枢。用法力激发灵枢之后,万仙镜端子会呼唤各位端子的主人。”
  三人开始翻检起来。马橘礼不断惊呼:“呀,浪芝万那小家伙的,这个可以点进去看看吧……啧,薛定恶那家伙,又换面像了。这是他新勾搭上的……”
  邓稼轩哭笑不得:“马夫人……认真些……”
  陈景云头也不抬地放下一个灵枢:“高嗣前辈呼唤不到。看看欧拿前辈……”
  “请问一下,你们三个,找什么呢?”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三人吓了一跳。
  来者相貌正值壮年。从面相上开,这位修士青年时期,定是位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但而立之年的面相,不仅不减此人容姿,反而给他一种成熟大气的印象。
  “苍生国手”冯落衣,万法门最强者之一,万仙幻境的缔造者,“弈天算”的创始者。
  “三位道友,你们知不知道这是违律行为?”
  马橘礼与邓稼轩吓了一跳。倒是陈景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拱手一礼:“冯长老。在下有事需本门精于拓扑之学的道友相助,另外,我需得找薄耳、破理以及其他几位缥缈宫道友。在下有事相商。”
  陈景云虽是万法门主,但这只是因为逍遥修士尽数隐世。冯落衣又是万法门算学最强、地位最高的几人之一,故陈景云对冯落衣见礼。
  听了陈景云的话,马橘礼道:“之前没说还有后面那项啊?”
  邓稼轩隐隐明白了陈景云的目的:“为了那个孩子的事?”
  ————————————————————————————————
  PS1:万法门内部高手排名问题。这个是根据地球上数学家的水平来排位的。贫道有位表兄,在武汉大学数学系搞研究。按照他告诉我的、国际上认可度比价高的排名,希尔伯特和庞加莱谁第一谁第二不好说,但苍生国手冯落衣的异世界同位体,冯诺依曼先生排第三争议不大。
  PS2:求推荐票——推荐票——荐票——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