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七章 我是猫!?才怪!

  所谓的“妖族”并不是一个种族,至少在生物学上不是。灵兽山为妖族准备的学名是“妖化个体”。比如蛮狮妖,生物学上正确称呼是“猫科豹属狮种蛮狮亚种妖化个体”。
  至于“妖族”这个称呼,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上的身份认同。有考古证据显示,妖族倒是曾经有过昙花一现的文明。但是,到了人族统治世界的时代,妖族的文明连渣渣都没剩下,语言基本靠吼,最多两个大妖靠灵识传递一些画面之类的简单信息。
  而到了数万年前古法仙道鼎盛的时期,人族便称得上神州一霸了,虽然远远比不得统领海域的四海龙族,但胜在凝聚力强大,且还有完整的文明体系。是以部分有见地的大妖开始学习人族文字,变态……咳咳,化形这个神通也是这个时期的产物。
  妖类并非天生就有灵智,而是在本能活动凑巧贴合了天地呼吸后,逐渐开灵。这个原理类似于今法,最初的今法正是灵兽山与万花谷受妖族修行启发而创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妖族天赋神通贴合天地规律,让古法修高呼不可战胜。
  依仗天赋神通的本钱,妖族硬是以一盘散沙的状态在神州大陆与人族刚正面无数年。当灭了古法修的今法仙道宣布与妖族全面开战后,它们才有勇气掀桌子。
  然后,不肯放弃吃人的权利,带领万千妖族奔向自由的九位偶像大妖很快就被今法逍遥用他们最擅长的手段教做人。
  万菌之王巴师德将为首的高岭树妖种了蘑菇。
  焚天候开尔文用《天熵诀》控制温度的功夫,烧死了南明毕方,冻毙了北冥寒螭。
  与北冥寒螭交情不浅的北荒毛熊,天赋乃是借运坤土之势,结果被元力上人牛顿以引力压成肉饼。
  游荡于东海海滨的大妖火睛水猿号称肉搏最强,今法首位逍遥修士天择神君达尔文便将他徒手击毙。
  纳西古地的玄鸩妖王毒术无双,焚金谷逍遥修士,天物本形剌瓦熙以绝毒将之蚀成一堆烂骨头。
  夔兽妖王盘踞的积雷池,号称人族不可进一步的妖王巢穴。囚雷尊者阀拉第顶着囚雷咒,原地不动硬接雷兽妖王夔兽的雷击。待到妖王发现事不可为时,他已经借对方雷击生成的微波烤熟了一条肉。然后,囚雷尊者用电弩磁弦将烤肉架射了出去,击毙夔兽妖。
  第八位被铲除的金剑妖王,乃是一柄古剑化形。此獠那是吸取人族气血精元化形,成妖后更是变本加厉,将一座城的人化为血水,汇聚成池,自号“古剑奇潭”。金剑妖乃是天生的剑修,举手投足皆是剑气。最后,光华殿逍遥,万物皆波德布衣以《大象相波功》将之生生劈碎。
  金剑妖死后,最后一位有影响力的大妖带着心腹逃亡海外。自此,神州大陆再无妖族势力。大陆妖族,皆归入仙盟治下。无食人劣迹而服人族教化者,一干权利皆与人族修士等同。到了现在,仙盟中层也出现了一些妖族,半妖更是成了规模。
  王崎说完这些之后,还不忘嘲讽一下真阐子:“听到了吗?‘妖族天赋不可战胜’早就成笑话了。那些不知道攀科技树的玩意,就算开局比较强,开二矿之后就只能呵呵啦!”
  毛梓淼:“虽然不知道小崎你在说什么但是总觉得好厉害喵……”
  “对了,你打算修习什么功法?我记得你参悟的是流云宗的《云岚覆日诀》吧?”
  《云岚覆日诀》在流云宗里属于较为原始的功法,乃流云宗祖师观云雾天象而得,还有一些古法水行修的痕迹,与《御流诀》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云岚覆日诀》门槛低,上手快,轻身功夫与养生效果都比较不错。
  毛梓淼摇了摇头:“唔,不是啦。我已经决定啦,是《天演图录》喵。”
  王崎大吃一惊:“就你?”
  灵兽山与阳神阁都曾声明,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半妖灵智弱于人类,但是王崎一度怀疑这就是为了避免“种族歧视”才发出的假声明。就王崎所见,毛梓淼的数学水平简直……惨绝人寰。若非王崎熟悉的半妖就毛梓淼一个,他绝对会把这个当成这个世界的一般规律的。
  数学水平的限制使毛梓淼心法方面的选择面非常窄。
  毛梓淼鼓起双腮:“小崎你太过分啦喵!你是把我当笨蛋吗!”
  王崎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嗯!”
  “嗯你个鬼啦喵!”
  “不过,我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王崎正色到:“《天演图录》确实注重积累,注重灵感,但是据我所知,这门功法练到深处也是需要领悟算理的。”
  毛梓淼摇摇头:“不是这么说的吧。大多数今法功法练到深处不都需要算学相辅吗喵?”
  “说的也是。”
  万法门的心法号称是今法正宗不是没有道理的,几乎所有门派的所有功法都有万法门的影子。
  王崎换了个话题:“话说阿兹喵你怎么突然想到要修习这种五绝正宗功法?”
  “有一位对我很好的前辈告诉我的,半妖想要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潜力,至少要辅修《天演图录》喵。至少筑基之前,我打算主修《天演图录》,辅修《云岚覆日诀》。”
  王崎吹了个口哨:“对你很好?干爹?有奸情?”
  毛梓淼涨红了脸:“才不是喵!艾师姐……艾师姐她只是行为有点,有点不拘小节啦喵!”
  “一开始还以为是潜规则,想不到居然是纯洁的百合之恋啊!”
  “才不是喵!”
  “喂,她有……”
  很快,毛梓淼就回忆起自己一度被王崎所击碎节操的恐惧,还有被对方逗弄的屈辱——“飙节操”这种事上,单纯的半妖完全不是王崎的对手。
  不过好在王崎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见毛梓淼表情微微扭曲,怒气槽快要攒满的样子,理智的结束了这一话题,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物:“好吧好吧,我们不说这个。喏,这是谢礼,谢谢你帮我缝枕头的哦。”
  毛梓淼满脸疑惑:“这是……什么灵草吗喵?看起来有点眼熟诶?”
  王崎手里拿着一棵草,秆直立,绿色的圆锥状花序紧密凑在一块,呈圆柱形,刚毛粗糙——这是严谨的描述。而文学一些的描述应该是:像棵狗尾巴草一样。
  “禾本科狗尾草属一年生草本植物……大概是一年生吧?我来这儿还没有一年也不确定。辛山这块风水宝地,这玩意变异成什么天材地宝也不是不可能啊。”
  还真是狗尾巴草啊!毛梓淼嘴角抽搐:“这个……要怎么用?”
  王崎把狗尾巴草递到毛梓淼面前:“我就来演示一下好了。”
  “嗯。”
  毛梓淼点点头,可是等了半天,王崎还在晃那棵草。她不由得问道:“小崎你究竟在干什么啊喵?”
  王崎皱眉:“你不想用手拍这棵草一下吗?难道要用终极用法?”
  “诶?”毛梓淼本来想问什么是“终极用法”。可是看到王崎拿狗尾巴草往她下巴凑,她就完全明白过来了。
  “喵——!别!拿!人!家!当!猫!”
  过了几分钟,王崎才从地上爬起来:“半妖的力量好可怕……”
  毛梓淼还未及练气期,恼羞成怒的一巴掌就差点拍晕了练气期的王崎。
  真阐子道:“用逗猫草送猫妖……亏你想得出来。”
  王崎把狗尾巴草叼在嘴里:“有什么不妥吗?”
  “大大的不妥。我今天还奇怪你拔路上的狗尾巴草干什么呢?”真阐子哼了一声:“另外,乡民叼着草茎,无外乎嘴里想嚼点什么东西,抑或贪图植物汁液甜美。狗尾巴草茎秆发涩,你叼着干什么?”
  王崎犯了个白眼:“我喜欢。”
  真阐子沉默了一阵:“莫不是觉得上面沾染了那个半妖丫头的气味?”
  王崎张大嘴,口里叼着的狗尾巴草滑到了地上:“我勒个去……我发现老头最近你节操欠费下限滑落啊……”
  “近墨者黑。”
  “呵呵。”
  “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
  王崎摇摇头:“没想好。心法冲突问题解决之前还是不要打坐练气比较好。累了一下午现在习武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想到心法冲突的问题,王崎又看了一眼毛梓淼离开的方向。
  那只笨猫也决定好自己的道路了啊……
  那我呢?我究竟打算干什么?我的理想是什么?
  纷乱的思绪涌上心头。过了半晌,真阐子才出声提醒。王崎甩了甩脑袋:“算了,这玩意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想好的。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先解决功法的问题。”
  就目前来看,修习《天演图录》才是唯一的出路。可是王崎对生物学缺乏兴趣也没有天分,完全看不到在这条路上的前途。
  其实王崎也不是没有想过用其他方法绕过进化论用纯数学方法来推演《天演图录》。但是这说不定会埋下不可预知的隐患,这也是王崎犹豫再三的原因。
  站在原地想了想,王崎还是摇摇头:“算了,最近一两个月还是恶补一下生物学知识吧。”
  做下决定后,王崎向书楼走去。虽然晚上书楼已经不能借阅书籍了,但是万仙镜却是随时能用的。
  “网络”这玩意在神州也是刚出现,各项娱乐功能还没有开发出来,所以来使用的人并不多。仙镜室里三十几面万仙镜,只有五六面有人在用。
  王崎坐到万仙镜前,然后又犯了难。自己对生物学的了解比高中课本强不了多少,也不知道应该恶补哪方面知识。
  “明儿找个天灵岭修士问一下好了……对了,天灵岭,灵兽山是天灵岭的支脉……”
  天灵岭,古时门派灵兽山和万花谷合并而成,而后才诞生诸多支脉,灵兽山始终是天灵岭诸多支脉中最大的一个。
  王崎突然想起了中午苏君宇提到熊墨时的那个表情,好奇心大作。
  仙盟各大门派的研究万仙幻镜都有记录,但是其中实验计划、实验报告都是需要功值兑换的。但是,这单指成功的实验。被驳回的实验计划、被中断实验的实验报告都是可以随意查询的。
  王崎把手掌按在万仙镜上,输入法力。铜镜上很快就出现白蒙蒙的一层光。然后,就是一个太极图案的“开机画面”。王崎熟练的激活了一个叫做“摆渡”的功能——据说名字取“学海无涯,聊以一舟以摆渡”之意。
  输入关键词“熊墨”之后,王崎看到了他想要看的结果。
  然后,他情不自禁的赞叹道:“卧槽!”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