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三章 精神健康值,危急!

  “你身上还带着‘和光同尘’的防御……横置五个修为卡,使用‘电弩磁弦’。”
  王崎冥思苦想之后,对着苏君宇发动攻击。
  “你身上还带着‘和光同尘’的防御……横置五个修为卡,使用‘电弩磁弦’。”
  王崎冥思苦想之后,对着苏君宇发动攻击。
  和光同尘,《天歌行》衍生的法术之一,依靠玄奥的电磁场干扰法术,能将近身的法术扭曲为一团法力,从而达到防御法术的效果。在无定牌里,稀有度为五。
  电弩磁弦,奔雷阁法术,以电力为弩,以磁场为弦,将金属物射出的法术——也就是地球上所谓的电磁炮。这道法术对应的卡牌稀有度为三,但输出的是“力学伤害”,,故可以无视和光同尘的效果。
  苏君宇笑道:“果然!等你很久了。操矢术。”
  操矢术的前身很古老,一门修士应对流矢的武学而已。但是万法门的研究狂人却硬是把它研究到“超乎技而近乎道”的程度——没错,这个“矢”既不是狭义的“箭矢”也不是广义的“一切离手兵器”而是“矢量”!矢量啊你敢信?卡牌稀有度八,实际加权值七到九,视使用者计算能力与抽象能力而定。
  苏君宇发动了“操矢术”卡牌的第一个效果,反射力学伤害。王崎看着面前熄灭的五朵命火,嘴角微微抽搐。
  果然Railgun超电磁炮打不过VectorChange矢量操作吗……
  “我说,用八级卡反制三级卡,是不是太浪费了……”
  苏君宇笑得很灿烂:“有钱,任性!”
  王崎眼神落到苏君宇法术区域内,那里除了一张长效法术“和光同尘”外,还有一张特殊修持卡“宇宙算”。这张稀有度七的卡本身没有任何作用,却是许多万法门玄妙法术的发动条件。苏君宇发动过的就有稀有度七的“穿游相宇”,稀有度八的“操矢术”,稀有度九的“定宙光”……
  王崎脑门青筋暴起,将手牌一把摔在桌子上:“不玩了!你那尽是稀有卡完全没有平衡性可言!”
  苏君宇鄙夷道:“说得好像我们把卡组换一换你就能赢一样。”
  “虽然很不想承认……”
  苏君宇修持的白泽算简直就是为玩卡牌游戏度身定做的功法……咳咳,至少王崎就没见过这个整日闷在库房里研究牌技的家伙把这门加权值高达七的功法用在其他地方。总之,在白泽算的加成下,他基本可以用基础包虐稀有卡。
  由于熊讲师出去渡个劫,所以上午最后一节课从《基本飞剑理论》换成了《元力入门》——也就是力学基础。高中到大一水平的力学对王崎来说抵得上一道安梦咒了。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下课,王崎冲到膳房吃完午饭,然后就到仙院库房,找苏君宇玩两把牌,顺便在听对方吹牛打屁的过程中了解一下仙道上各种鸡毛蒜皮的消息。
  顺便一提,王崎来找苏君宇玩牌也不仅仅是来找虐。王崎修习《爻定算经》已初窥门径,在数十个穴窍里炼出了阴阳爻,计算能力大幅增强。而大量计算,也是《爻定算经》的一种修行。
  尽管理论上,围棋等棋类游戏才是锻炼《爻定算经》最好的方法,不过王崎实在找不到下棋的对象。这也使得王崎同苏君宇的交情迅速加深。
  “对了,苏兄,今法修士渡劫很容易是吗?”王崎突然想起今日上午的事情,问道。
  苏君宇收拾着卡组,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看具体什么劫数了。你古法怎么渡劫的来着?”
  “晋升金丹期的金丹初成、元婴期的丹碎婴成、分神期的分神化身、合体期的法体大成各有一次雷劫。”
  “今法就不一样了,今法破金丹成元神有一次雷劫,元神大成炼虚入实又一劫。这两次雷劫有个囚雷咒就够了。但是,涅槃期的涅槃劫次数、类型、强度却是因人而异的。身处涅槃劫,谁都帮不了你。”
  王崎好奇道:“为什么?”
  苏君宇将卡牌放入卡盒:“你知道雷劫的原理吗?”
  王崎摇头。
  “一个修士就是一个‘法力场’——场的概念就不用我解释了吧?总之就是强大的法力场会干涉天地间的灵元运转。这个运转的系统始终处于动态平衡当中,如果平衡被打破,系统就会自我调节形成新的平衡。涅槃劫的原理比较复杂,是高阶修士才会接触的内容,我就不跟你解释了。”
  我看你是不知道吧。王崎腹谤。
  收好卡组之后,苏君宇看向王崎:“对了,你知道今儿渡劫的是哪位讲师不?”
  “熊墨。”
  苏君宇大惊失色:“熊墨?灵兽山的熊师叔?”
  “是啊,一个灵兽山修士来讲流云宗的理论,你说奇不奇葩——苏兄,你脸色好古怪啊?”
  “啊哈哈哈熊师叔涉猎甚广其实他还懂一些阳神阁和焚金谷的力量哈哈哈。”
  有古怪。看到苏君宇的反应,王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果然那猥琐大叔爱好男孩子吗?”
  苏君宇错愕:“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看你一脸古怪的表情。”王崎拍拍苏君宇的肩膀:“遇上这种……咳咳,潜规则,不是你的错。”
  苏君宇哭笑不得:“滚!我只是担心我的精神健康值。”
  精神健康值,和那个陆任嘉加权算法一样,是白泽神君搞出来的一个概念,主要作用是衡量一个人精神状态。不过,由于人心太过复杂,这个数值却没有像陆任嘉加权算法一样成为日常使用的概念,更多的是一种戏称。
  王崎摸着下巴:“他既然没那方面的爱好,你干嘛这个反应?”
  苏君宇摇头:“太恶心了……感兴趣的自己去查,用万仙镜。别怪我没提醒你,瞎眼预警啊!”
  这么可怕?
  带着对那位新晋炼虚的灵兽山修士的好奇,王崎离开了库房。
  仙院一届弟子大概千人左右,王崎前面那一届的弟子要到六月才会投入各自的宗门,因此下午的实践课程是两千人同时上的。这两千人按修行进度分成二十四组,每一组由三名筑基修士指导。
  王崎所在的这一组是由新一届中的佼佼者组成。这一届除王崎外,练气期弟子多达九人,其中有六人是靠今法破通天而至练气期的,其他三人则是捡到古法传承。
  现在,这一组八九十人正在一位蓝衣修士的监视下,练习《基础剑法三》。
  说起这些日子学习的剑法拳法,王崎就有一种无力吐槽的感觉。《基础剑法一》、《基础剑法二》、《基础剑法三》《基础剑法四》……拳法也是《基础拳法一》、《基础拳法二》……仿佛取名字的人根本就懒得费心思去想一个一样。
  不过,真阐子看到这些剑法拳法之后,就连连感叹后生可畏:“你懂什么,名字好听能当饭吃?这些剑法不仅仅蕴含了剑术中所有有可能用到的动作,而且每一套动作都同时锻炼了你全身的筋肉骨骼与经脉。拳法也是。它们对你以后学习高深剑法有莫大的好处!”
  真阐子修炼的经验基本上用不上了,但是他的眼光还是可信的……大概吧。所以王崎在这些名字一说出来就破坏画风的剑法拳法上倒也颇下了一番苦功。
  但是,王崎练习剑法时,还有一个天大的麻烦。他体内功法冲突的事情尚未解决,剑法带动体内法力的效果对他而言就像是走火入魔的诱因,因此他练剑时还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镇压体内异动。
  而这种异状,自然瞒不过带领他们修炼的筑基修士。领队的蓝衣修士突然点他的名:“王崎,出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