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三十一章 纵横交错的技能树

  项琪看向王崎,道:“身手变好了嘛!决定好修行的功法了?”
  王崎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根本没时间练习心法啊!
  “踹你那一脚,脚感不同。”
  所以说踹人也是个熟练工种吗?都有经验了?
  苏君宇一进门就拿出一本不知道是啥内容的书,坐在那儿研究着。听到这里,他笑道:“其实暴力女拉我来了三回了,每次你都不在。综合你现在能去的地方,只有传功殿了吧?”
  “闭嘴!”项琪冲苏君宇怒道,接着又对王崎解释:“其实你刚刚卸力的动作表示,你至少根据某一部功法梳理了自身法力,而且从你那立竿见影的效果来看,多半是万法门的。”
  王崎不得不佩服项琪目光如炬。他方才确实有靠《易髀算经》搬运周天。
  苏君宇终于抬头,竖起大拇指:“有眼光。我们万法门心法乃是金法正宗,几乎不会与其他功法冲突。就算你以后不主修,辅修兼修也不错。”
  项琪接着道:“其实我现在过来,就是之前忘了告诉你选择功法的讲究。”
  王崎眉毛一挑:“这里面有什么门道吗?”
  项琪点头:“有,不过仙院大部分弟子都是半个月后才来,所以这部分内容半个月后才会有人教。我们怕你急着修行,选错了功法。”
  “选错了功法不能转修?”
  项琪摇头:“转修当然可以,但吃力不讨好。而且,仙院的目的就是让求仙之人根据天赋、性情选择正确的功法,而不必向以前那般,在入门之后才发现弟子更适合别家法门。”
  也就是说,仙院的真面目就是选专业指导啊!
  苏君宇接着道:“现在今法对于大道的理解愈发透彻,不能在一方面学入极巅,就无法跨出最后一步。若先是强学与自身不合的科目,再耗费精力转修,怕是注定要落后别人一大截。”
  王崎点头:“原来如此。那么,究竟有什么门道?”
  项琪问道:“你入门书籍看了多少?对于哪些部分你觉得比较容易,又觉得哪些部分有趣?”
  王崎沉吟片刻。根据他前世所学,万法门和缥缈宫当是首选。在算上不准道人的手稿,自己应当是偏缥缈宫的。但是若是现在就告诉项琪自己喜欢的是在神州还颇有神棍色彩的量子力学,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他斟酌语气,回答道:“读了这里得到的算学书,我倒是豁然开朗。我也很喜欢算学。还有……我觉得缥缈之道很有意思。”
  苏君宇修习的是白泽算,那是决定论最为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对缥缈宫的“缥缈无定”很是反感:“那种神神叨叨的玩意有什么趣?不过泥沙铸城,随时有可能倾覆。”
  项琪反驳:“缥缈宫诸般妙法何解?至少他们探究的大道,解决了天基之扣与轨形杂化,大大强化了焚金谷心法与法术的发展。”
  “天基之扣?”王崎疑惑道。“轨形杂化”和地球的术语“轨道杂化”类似,不难理解。但是“天基之扣”是什么?
  项琪粗略的解释了一番。神州惯称原子为“天物之基”,简称“天基”。而使两个原子联接在一起的力量,因为其作用如纽扣,所以被称为“天基之扣”——也就是地球上所谓的“化学键”。
  王崎看着苏君宇与项琪的争执,若有所思。
  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量子力学的基本理论在这个世界已经成型,但是在解释新的波函数塌缩的方面,依旧只有哥本哈根学派的观察者效应,其他主流的几个解释还没出现。而由于万法门的存在与白泽神君的影响力,认为波函数塌缩是因为某个我们尚未观察到的物理量的“隐变量”学派并没有像地球上一样,德布罗意提出之后就被彻底埋没,反而有一大片坚定的支持者。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在物理学发展史上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贝尔不等式”还没有出现。
  项琪与苏君宇争执不下,只得摇头:“得了吧!总有一天薄耳前辈会设计出实验证明自己的!”
  苏君宇反唇相讥:“那也得先想办法打破波动天君的封印,救出那只又生又死的灵猫。”
  薛定恶的猫……
  王崎默默吐槽两个世界的相似性。
  项琪不再与苏君宇争执,继续向王崎说道:“别听他的。总之,你现在是对数理之道造诣最高、天分最好,却对缥缈之道感兴趣?不是万法门就是缥缈宫啊——个人建议,缥缈宫比较好。”
  苏君宇不满:“喂!”
  “进了万法门啊,就会变得神经兮兮、沉默寡言、足不出户,还有可能染上各种古怪癖好……”
  数学家都是宅男的意思吗……王崎顿时有种膝盖中箭的感觉。
  “当然了,这得你自己来选。”项琪话锋一转,道:“无论是缥缈宫还是万法门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接下来我得告诉你几个注意事项。”
  “首先,选择功法必须要合你性子投你脾胃。功法可是一辈子的事,若是与你性情不合,那只会让你抱憾终生。”
  “其次,你需得分清主次……”
  在项琪讲解、苏君宇补充的过程中,王崎渐渐了解了今法功法的一些特色。
  今法皆是由天地大道、万物规律而来,因此在本质上极为相似。功法之间的排斥性也小,理论上一个同时修行全部的今法功法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仅仅是理论上。
  首先,要想将一门功法修炼到更深层次就必须对那个功法所对应的规律有深入的了解。而修家精力到底有限,样样都通只会样样稀松。
  其二,虽然今法本质都直通大道,但“大道”范围毕竟太大。使用范围不同,表现的规律也会有差异。比如《天歌行》背后的麦克斯韦方程组,可以解释宏观世界的电磁活动,但不能解释光电效应,也不能深入微观领域。《大离散参同契》对应的量子力学,则一直没有找到从微观过渡到宏观的门路。相对的,《天歌行》行气注重连续不断,《大离散参同契》法力的搬运则是不连续的,二者断然不可能兼修。
  但这并非说明今法心法不能兼修。《爻定算经》、《几何书》兼修可得万法门至高法典《相宇天位功》。而《烈阳波气》《天光化物诀》修到深处,再得太一天尊艾慈昙传下的《粒波双形》就可真正窥得光华之道的门径。
  除了两门相反相成的功法并驾齐驱外,还有主修一门、辅修多门的模式。譬如,《大离散参同契》兼修《雷霆诀》或《天光化物诀》这类光华功法、电磁功法威力可以更上一层楼。《爻定算经》与《天演图录》则是辅修功法中最常见的,这两门心法基本上不会去与他心法以及外门法术冲突,而且可以提升主修功法的威力!
  在二人的叙述中,王崎心底渐渐勾勒出今法仙道技能树的样子。
  原来,今法仙道的技能树与古法截然不同!古法一门功法就是一个独立的技能树,一开始就限制死了发展的可能性。而今法的技能树是纵横交错的,有的竟然同时存在于不同的技能树上,有的则需要同时点两个技能树才能学会。
  可恶啊!这样更难抉择啦!这么多好功法,放弃哪一个都不行啊!
  王崎有些幽怨地看向项琪。
  这时,项琪说出最后一个注意事项:“最后,你一定要记死了!发现功法与自身不合就立刻停止修炼!”
  王崎不解:“为什么?”
  “仙院,就是给你犯错的机会的!在这里,你可以接触到各种不同的功法,可以多做尝试。由于你在各个方面都还涉及不深,所以转修所耗费的精力也比较少。但是,这种机会仙盟也不是无限给予的。出了仙院之后,你再要转投门派,就得经过重重考验,代价也得你自己承担!”
  王崎的眼睛越来越亮。
  项琪的告诫少年完全没有听进去,反倒是她的话,让王崎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待到项琪和苏君宇回去之后,真阐子才开口:“小子,你不会又要发疯吧?”
  “哈哈哈。”王崎大笑:“没错啊!我就是选择困难症晚期。但是……哈哈!仙盟也认可了嘛!年轻就是用来犯错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