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十四章 万法之冠,剑鸣苍穹

  “此人虽然其貌不扬,但一身修为已臻化境。若是他想,随时随地都可晋升逍遥!”
  真阐子的话让王崎大感惊讶:“他居然能忍住不突破?”
  “当是为了求个圆满。”真阐子淡淡的解释到。这种事几万年来并不罕见。
  王崎却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是说仙盟正在防备外敌吗?逍遥修士应该是很重要的战斗力吧?为什么他不寻求迅速突破?
  由于害怕黑衣修士听到自己和真阐子交流的内容,王崎没有用灵识传音告诉真阐子……额,虽然眼前这位半步逍遥的大宗师怎么看都不像会窃听的人,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
  项琪和苏君宇见礼后,黑衣修士才注意到周围有人。他目光呆滞地转动眼珠,半天才找到焦点:“你们是?”
  苏君宇答道:“弟子是万法门第八十二代真传,苏君宇,目前是辛岳仙院的助教。”
  “嗯,我记得你,你是白泽神君门下……”黑衣修士说话慢吞吞的,毫无气势。但是,苏君宇头上却冒出冷汗。
  盖世白泽阿仆那对晚辈甚是宽厚,但是在同级别修士之间,风评不是很好。看到掌门特别提及自己的师承,苏君宇心都悬了起来。
  还好,黑衣修士很快转移了话题:“你刚刚说,你是辛岳仙院的助教?”
  苏君宇松了口气:“是的。”
  “哦,我的计算没有错啊。从戊字门进来之后按照这个公式走就可以走到。”
  王崎听得暴汗:“前辈,好好走过来不行吗……”
  尼玛走路也要按公式走这是走火入魔的节奏吗?
  “我在计算一道算题。按照公式走路,就不必看路了。”黑衣修士很认真地回答了王崎的问题,颇有宽厚前辈的气度——如果他有从地上爬起来的话。
  不会是忘了吧……
  王崎心里突然闪过一丝荒诞的念头。
  黑衣修士又转向苏君宇:“稼轩兄所在何处,你可知晓?”
  苏君宇点头:“弟子这就带师叔前去。”
  “报出他所在的乾坤位,大概的就行,以你为元位便可。”
  苏君宇愣了一下,随即道:“天轴三十三,纵轴七百三十五,横轴七百七十四。”
  “嗯,谢谢。”黑衣修士很认真地道谢,然后突然消失不见。
  王崎面色僵硬:“这是……”
  苏君宇擦擦冷汗:“穿游相宇……万法门的一门穿空遁法……”
  项琪忍不住吐槽:“死土豪,以万法门的思路想想,为什么明明会穿空遁法却不从山下直接上来……”
  苏君宇不确定地回答:“额……可能是觉得没有准确的乾坤位?”
  也就是因为没有目标的三维坐标所以干脆不穿遁……卧槽这位掌门你太特么呆萌了吧?
  项琪捂着脸:“每次见到万法门的高人,我都会觉得,当初拜入焚金谷真是太好了……”
  苏君宇:“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想点头……”
  王崎弱弱的举起手,问道:“这位前辈就是万法门的掌门吗?当真……有特色啊。”
  苏君宇道:“掌门他只是太过沉迷于算题了而已……他自幼喜算,当年蒙流云宗一位前辈引入仙道,就对算学有了极大的兴趣。”
  “不知这位掌门如何称呼?”
  项琪叹了口气:“你对仙道掌故了解太少啊,这样很容易得罪前辈的……”
  “掌门姓陈,上景下云,人称‘万法之冠’”
  ——————————————————
  万法之冠陈景云,乃是万法门今日的传奇。
  陈掌门幼年家境贫寒,后蒙流云宗前辈沈远带入仙途。那时仙盟未立,陈景云直接拜入流云宗。但沈真人很快发现,此子对流云宗道法兴趣平平,反倒对流云宗弟子消遣之用的著名算题极是喜爱。为不耽误优秀弟子前途,流云宗将陈景云送入万法门——在今法仙道,这类事并不罕见。流云宗对这件事很快就忘了,连沈远真人都不太记得自己教过这么一个弟子。
  然而,陈景云在万法门大放异彩,不久就拜入万法门上代副门主华若庚门下。陈景云在万法门先后攻克多个算学难题,现在更是独力攀登算学最大难关,明珠之算!若单论明珠之算,万法之主希柏澈也不及他。而明珠之算又被誉为“算科帝冕之明珠”,故陈景云也被称为“万法之冠”!
  穿游相宇,乃是仙道有名的穿空遁法。穿游相宇的基础是万法门的一门至高算法,地球人称之为“希尔伯特空间”的“宇宙算”。与古时流传的“五行遁法”、“雷遁”等截然不同,穿游相宇的凭依是“矢量”——有大小、有方向的量。只要身边存在矢量,术者就可以凭借这一道法术借力矢量穿遁虚空。
  陈景云并不是第一次穿遁虚空了。他很确定自己穿到了老朋友面前。
  然而,与想象中不同,他刚刚踏出虚空,迎面而来的,竟是煌煌剑威!
  这一剑乍看之下没有太多变化,但内涵巨力,来势汹汹,剑气轰鸣几乎撼动了陈景云元神!等闲逍遥怕都不能挡下这一击。
  然而,陈景云不慌不忙,掣剑在手。
  万法掌门的剑势又是一番天地,只见他轻描淡写的挥出一剑。这一剑不似对方那般大巧若拙,将无穷奥妙都隐藏在剑气里。若是以白酒比喻来袭之剑,那么这一剑就是真正的清水,没有任何神妙。
  谁能想到,最善一法衍万法的万法掌门,会使出这样平平无奇的一剑?
  对面“咦”了一声,没有丝毫的轻视。进步,转身,改进手招式,将反击以大力压住。
  一力降十会,一力亦可破万法。
  陈景云的剑和对面的剑撞到一处,浑不受力的弹开了。然而,他的对手竟感到攻势一滞。陈景云没有放过这个破绽,剑势陡然加速,又是极简两剑,快速击在同一个地方。
  一声金属交击的脆响中,攻来的剑势碎散了,化作铺面热风。
  陈景云默默的收剑入鞘。攻击者却大为兴奋:“景云老弟!你到底是将‘一加二’化入剑法了!”
  “稼轩兄谬赞。”陈景云拱拱手,到。
  方才攻过来的,就是天剑宫宫主,‘剑鸣苍穹’邓稼轩!
  邓稼轩出身光华殿,后入驻天剑宫。不同于钱学深。他非但精善斗战,求道的悟性也不比同时代的天才低。若非因天剑宫事务苦修斗战而耽搁悟道,未必不能在通天堂留下一席之地。
  邓稼轩与陈景云嘘寒问暖了一阵,问道:“怎么是你来?我还以为会是其他人……”
  “逍遥修士人手不足了。”陈景云摇头:“而且镇守仙盟总坛,听着是个重责,实际上不过闲差尔。没有谁会来攻打这儿。”
  邓稼轩笑道:“也不尽然。逍遥之下第一人,也不算弱了。”
  陈景云再次拱拱手:“稼轩兄谬赞。”
  试过剑术,邓稼轩请陈景云坐下,桌上早有一桌好菜。邓稼轩又取出一壶美酒,斟满两杯。
  “稼轩兄还是这般好美食啊。”
  邓稼轩笑道:“为兄除了求道,最好的便是一个吃字。”
  陈景云本是来接替邓稼轩镇守之职。二人在饭桌上交接了一些事宜。
  陈景云忽然道:“我其实还有其他事务。我万法门有真传陨落,我需得看看究竟。”
  邓稼轩闻言一愣,旋即长叹:“可惜了。李子夜是个好孩子啊。像他那样一心护世的孩子,很少。”
  说着,邓稼轩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酒水下肚,邓稼轩面色忽变。他把头转向一边,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唔咳……咳咳咳咳咳……唔咳咳……”
  陈景云色变,提醒到:“稼轩兄,伤没好就少喝酒!”
  邓稼轩摆摆手,苦笑:“老毛病……唔咳咳……”
  陈景云不由分说扣住他一只手腕,旋即大惊:“你都已经伤成这样了!”
  邓稼轩见瞒不过,只得道:“老弟,这件事不可乱说。”
  陈景云皱眉:“如此重伤,你还要去追捕不准道人?”
  邓稼轩正色:“仙盟半年的布置,怎可因我一人而废?”
  不准道人海森宝,号称有着天上地下最诡异的身法,叵测身法展开,就无法同时看穿他的位置与速度。对付叵测身法,唯有以大力覆压不准道人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以力破巧。仙盟遂在探知不准道人下落之后,遣出所有宗师,在神州布下天罗地网,希望把不准道人耗得油尽灯枯,把他逼入海域,然后一击建功。
  到了海里,就不用避讳殃及无辜了。海外古修、海底妖族皆是敌人!
  唯一的问题是,不准道人当初是集合数位宗师就敢铸天剑的绝世天才,论力又怎会弱了?
  以力胜过他的,神州唯数人尔!
  陈景云道:“能办到这个的并非独你一人。”
  邓稼轩神色有些骄傲:“你也说了,逍遥人手不够。太一天尊艾慈昙坐拥大力、波动天君薛定恶则能窥破缥缈奇术,但是——他们脱不开身啊。‘那个地方’,比总坛更不能抽调人手。”
  陈景云闻言,站立起来,向邓稼轩欠身:“抱歉。”
  邓稼轩摆手:“自家兄弟。你求圆满破境是好事,对将来大有益处。不说了,不说了,吃菜。吃完这一顿,我就要去生擒不准道人了。”
  “为了生擒海兄,仙盟算是动力全开了。”
  邓稼轩见陈景云有些郁闷,笑道:“算了。海真人天赋、悟性皆在我之上。今法的革新、乃至我这老毛病,说不得还要落在他身上。这么一想,不是就轻松许多?”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