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十三章 辛岳仙院

  第二天一大早,项琪就带着王崎向辛山上走去。
  项琪看着身边少年,面色古怪:“喂,王崎,你今天怎么笑得这么……瘆人?”
  王崎一愣:“有么?”
  “目光呆滞,脚步虚浮,但是笑得……笑得很是猥亵。”项琪一幅难以形容的表情:“你昨晚不会没睡吧?”
  “总觉得师姐你的话意有所指……”
  项琪狐疑地看了他一会,最终摇头:“和万法门的家伙呆久了变得古怪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你是在自黑吗……
  王崎忍住吐槽的想法,转而向辛山山顶上看去。
  不准道人的手稿全是将高深理论转为精妙法门的过程、对于王崎这样前世就是科研工作者的人来说,这份手稿里的思路与经验的价值简直不可估量。现在自己只要得到了今法的功法,尽可以逐步掌握功法的奥妙。这样,他就不难在不准道人这位逍遥修士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而功法嘛……嘿嘿……
  王崎看向辛山山顶的目光就像守财奴看着财宝一般。
  项琪无奈地抓住他的脑袋。往另一边一扳:“看这边!”
  “痛痛痛!你干什么?”
  “山顶是仙盟金殿。我理解你想要修习神功妙法的心思,但是,你修行的地方在半山腰。”
  辛岳仙院,坐落于辛山山腰,乃是仙盟一等一的学府,五绝真传,倒有三成是在此选出的。
  王崎随着师姐一路向山上走。只见随着海拔渐高,人群也渐渐稀疏,不复刚入内城时的繁华,却生出几分空灵。辛山南坡平缓,但土层较薄,甚至还有岩层裸露,养不出参天巨木。但仙家妙法调节气候后,此地也算得上草木繁盛,颗颗矮松点缀于怪石之间,别有一番风情。
  而王崎的目光,却忍不住飘向坐落在半山腰的三座大像。三座大像应是就地取材,以本地巨岩开凿而成。三座大像足有百米高,乃是三位道人打扮,一坐二立。三位道人手上各持一柄长剑,气势逼人。
  项琪见师弟好奇,解释道:“那三人,乃是仙盟人人敬仰的三位前辈。左边那位,就是当日捉拿不准道人的四位前辈之一,天剑宫副宫主,‘五师寂灭’钱学深钱前辈。右边那位,就是另一位副宫主,‘三强剑圣’钱秉穹前辈。中间那位,则是天剑宫宫主,‘剑鸣苍穹’邓稼轩邓前辈。”
  王崎疑道:“为何独独为他三人在此处立像?”
  项琪道:“你可知天剑宫宗旨是什么?”
  王崎摇头表示不知。项琪回答道:“隐世护天,庇佑万民。”
  “今法虽已压过古法,调养天地,神州大地,再无一人灭杀天地供养自身,但是,海外诸多岛屿仍有古修余孽。”
  “四方海域,海妖万千,数量远远超过人族。龙族天生善战,龙王更是寻常逍遥修士都不能轻易胜之!而海妖难驯,不似陆地妖族早服教化,日日犯我神州海疆。”
  “就连神州内部,也不乏人心动荡之乱象”
  说道这里,项琪苦笑一下:“而今法,你已经初入门,就应该明白,想要有大造诣就得苦苦求索,全心参悟。现在,除了几位逍遥修士外,今法仙道顶尖智者都已隐居世外,全力探求大道了。成百逍遥,全部仙踪渺茫。”
  王崎若有所思:“我根本没听说这类事……是因为这三位前辈?”
  项琪叹道:“总有一些人愿为天下放弃求索之乐。这三位就是。数百年前,不准道人分裂缥缈宫造成仙道大乱,几乎波及整个人族。古修反扑,龙王出关。危难时刻,天剑宫以绝世大力镇压内部,拨乱反正,外斩古修,将海妖杀退三千里,逼龙王立城下之盟,龙族永世不得接近九州海岸三千里。事后,无数逍遥大修感叹,自身存在破坏了人族内部的平稳,遂纷纷遁世。只有一批修士留在天剑宫,担起庇佑神州的职责。”
  “山顶的通天堂,乃是专为那些革新了今法的天纵奇才、巅顶大修立像。虽然天剑宫主精善斗战,但纯以道行论,还比不得通天堂里留名的那些大宗师,但若以功德论,天剑修士比起那些革新今法的前辈也不遑多让。”
  说罢,项琪对着半山腰的三尊大像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王崎照葫芦画瓢施了一礼。他今世生在神州,也是受了这几位大能的庇佑。
  项琪接着说道:“另外,邓前辈也是辛岳仙院的院主。他早年修持天剑之法时受了内伤,很少行走,一直呆在辛岳。这个你要记死了,莫要失了礼数!”
  由于已经出了人潮拥堵之地,项琪干脆带着王崎展开身法,向目的地赶去——内城虽禁止飞遁,却不禁疾行。
  不多时,二人就到了目的地。辛岳仙院其貌不扬,占地也不算大,只有十来座阁楼,连同较为宽阔的演武场在内,占地都没有达到一个普通大学的标准,是以在山下看也不是很显眼。仙院也不设围墙,只立了个大门,上有一匾,上书“辛岳仙院”四个大字。
  项琪放下师弟,与他一起走上去。
  王崎道:“师姐啊,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正所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项琪算是自己在仙道中仅剩的朋友,这几日待自己也算照顾,现在又送自己过来。据他所知,项琪成为护安使本就是结丹前的历练,卸任之后就要回焚金谷闭关冲击结丹。所谓修真无岁月,一想几年不能见,王崎就有些心酸。
  ——尤其是项琪长得还挺好看的。
  项琪摇头:“我不是专程送你来的。”
  啊?
  王崎不解地看着师姐。项琪解释道:“昨日我师门前辈知晓我的经历后,认为我现在心情激荡不宜闭关,要我花一年去平复心境。我就顺道申请了个仙院助教的任务——说起来,其实应该昨天晚上就送你过来的,不过我的调令要今天才到……喂,王崎?你怎么了?”
  王崎欲哭无泪:“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
  不知道其实我很急吗?本来还觉得你对我无微不至来着,没想到其实是又耽误我半天!
  带着复杂的心情,二人向山门,或者说长得像山门的校门走去。
  王崎远远地看见,校门处早有人站在那。见有人走来,远处那人也迎了过来。待到看清对方的脸之后,王崎大吃一惊:“苏兄?”
  正是昨日和他玩过几局牌的万法门修士苏君宇!
  苏君宇毫无意外之色,亲热的招呼道:“哟,又见面了啊,王崎。还有,一别经年,别来无恙啊,暴力女?”
  项琪怒道:“昨天我听王崎描述就觉得熟悉,果然是你,死土豪!”
  王崎目瞪口呆:“你们两个认识?”
  苏君宇笑道:“我们是同一家仙院的同期同窗。当然了,我和这只母老虎不是很熟的。”
  项琪微微一笑:“几年不见,你皮患想必是加重了吧死土豪?要不要本姑娘帮你换一身?”
  苏君宇身子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笑道:“我可是来迎接你们的,上面的任务是让我引导新来的助教和新入弟子融入仙院。你可不能动手啊。”
  项琪冷笑:“想揍你也不急于一时,带路吧!”
  苏君宇比了个手势,说道:“请”,转身走向大门。就在项、王二人准备跟上时,一件怪事发生了。
  一名黑衣修士突然从三人身边路过。修士感知力远胜凡人,三人中,苏君宇和项琪更非等闲修士,可是,谁都没能提前发现这个黑衣人。王崎更是清楚地听到,在黑衣人出现的时候,真阐子在他灵识里“咦”了一声。这个黑衣人,居然瞒过了大乘期的感知!
  黑衣人的每一个动作都不甚连贯,仿佛是离散的,不成章法。但是,他行走的步伐却连贯而稳健,所有动作都仿佛经过了精心的计算,精准异常。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上一个动作的复刻,身形体势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这是……高人?
  王崎惊疑不定,然后内心瞬间火热起来。
  这份身法,瞒过大乘修士灵识的本事,绝对是高人啊!更别说那仿佛在沉思的气度。走路都能保持这种闪烁着智慧光芒的气度,连撞柱子都撞得这么潇洒……
  诶?撞柱子?
  就在王崎脑补对方“宗师气度”之时,黑衣人一头撞在了山门的立柱上。
  而且,由于黑衣人展开了身法,撞上之前还没有减速,这不明材质的石柱居然被他撞裂了!黑衣人猝不及防,竟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由于仙院门口是个斜坡,黑衣人几乎是头下脚上的状态。王崎这才看清对方面目。
  此人相貌平平,眉眼之间尚有几分憨厚之色,略略肥厚的嘴唇还在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项琪和苏君宇大惊失色,当即行李:“弟子拜见掌门师伯(陈掌门)!”
  真阐子悄悄对王崎解释道:“此人虽然其貌不扬,但一身修为已臻化境。若是他想,随时随地都可晋升逍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