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八章 白泽算与陆任嘉加权算法

  仙盟的统一入门试炼,全称仙盟普通门派神州统一入门试炼。除开监察天下、隐世护天的特殊门派“天剑宫”外,所有在仙盟登记在案的门派招收弟子都必须通过这一途径。
  每年正月,仙盟各地的分部就会派遣低阶修士为求仙之人传授入门级别的知识。到仲夏时节,仙盟就会对所有入学者进行考核,以试炼结果及个人意向来决定这些弟子入何门派、入门后地位如何。
  不过,其中也有一些例外。凡俗权贵、散修家族子弟自幼就学习这些知识,若是与普通人一起考,未免不大公平。而捡到古法传承自行修出气候的天才散修、由前辈高人看重的上上仙苗比别人学得更快,与普通人一起学习未免浪费时间。另外已经破通天的少年英才则完全没必要再去学习基础知识。这类人自然另有一番待遇。
  按仙盟规定,以上五种情况的新入门者,当送到仙盟总坛或吕德、雷阳等九大分坛入学。然后,在经过至少一年的培训后,与来年的弟子一起进入门派。
  当王崎第一次听说了这个制度之后,简直内牛满面——尼玛居然还规定了高考要把好学生统一聚集到分数线高的地区!太没人性了!
  他着实考虑过要言和颐将他随便放到哪个分坛。不过,一来自己“五种情况”占了两种,也许“靠古法修成气候”还能推说真阐子教得好,但今法练气期的修为可是实打实的,没法抵赖。二来,项琪很快就说了另一个情况。
  “通常,仙盟五绝,即万法门、归一盟、天灵岭、焚金谷、缥缈宫只在总坛或九大分坛入学的弟子里挑选真传。而普通分坛的榜首,很可能只能成为山河城、流云宗这类次一级宗门的内门弟子。”
  由于已经恶补过今日仙道的一些常识,王崎已经对现在的一些制度有所了解。今日门派弟子共分为四个档次——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
  其中,杂役弟子负责从扫洒、炊事到文书的一系列杂事,门派会授予基本的练气功法与工作中会用到的法术,从门派获取的资源也就与杂役的工资相当。如果以地球人的眼光来看,就是高职高专。
  外门弟子没有太多杂事,除了门派供给资源外,还能在仙盟自由选择任务换取报酬。王崎看来,也就相当于本科。
  内门弟子比外门弟子又有优势,他们已经可以参与一些研究性的任务。这类任务不仅相对轻松、报酬丰厚,还有助于弟子领悟天地之道。这一类已经属于本硕连读的范畴了。
  至于真传弟子这种完全不需要担心资源、可以在师长的指点下自行进行研究的仙二代,王崎称之为“本硕连读加包分配研究机构”,一般人羡慕不来。
  另外,门派之间档次也决然不同。五绝中,万法门、归一盟、天灵岭、焚金谷均是与古法修的争斗中一步步立下的基业,功法、法术经过千锤百炼,堪称大成;缥缈宫则是高手如云,乃是仙盟探求天地规律的最前沿;千机阁、山河城、流云宗等次一级的门派功法也是直指逍遥。至于稍次一些的小门小派,修持到大宗师就算逆天,真传弟子未必及得上五绝外门。
  对比之下,王崎才稍感振奋:“不就是高考吗,怕什么!”
  虽然对对方口中的“高考”一词感到奇怪,但是项师姐却挺欣赏自家王师弟这种不怕困难的精神,兼之好歹算是共过患难,当即拍拍胸脯说着要指点对方。
  五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项琪逐渐收起伤感,开始指点新入门的小师弟功课。小王师弟则在船上巩固了自己练气初期的修为——不过,他个人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自己吐啊吐啊终于就习惯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五天。王崎找大姐头进行例行的切磋。
  八道绿色的火苗环绕在王崎身边。少年一脸凝重:“师姐,得罪了。”
  “来吧。”
  “现在我是练气后期……‘幻魔手’。”
  项琪咧嘴:“太嫩了你。‘幻魔手’要切切实实击中才行。看这个,‘阳炎护身’。”
  “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先抽两张卡,然后放置两张修为卡。这样我场上就有四张修为卡,突破到筑基期!然后,横置两张修为卡,发动‘天序第一周天’!”
  王崎在自己飘动的十余道绿色火苗骤然熄灭了两道。他皱眉:“我说,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项琪摇头叹息:“昨天连胜我五把的家伙说什么啊。是谁先开始认真的?”
  昨天我只是看到这个修仙版万智牌兴奋了一下下而已啊!而且这个不是重点啊,重点是为什么说好的补习班变成了修仙界桌游大战!
  王崎欲哭无泪的腹谤道。
  昨天,在王崎完成了一天的功课后,项琪提出消遣一下。王崎满以为大姐头会玩一些围棋啊双陆啊之类仙风道骨有气质的玩意。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在这个神州大地,讲究画风是注定会被雷个里焦外嫩的。
  “无定牌……师姐你这一身行头穿得这么古典,从身上摸出一副牌来很违和啊……而且你要玩马吊什么的也让我好想一点,可为什么是万智牌!”
  项琪传授给王崎的游戏,名叫无定牌。这种牌的形制与地球上卡牌游戏所用的纸牌差不多,规矩也是与万智牌类似。
  游戏双方卡组上限为八十张,除了游戏开始可以抽取五张卡之外,每回合抽卡阶段抽取两张卡,手牌上限视修为而定。各自在场上放置一张修士卡,修士卡初始命火为八朵。之后,玩家每回合可以在场上放置一张或两张修为卡。修为卡三张以内视为练气期,四张到六张为筑基期,以此类推。发动法术、武技、法器需要支付法力——也就是横置修为卡,横置的修为卡会在下一个回合复原。命火数则会随着修为境界而提高。
  王崎前世也算小半个桌游爱好者,见猎心喜之下,竟收不住手。项琪对于这游戏最多也就爱好者的程度,哪里比得过把桌游玩出花的地球人,当即就感受了一下地球娱乐文化的厚重。但项师姐又颇为好强,见这方面连第一次玩的入门者都能胜过自己,顿觉失了面子,非要找回场子不可。
  王崎桌游技术的确比项琪高一点,但也就是高级爱好者欺负低级爱好者的程度,远没有故意相让还不被看出来的水平。结果到最后项琪都没找回场子,只得约着明日再战。
  然后,在王崎完成功课之后,他们就一直打到现在……
  又一次被项琪击败后,王崎估摸着这位师姐心情应该会好不少,于是试着提问:“师姐,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
  项琪一边洗牌一边点点头,道:“说。”
  “你昨天不是还说我时间宝贵,需要努力吗?”
  “是啊。”
  “为何现在变成了玩这个……”
  项琪皱眉:“很奇怪吗?这个也是修士必修的功课之一啊,入门试炼里这是加分项目。”
  “啊?”王崎大惊失色——我勒个去这世界好开明桌游玩得好高考也加分!
  真阐子突然向项琪提问:“这是因为这个游戏是模拟修士之间的战斗吗?认识法术之间的生克关系,教导弟子斗法之时对法力精打细算之类的?”
  项琪点点头:“这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
  王崎问道:“什么方面。”
  项琪想了想,放下手中的卡组,从储物袋里拿出另外一套牌:“我们刚刚使用的基础的卡组,并不包含什么高端的术法。实际上,包括五绝绝学在内的所有已知仙道术法都被这个游戏做成了卡牌。”说着,她一张张地翻看拿出的那副牌组,然后取出一张:“诺,比如这张,万法门至高绝学,稀有度高达七。”
  王崎:“卧槽居然连补充包这种概念都整出来了……这张卡叫‘白泽算’,效果是横置三张修为卡,对手必须说出后三个回合的行动,不可更改?这张卡有什么特殊的吗?”
  项琪摇摇头:“不是卡牌特殊,而是卡牌代表的‘白泽算’,这乃是今法之中的一段掌故。万法门有一个北荒边民出身的逍遥期前辈,名唤阿仆那,号‘再世白泽’,我们一般尊称为白泽神君。”
  诶……等等……这个名字……
  项琪继续讲道:“白泽神君有一句名言,‘若知此刻一切因果,便知无穷过去因,无尽未来果’。他认定,修士之间的战斗结果在开始是就注定了,修士每一道神通每一分修为都可以量化成数字,最后大家比比数字就可以分胜负而不必真打……”
  你特么在逗我……
  这是王崎和真阐子的第一反应。修士之间战斗涉及的因素何其多,又岂是一两个数字能概括的?
  项琪看见王崎的表情,也猜到他在想什么,解释道:“如若以神君逍遥期的修为可以瞬间获取再判断的情况多到远超你的想象,判断一次胜负也没什么不可能。不过这个也不好推广就是了。不过神君的这项研究倒是有助于修士判断自己大致的战斗力。”
  “判断战斗力?”
  项琪解释道:“这是一门加权算法,把修士的功法、法术、武技、法器等全部按照威力赋予权重,权重越大加权值越高。比如,普通的炎弹,加权值为零,如果练到精通,那么加权值就是二分之一。我修习的天序剑碟算是不错的剑术,加权值是六,若是完全掌握可以到七。假设有一位今法散修路人甲,修习今法之中最烂大街的基础心法,初步掌握两个普通法术炎弹和掌心雷,那么他就是加权值为零的普通修士。”
  “一个加权值就可以追平一个小阶段。比如说,练气初期,加权值为一的修士可以击败一个练气中期加权值为零的。若是越阶挑战,则需要在超出的加权值上除以三。例如,一个加权值为八的筑基中期若是换算成金丹级数战力,就先扣除两个加权值把他换算成金丹初期,然后再将他剩下的加权值除以三。也就是这个人等于一个加权值为二的金丹初期修士。”
  说着,项琪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之事一样,忍笑道:“这套加权算法被称为陆任嘉加权算法,用来致谢在万千修士想象中被一遍又一遍击败的陆任嘉先生。后来,这套算法就被好事之人做成游戏,最后竟风靡仙道。也有传说,这是万法门在背后推动,这个游戏配合某种数理,就是白泽神算的入门……”
  真阐子笑道:“倒也有趣……额,是很有趣。丫头,老夫没能哈哈大笑是因为老夫抓不住笑点吗?”
  项琪面色有点僵硬:“我觉得……抓出了笑点也不至于这样吧……”
  在他们面前,王崎不顾形象地趴在地上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有那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这种恶搞的规律也有词穷的时候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早就很好奇按照那个“地球科学家与神州大修之间一一对应”的关系。拉普拉斯妖到底该怎么整成仙侠元素了。知道某一时刻所有信息、可以推测出过去现在的拉普拉斯妖……白泽……啊哈哈哈哈……
  就在项琪与真阐子面面相觑、王崎捧腹大笑时,言和颐的声音传了过来。
  “准备一下。我们到地方了。”
  ————————————————————————————
  抱歉,这一更晚了。
  年关将近,应酬也多了,抱歉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