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五章 悲歌

  叶昶已经笃定自己能够胜利,见李子夜无力回天,心思早就滑向别处。当身后法力波动出现时,他的反应居然慢了半拍。
  “法力波动?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可能挣脱我的束缚!”
  错愕之下,叶昶忍不住回头。映入他视野的,是狠狠往他脸上糊的三道红光!
  “不好!这小子是要自杀!”叶昶与今法修士斗过不止一场,自然认得这在今法修中最常使用的炎爆符。这符篆对他构不成威胁,却可以轻易炸死练气期的王崎。如果王崎死了。李子夜就再无顾忌!
  叶昶指诀牵动,周身法力化为金色光华,扑向王崎,企图湮灭炎爆符的威力。同时,他心念电转,暗道:“他居然在我不知不觉间解封了一部分法力?仙器?不对,他用不了……难道他学会了罗浮玄清宫那个同时运转三十七道法力的冲禁法?开什么玩笑!那个法门除了对付我皇极裂天道的封禁之法外没有任何用处,又复杂万分,他吃饱了撑着去练那个!”
  炎爆符的确被叶昶抵消大半,然而,余下的震荡依旧让王崎感觉胸口一震。他没有半分犹豫,激发了左手余下的符篆。两重光雾隔开了叶昶的法力,王崎顿时感到身上一松,失去的法力如数复原!而治疗用的符篆化作一道暖流,由手上流经全身,加上刺激体能的橙色光雾,王崎居然有一种浑身是劲的感觉!
  王崎不敢耽搁,身子落地之后就立刻背对叶昶往外跑。在符篆之力的激发下,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练气初期修士的极限,转眼间就蹿出了数十米远。
  “糟了!”叶昶大惊失色。若是这小子逃了,自己不仅会失去仙器的线索、古法的传承,还会失去掣肘李子夜的人质。他下意识地抬手施展擒拿的法术,这时,一只手从他腋下穿过,按在他左手穴窍上,迫使他双手抬高一分,这一道法术擦着王崎身体打空了。
  “你完了。”李子夜笑道。他一向温和的脸上由于沾满鲜血,竟显得有几分狰狞。只见他伸手一招,天剑剑匣居然剧烈震动起来。叶昶发现自己设下的封印正在崩坏,顿时心胆惧丧。
  已经看破皇极裂天道行功奥妙的李子夜不会再给叶昶机会捉住王崎,而天剑破封他就必败!
  “可恶可恶可恶……”叶昶心慌意乱,逃跑的念头不断在心头闪过。可是他明白,天剑破封在即,自己只要转身,就等于把一个天大的破绽卖给李子夜。而且自己就算侥幸逃走,古法修的据点也会随之暴露。到时候等着自己的,就是生不如死!
  所以,现在我……死定了?
  死定了?
  死定了……
  绝望的念头一经出现就再也遏制不住,在这位元婴修士脑海里生根发芽,飞速扩散!
  李子夜察觉到面前的对手气息突然产生剧烈波动,暗道糟糕。
  自己居然逼迫太过,在对方还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就把他逼得无路可退!这个气息,分明就是自损性命换取惊天一击的同归于尽之法!
  “呜呜呜……呵呵呵哈哈哈哈……小子,是你逼我的!”叶昶大吼:“天魔解血大法!”
  王崎趴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因牵动伤势,吐出一口血来。
  “真是倒霉到家了……呕……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王崎叹了口气,索性翻过身来,运转体内残存法力,修补身体。这时,他才有机会观察周围。
  此时,玉兔西坠,晨光熹微。借着天光,王崎勉强看清,这里是大白村西边的一处平原。
  “飞得真快。”王崎思维有些飘忽,居然羡慕起高级修士的神通来:“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好吧真阐子老头说得不错,学点斗战本领是得提上日程……嘶,明天开始——对了,老头!”
  他用灵识叩击手上戒指:“老头,一大把年纪就别睡了,当时睡过去。”
  过了半晌,真阐子的声音才重新出现在王崎脑海里:“这么快?”
  王崎愣了一下,反问:“什么这么快?”
  “你这么快就冲开封禁了?”真阐子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情绪:“那个法门没有半月苦练根本不能入门。老夫本以为依你的悟性,三五日悟出也不是不可能。那个李子夜和那个元婴期小辈斗上三五日亦是有可能……”
  建模的能力有助于学习法术……遇高树必挂的家伙为何要学习法术!
  王崎腹谤两句,突然脸色一变:“对了,刚刚背后一阵爆炸把我掀倒。现在我离李子夜他们战斗的地方大概百余丈,当时身上还有两道符篆加护。这威力,应该是他们分出胜负了吧?能不能用你的灵识去探一下?”
  真阐子沉吟片刻:“仅仅是余波扫了一下……这等威力,怕是二人都使出了自戕搏命之法。罢了,我去看看。”
  说罢,玉戒微微发热,真阐子大乘期的灵识飞快地向四面八方涌出。
  “居然是同归于尽的局面……”
  “什么?”王崎勃然色变,挣扎着站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快坐下来疗伤!”
  王崎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你现在的伤势,若是脏腑再受激荡,真会死的!”
  王崎问道:“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
  “你听人说话……”
  王崎加重语气:“那边情况怎么样?”
  真阐子无奈道:“那个元婴期古法修尸骨无存,估计是天魔解血大法一类自损性命以求同归于尽的手段,李子夜……生机丧灭,就是老夫全盛时期也救不回来。”
  王崎脚步不停:“若是连遗言都听不到,那我欠的就大了。”
  真阐子怒道:“若是你觉得对他有亏欠,那再小也是一条命!”
  “至少现在,我有机会还他一个遗愿!”
  王崎每走一步都觉得碎掉的内脏在体内乱撞。幸好爆炸的地方离王崎不算太远,王崎并没有走多久。
  这里的空气饱和着夜风吹不散的血腥味。刚刚被一个古法元婴修士自爆的力量蹂躏过的泥土碎成细沙般的物质。爆炸的中心只剩一个大坑。微弱的晨光下,依稀可见坑底躺着一个人。
  王崎顺着坑洞边沿滑了下去。幸好修士自爆是灵元激荡而非产生高温高压,这个大坑里的土壤反而比周围蓬松许多。王崎强忍着痛,手脚并用地爬到李子夜身边,伸手摇了摇后者:“喂,李师兄,喂……”
  金丹期修士体魄确实强大,李子夜生机已然断灭,却依旧有意识:“呀……居然回来了啊……”
  王崎点点头,又怕对方看不到,又回答了一句:“是啊。”
  “你……叫我师兄……看起来是打定主意要……要去仙盟了?”
  “别说话了。”王崎握住李子夜的手:“有没有办法打开你的储物袋之类的法器?里面应该有药……”
  李子夜手微微动了一下,王崎连忙放开。李子夜右手艰难地挪到腰上,在一个小袋上轻轻一抹:“打开……寻些丹药吧。你戒指里的……前辈应该能区分基础的药性。”
  “有能救你命的吗?”
  李子夜想摇头,最终却只是歪了歪脑袋:“生机断灭……起死回生的……没有。”
  王崎呼出一口气:“有什么心愿吗?”
  “心愿啊……我想想……”李子夜思考片刻,发出一阵低沉而难听的笑声:“咳咳……你帮我?”
  “嗯。”
  “咳咳……我倒是想追一个姑娘来着,可你帮我追算什么?”
  “那什么缥缈宫首席弟子?我可以带个话。”
  “可我就要死了。”李子夜语气颇为轻松:“带到了,除了换一片怜悯,又有什么用……徒添人家烦恼……”
  暗恋毁一生……
  王崎暗叹一句,又问:“除此之外呢?”
  李子夜道:“仔细想想,我其实没多少……咳咳……怎么说呢,不实现就死不瞑目的想法,这辈子也算轻松自在。还想做的事情倒是有,可是这些事……只想自己亲自做啊。你代我对……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遗憾吗?”
  “挺遗憾的……这天地,怎么也看不够啊……还有那无上大道……朝未闻道……”
  “后悔吗?后悔来救我?”
  “其实挺后悔的。”李子夜的声音愈发低了:“真不想死。我是真不想死。其实……早知道……自己会死,我未必会救你。可是,谁让我算术差劲来着……”
  “别开玩笑了,万法门以算学立道,你算术怎么会差。”
  “我就是算不清啊……算不清我究竟能不能赢……也算不清看着你被抓走和死在这儿哪个让我心里更不好受……”
  二人皆是沉默片刻。
  李子夜又道:“其实,你大可不必把我的事当成负担……你若因此生出心障……我可不就算白……白救你了吗……呵呵。”
  王崎努力让自己声音平稳一点:“其实,我活着就算为了求个精彩,图个快活,修仙也是。”
  “挺好的……”
  “若是觉得欠别人太多,那可没法快活。”
  李子夜最后笑了笑:“你若真想为我做点事……若是将来有人解出希氏二十三算……烧给我一份就是了。哦,掌门师叔想来也快解出‘明珠之问’、圆满问鼎逍遥了……到时候……”
  “我记得。烧给你一份是吧。”
  又是片刻沉默。
  “天还有多久才亮?”
  王崎看看天色:“快了。”
  “昏迷得够久的……蛮想晒晒太阳再死的。”
  “会等到的。很快就要日出了。”
  王崎看着阴云密布的天,说道。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