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三章 死局与生机

  冷峻青年叶昶此刻兴奋的几乎无法自已了。他看着被自己提在手里的练气期修士,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欲。
  刚才,自己和那个金丹期的万法门修士交锋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直贴身戴着的法器微微发热!这件法器是仿制掌门手中一件半仙器的仿制品。门中相传,这件半仙器是皇极裂天道祖师万年前从另一个门派手中抢来的,是一整套宝物中的一件。他手里的这件仿制品没有多少作用,却能感应其他宝物的下落。
  半仙器啊!
  不同于可以随着修为不断强化的本命法宝,一件法器威力是固定的,很难提升。法器共分符器、重器、宝器、真器、玄器、仙器六个级别,符器多为练气期、筑基期修士使用,金丹期拥有重器便可算是富裕,宝器足以让元婴期修士拼命争夺,分神、合体修士才能拥有真器,大乘修士也只能得到玄器。至于仙器?那是飞升之后的仙人才能拥有的东西。叶昶身为现在的古法修第一人、皇极裂天道掌门裂天道主的亲传弟子,也不过有一件极品宝器而已!
  而现在,他叶昶,马上就能得到一件半仙器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有炽烈的几分。在捉住这个练气期小修士的时候就已经探明,他虽然转修了今法,但身体依旧有灵身修持的痕迹,而且功法正好跟师傅说的那个被灭门派的功法一致!而这小子几乎瞒过了自己的灵识,如果不是法器感应,他还发现不了这个练气期小修,这说明对方传承也极为优秀!
  待会只要慢慢炮制这小子,既可以得到仙器线索,又能得到一门古法传承!这般运气,简直天眷!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摆脱后面这个万法门弟子!
  “把人留下!”
  李子夜纵剑疾驰,死死咬在后面。他心里也是暗暗吃惊。今法全面强于古法,今法金丹斩杀古法元婴都称不上“苦战”。然而,这个古法元婴修士居然能与掌握着天剑的自己抗衡,必定是古法修中的核心人物。这种人物专门生擒王崎,一定有古怪!
  叶昶双手法决变换,数道法术泛着金色流光冲向李子夜,但李子夜轻晃身体,那数道杀招居然被他一一避过。
  “不愧是万法门弟子,普通攻击根本打不中。”叶昶暗暗着恼。万法门乃是今法大派,门下弟子最善“一法破万法”与“一法衍万法”,再简单的武技在他们手里也能发挥不可思议的作用,再神奇的法术在他们眼里也只是破绽重重。只怕自己一出手,李子夜就已经看破自己的招数了。
  李子夜突然加速,运剑疾刺。叶昶咬咬牙,激发了三枚符篆。三道法术成品字排列呼啸着扑向李子夜。李子夜变刺为斩,吐气开声,大喝一声:“破!”天剑发出刺眼金光,伴随强大威能斩向三道符篆激发的法术。这一击正好击在法术运转的关键部分,三道法术竟生生让他破去!
  但这一下,也让叶昶有机会拉开三十丈左右的距离。
  此刻,王崎只能看着叶、李二人交锋,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寸经脉都被叶昶施法制住,别说想办法挣脱,就是眨一下眼睛都办不到。他整个人就这么硬挺挺地被叶昶裹在遁光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崎的心脏仿佛被塞进了几斤铅块,直往下沉。
  不管他如何在灵识里呼喊,真阐子都不作回应。这种情况还是自真阐子引他踏足仙途后的第一次。
  “可恶!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崎在心中狂吼。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被卷进这一场高阶修士的争斗。
  “静心。焦虑无益于你脱困。”
  突然,真阐子平淡的声音出现在王崎脑海。
  王崎大怒:“老头,解释一下!”
  真阐子直入主题:“这个家伙是为了这枚戒指来的。他乃皇极裂天道真传弟子,皇极裂天道正是万年前灭我罗浮玄清宫的门派。这枚戒指关系重大。”
  “喂喂,这一层你可从没跟我提过啊。”王崎几乎被气笑了——如果他还能笑一下的话。
  真阐子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老夫本想你正是踏足仙道再说。先不说这个,现在老夫是偷偷将一丝魂魄伸入你体内,这种法门对我残魂之躯消耗太大。废话少说。皇极裂天道和罗浮玄清宫争斗千年,对彼此的法术都有了解。老夫现在传你一门冲禁法门,只要练成,就可以在这家伙不备的情况下,让你调运一丝法力。”
  “一丝法力?有什么……莫非你的意思是让我激发手里的符篆?”
  王崎心思通透,立刻猜出真阐子的用意。
  “没错,李子夜和这家伙争持不下,你只需找到时机,激发还在你手中攥着的几枚符篆。不过,你与他实力差距太大,一旦他察觉,你有冲禁秘法也是白搭。另外,老夫绝不能让皇极裂天道发现自己的存在,所以这一次,我不会探出灵识,时机得你自己把握。”
  “老夫力量所剩无几了,法术与你!这法术虽然繁复,却是现在唯一的生机,你必须快些掌握!”
  王崎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脑袋一痛,一道法术直接浮现在他脑海中。
  然而,看到这份法术时,王崎险些骂出来。
  “这,这居然要同时操纵三十七股法力在不同经脉里以各自独立的方式运转!老头,他妈怎么不去叫我直接去死啊!”
  一心多用对于修士来说不算什么太大的本事,但让一个练气期修士心神三十七用,确实是强人所难。
  “不行,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学不会,就算记熟了路线,也无法让三十七道法力各自运行。”
  “除非……能让三十七道法力按照同一个规律运转!”
  “可是,这三十七道路线差别太大……等一下,这种问题如果化为数学问题,似乎……是要描述一个由三十七个质点构成的系统……”
  突然,完全脑子中灵光一闪。
  “是了!希尔伯特空间!这道法术并不涉及什么复杂变化,唯一的难点在于三十七道法力的运转!用希尔伯特空间算法,用一个函数概括这个系统!”
  希尔伯特空间,是欧几里得空间的一个推广,却不仅限三维。
  简单来说,如果要描绘一个点在三维空间的运动轨迹,那么就需要三个向量建立的三维坐标系。如果想把两个点当成一个来描绘,那就需要六个向量建立六维坐标系。推而广之,三个点就需要九维,四个点就需要十二维……
  “三十七道路径,需要一百一十一维希尔伯特空间!不能被维度数吓到,在数学领域,描绘一百一十一维空间里的一个点,比描绘三维空间里三十七个点构成的系统要简单许多!”
  “希尔伯特空间是我前世就用熟了的。而且,前世量子物理描绘一个点就需要六个向量,现在只描绘三维而已。经过养生主的修持,我的魂魄比前世强了数倍,计算力自然也更强!”
  “心算一百一十一维希尔伯特空间,不是不可能!”
  做好决定之后,王崎收敛心神,开始计算。
  “设丹田……不,膻中穴为原点开始计算……”
  就在王崎开始计算的时候,李子夜又发起了一轮攻势。
  “不行,不能再退了!再退,秘密据点就有可能暴露。”叶昶挥出数重光障,却被李子夜一剑一层迅速破开。
  “这小子一剑破万法太难缠……得想个办法!”
  叶昶重剑剑势在李子夜天剑下左支右绌,难以为继。叶昶不得已,只得一拍胸口,一口元气喷在重剑之上,用威力暴涨的剑气逼退李子夜。
  李子夜还要往前冲,叶昶突然停下,运气把王崎摄到手里,大喝:“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捏死这小子!”
  王崎心脏停了一拍,连计算都止住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情况完全就是在计算之外啊!
  虽然通过几天的相处,王崎隐隐有些佩服李子夜的为人,可是他还没有傻到认为李子夜会为了一个练气期修士牺牲自己!
  李子夜暂停攻势,笑了笑:“怎么,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练气期小修士放过你这个元婴期的大鱼?”
  叶昶冷笑:“你们今法修士什么德性我不知道,你自己还不清楚?一个二个练坏了脑子,偏偏去信那套假仁假义的东西,还自诩什么‘护世之心’。”
  李子夜耸耸肩:“好吧,你赢了。”
  叶昶狞笑:“那么,放下手中的天剑。”
  李子夜苦笑一声,将天剑往上方一抛,天剑自动化为银色匹练收归剑匣。然后,李子夜摘下了一直不离身的剑匣,抛向叶昶。
  这家伙,傻吗?
  王崎震惊万分。不能否认,世上确实存在无私之人,可也必须得承认,这种人无论在他前世还是今世的世界都是寥寥无几的。碰到的第一个金丹修士就是这种人?这几率够中几次彩票?
  【说个事哈,在下明儿要出门,更新调整为晚上两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