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闲话 白泽神君拉普拉斯

  万法门逍遥修士阿仆那以及他传下的白泽算在本书中颇有些地位,所以贫道专门开一章,给诸位看官说道说道。
  白泽神君的同位体是法国大数学家拉普拉斯。
  说起来,拉普拉斯在近现代科学家里也算最不受人待见的一位了。
  现在人们提起拉普拉斯,大多会大大的嘲笑一番他对权势的热衷,或者对他剽窃别人论文的行为加以指责。近代又多了一项——把他和他的灵宠拉普拉斯妖拉出来鞭尸,象征科学终结了决定论。
  拉普拉斯爱好名声,因此他在出书的时候,没有注明哪些内容是引用的。
  他是农夫的儿子,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他是政治上的墙头草,没一次改变阵营都会让他的地位在上一层。他去世的时候,已经是侯爵。
  他似乎是个十足的小人。
  但是,有两件事,却足以让贫道对他肃然起敬。
  第一件事,拉普拉斯的学生在同学面前讲了自己在数学上的新成果。时候,拉普拉斯把他叫到一边,给他一份发黄的论文。原来,拉普拉斯早就搞出了这个成果,拉普拉斯叫学生不要声张,用自己的名字发表出去。
  拉普拉斯虽然好名利,但从未因名利而打击其他人。对后起之秀,他更是百般照顾。他从来都不吝啬对高斯的赞美,成高斯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高斯拮据的时候,他也慷慨接济过——注意,当时法国和德国是敌对国家。
  第二件事,拿破仑问了拉普拉斯:“老师,在你的理论里,上帝处于什么位置?”
  这个向来都是墙头草的小人终于露出了骄傲的神色。他的回答是:“陛下,我的理论里不需要这个假设。”
  拉普拉斯虽然立场摇摆,但是从未改变过自己真理上的信条。要知道,在那个时代,神学还控制着人类的精神,连牛顿研究科学的目的都是证明上帝的存在,拿破仑本人更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但是,拉普拉斯却倨傲的对神宣布:“我不需要这个假设。”
  这句话,才称得上是最能体现人类伟大的一句话吧。
  牛顿是个傲慢的人,他对人傲慢,目空一切,惟独对神卑躬屈膝。
  拉普拉斯不吝啬赞扬任何优秀的人,却惟独对神倨傲。
  在本书中,万法门的门训是由白泽神君书写,我想,他有这个资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