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更新调整通知
    四月中旬,正是暮春时节。是夜,月明星稀。
  
      少年王崎正借着月光在院子里打坐。
  
      此时,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洒到院子里,映出院子里的景象。这是一个大宅子的后院,约莫有十来个平方,却是疏于打理,三径就荒,松菊不存。地上有一些新翻出来的土,一些寸许宽的浅浅土沟显然是刚刚才挖的。只不过,这院子的主人挖土可不是为了种花。借着月光可以看出,土沟里面还有一层薄薄的朱砂,而整个土沟构成了一幅诡异的图案。在图案的结点甚至还有大块玉石。
  
      这是基础聚灵阵,神州大陆低阶修士常用的阵法,延续了七万年的经典款,不过并非是如何了不得的大阵,只是个简单的初级阵,能小幅度聚拢天地灵气,对于刚刚能感受到天地灵气的王崎而言刚好够用。
  
      由于聚灵阵的效果,王崎以闭眼就可以看到周围驳杂的灵气。
  
      将一丝天地灵气永久性地夺入己身,炼成独属于自己的法力,这就是修仙的第一步,也是夺天地造化的第一步。
  
      丝丝缕缕灵气自然流入王崎体内。不多时,王崎体内的灵气浓度就达到顶点。
  
      蓦地,王崎手诀变幻,仰起头长大嘴,如同吞天的蛤蟆一般,长吸一口气。这一口气,仿佛是将一斤冰镇过的烈酒吸入腹中,虽清凉提神,却有另种醇厚的力量散入全身!王崎心神,试图操纵这股灵气,同时一跃而起,如果演练过千百次般打起一套拳法。
  
      这拳不是一般的拳法。若是好勇斗狠、用作打架上,只怕还不如混混无赖的庄稼把式,但是少年却是知道的,这路拳法与其说是拳法,还不如说是导引之术,是练气的。
  
      拳法不仅带动了王崎全身,更带动了体内引入的灵气,灵气在拳法的带动下,不情愿地在王崎的经脉里流转,一点点地被转化性质。渐渐的,灵气流开始服从王崎的指挥!
  
      一套拳打完,王崎对那灵气已经如指臂使,内视中灵气亦不复最初驳杂之色,而是纯透黑色。
  
  
      这就是法力!
  
      修仙境界划分由低至高依次是旋照、开光、辟谷、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
  
      其中,旋照开光辟谷三境合称“灵身”,乃是改变身基,为修行铺路的一步。这一步,修炼者身子骨渐渐强大起来,若是不受刀兵之灾可活满一百二十岁。但是,由于没有法力,只能算修仙的体验版或试玩版。
  
      而练气期的标志,正是修出法力。王崎在内视当中感知到体内出现了黑色气流,这标志着他踏上了修仙的大道,长生可期。
  
      王崎本来是个欢脱性子,感知到体内那一缕法力之后,他露出了一丝兴奋神情,当即指挥那股力量玩耍起来。可是玩了片刻,他的表情就变得一脸嫌弃。
  
      这时,王崎手上戴着的一枚玉戒微不可查的震动两下,一股冰冷的感觉从接力中伸出,刺向他的头部。然后,王崎脑海中才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法力加护,气力自成,力可比蛮牛,速可比奔马。你还有什么不满吗?”
  
      王崎撇撇嘴:“三年就这本事,觉得有些亏啊……我买药材、朱砂花的钱不知道可以买多少耕牛多少马了。另外,若是用机械接水流之力,十头牛也比不过啊。”
  
      老者勃然:“小鬼你说什么呢!那些外力也可以和仙道相提并论?别忘了仙道之力每一分都是自己的!”
  
      “驯养牲口的每一个窍门,还有机关设计,皆是前人智慧积淀,难不成智慧也算外力?”
  
      “你小子哪来这么多歪理?”
  
      见戒指当中的老者这般态度,王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倒在地上,随口说道:“没劲。
  ”
  
      这大概就是科技文明和仙道文明最大的认知差距?
  
      少年有些无奈的想着。
  
      从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四年了,和他也早已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不复最初几年那样绝望。只是,前世的方式还是有些改不过来。
  
      王崎前世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只因一点,魂魄穿越到神州一名婴儿身上。王崎这一世算不上太顺利。他父亲先天不足,早早去了,母亲则死于难产,全凭祖父抚养长大。祖父有感孙子身世,取一个“崎”自作名。王家算是地主,家境殷实,虽然家中没了壮劳力,但日子过得也还从容。只是,不入仙道,终免不了一捧黄土。王老汉与孙儿享了几年天伦,就无病无灾的走了。
  
      但是,事情的转机就在王崎祖父下葬的那一日。他在为祖父造坟时,竟从土中挖出一枚戒指——王崎作为穿越者应有的外挂。
  
      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个梦。梦里,他与一个黑袍老人相对而坐。
  
      “你说,你叫真阐子,是古时一个宗门的掌门,在一次灭门之祸中身躯元婴俱灭,残魂躲在这戒指中苟延残喘,现在要收我入门。以期有朝一日我能助你重铸身躯?”
  
      王崎当时问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难以置信。黑袍老者很满意王崎的表情。只是他并不知道,王崎在意的与他所想的根本就是两回事。
  
      卧槽这是穿越者标配之一的戒指老爷爷不是说最近几年都不流行了吗这到底是哪个扑街作者设计的狗血情节……
  
      这几句话在王崎心里翻腾了好久。
  
      总之,王崎的求仙之路就这么开始了。
  
      修仙伊始,王崎就有点怀疑自己是扑街作品的主角。灵身阶段最是能甄别人类天赋。
  天赋稍差,需借丹药之力才能提升上去,再次者若无长辈灌顶相助须得花数十年水磨工夫。
  
      可王崎呢?从修炼开始就未曾嗑过一颗丹药,修为竟能与真阐子口中上古大派弟子相媲美。
  
      难道现在已经不流行凡人修仙流了吗?如果我自身天赋逆天而且还有个戒指老爷爷,那么现在怎么想也应该有个未婚妻打上门退婚才对啊!但自王家往上数十八代都没发达过,想来也不会有哪个有点身家的二流家族大小姐和自己定亲。指腹为婚?呵呵,自己没见过面的母亲就是买来的童养媳,怎么可能有好到可以一起出卖后代未来的好姬友?
  
      但不管王崎怎么腹谤自己俗套且毫无新意的人生,他的修仙路就这么顺风顺水的开始了。
  
      戒指当中的老者叹息:“明明有绝世天赋,为何就是不肯用功呢?”
  
      老者微怒:“修成仙道,可与天地同寿,可只手搬山填海,可人前显圣手万人敬仰。你若天性慈悲爱做好人则可一念万家生佛,若好杀则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总之天地之间任你纵横……”
  
      “嘁。”少年对老者的说法嗤之以鼻:“我曾见过你们修士无法置信的事情……”|
  
      ……舰在猎户座的边缘起火燃烧;c射线在星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瞬间都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里,就像雨中的泪水……王崎在心底默念《银翼杀手》的台词。
  
      老者反而被气乐了:“老夫曾登顶昆仑,游览天马,顺天江而下又逆大江而上,也曾入过青冥,也曾潜过九幽,甚至远赴外海。这天底下有什么景象我没见过?”
  
      真是土老帽一般的发言啊……王崎想着。这就相当于地球人蹬过珠穆朗玛,游过桂林,顺长江而下又逆着黄河而上,最后做了一趟飞机再加上潜一次马里亚纳海沟吗?稍微有点钱有点体力就可以玩一玩的东西。
  
      老头,你想要与我谈论知识?你想与我谈论历练?我曾在最遥远的星球之间涉险旅行,我曾目睹过黑太阳的诞生,我曾见证过所有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黑暗能量……好吧这是黑暗圣堂泽拉图,但我至少见过游戏cg不是?
  
      王崎在心里狂吐没人听得懂的梗,不久没觉得没意思了,怔怔的看着月亮。
  
      戒指当中的老者见王崎这幅样子,叹了口气:“明明有绝世天赋,为何就是不肯努力呢?”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两个词就是‘努力’和‘加油’。”王崎淡淡的说道:“我只愿意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如果不是能够长生,我才懒得修仙。”
  
      老者哼了一声:“你都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成天只想着玩?在这修为高了什么东西玩不得?”
  
      王崎针锋相对:“你知道我喜欢玩什么?”
  
      老者说道:“你倒是说说,你究竟喜欢什么?除了插科打诨,也没见你平常有什么爱好。”
  
      王崎被问得一怔。他望向满月,陷入沉思
  
      “这还用问吗?”末了,王崎望着天,笑道:“活着,可不就要图个精彩吗?”
  
      ——————————————————————
  
      不远处,一个红衣的少女正望向王崎所在的方向,低声说道:“意料之外的情况,这里有一只蛀虫晋升练气了,师兄。”
  
      虚空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小心点,你现在在做的事情涉及一位传说当中的大能,不可掉以轻心。”
  
      少女身子抖了抖,然后说道:“我们是一路人吧?”
  
      “说不好。”男子顿了顿,又问道:“你说得蛀虫,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古法余孽。”
  
      男子沉吟了片刻:“根据你的发现……你先回来。我们换个温和点的办法。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